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圣僧,您……够了吗?
    周逸瞬间明悟过来。

    总说书生文弱,可往大处来说,正是这么一个文字,方才使得人道昌盛,武学、术道等诸道也得以在人间传播。

    若是断绝文人气运,又或者将其把控,便等于在人道之上打开一个缺口。

    逼迫徐公辞官,只是第一步。

    彻底断绝中土文宗一脉,以防新的文宗诞生,才是乱道盟真正想做的。

    昔日佛门的覆灭,又是否与此有关?

    周逸没有继续想下去。

    事以至此,追踪溯源,暂时也没有太大意义。

    该还俗的还俗,佛门该重建的重建,头发都没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注视着面沉如水的俊美“老僧”,楚夫人眼中流露出一丝费解。

    这位圣僧尽知天下之事,可对一些最浅显的事情,却有些懵懵懂懂。

    莫非,这就是大智若愚,诸法空相?

    “阿弥陀佛,不知楚县主想与小僧商议何事?”周逸问。

    楚夫人强迫自己收回目光,深吸口气,再拜道:“耗头巡逻使道行渐深,距离县主封号,也只有一步之遥。可只要小楚在,耗头终难更进一步。”

    “你的意思?”

    “小楚自愿退位让贤,离开文和县。”

    周逸心中微愕,不由细细打量起楚夫人。

    但见这位三十岁上下的妩媚妇人眉眼低垂,目不斜视,看着地面,袖中的手却略微攥紧,显然内心并无表面看起来这般平静。

    周逸笑了:“哦?楚夫人竟如此大度,实在令小僧惊讶。”

    现在不大度点!等耗头真正发达了,凭你俩的关系,本座就只有坐以待毙了!

    这番内心所想,楚夫人自然不敢流露分毫。

    她看了眼一旁阴气日渐浓郁的六丈虚耗,微笑道:“当初小楚见耗头是先天阴怪,却因世道大变,而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便将其收于麾下,也是希望它日后能遇高人点拨,证道于冥轮。”

    耗头虽不言语,可牛目中却泛起淡淡的感触。

    它对楚夫人的感情确实复杂? 可无论楚夫人当初收留自己是何目的? 好歹也算给了自己一个栖身之所。

    周逸问:“那接下来,你准备去哪?”

    楚夫人抬起头? 莞尔一笑:“虽未想好? 然天下之大,总还有未被占据的阴间县地。”

    周逸微微点头? 沉默片刻,召出黑色小字。

    这楚夫人? 除了当初抽走吕捕头之女腿筋一事上做得腌臜? 让自己差点忍不住将她灭了。

    其余时候,倒也算服帖。

    非但不添麻烦,且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一个多月来? 完美诠释了文和县阴间表面县主的角色。

    周逸正考虑着是否指点一番? 留个善缘,顺便插个眼……线?

    就见楚夫人突然匍匐于地:

    “小楚有个不情之请……”

    “哦?说吧。”

    周逸收回目光。

    亦缓缓收起了黑色小字。

    “小楚,恳请圣僧赐法咒护身。”

    楚夫人说完,便匍匐于地,大气不敢喘一声。

    她自知这个请求有些过分。

    可好歹也是让出了经营数十年的文和县。

    虽说对于圣僧而言? 也许根本不值一提,可却是自己唯一表明心迹的方式啊。

    夜黑风高? 榆钱叶舞,簌簌作响。

    树下僧人? 摸索着食指,沉吟不语。

    楚夫人脸色愈发苍白? 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圣僧莫非是嫌我太过贪心?

    可话说出口了? 却如覆水难收。

    楚夫人猛一咬牙? 拱手于头顶,垂泪道:“圣僧纵然舍不得法符,便是赐个字也好啊。小楚这么娇弱一个女鬼,父亲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鬼婴,出门在外,前途渺茫,难免受人欺凌……呜呜呜。”

    周逸暗嘶一口冷气,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女县主吗,画风变得有些快啊。

    不过赐个字倒没什么问题,至于法符什么的小僧怎么可能会?都说鬼画符……不是应该你教小僧才对。

    “阿弥陀佛,楚夫人想要什么字?写于何处?”

    周逸柔声问道。

    楚夫人转泣为喜,娇滴滴道:“只要是圣僧赐的字,什么都行。万物负阴而抱阳,我辈为阴类,自是希望圣僧人能将此字刻于小楚的脊背,以作防身之用。”

    说话间,楚夫人缓缓转过身,轻褪罗衫,露出线条修长的白皙玉背。

    小院里,耗头和陈池对视一眼,随后同时埋下脑袋。

    周逸则目不斜视,轻揉额角,陷入了思索。

    鬼背横呈的楚夫人……这场面,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精忠报国?

    呸,就她,报我还差不多。

    周逸思索片刻,手腕一抖,术道之炁化作一支无形大笔,略微思索,便对着楚夫人的后背书写起来。

    ‘有文和县主楚夫人,明事理,辨是非,晓人情,通世故。

    今欲出使外县,造福他乡,小僧无以为赠,遂有此篇……’

    周逸写着写着兴头起来,挥笔成章,洋洋洒洒,不多时已超过百字。

    趴于他身前的楚夫人,脸上的表情则从欢喜,变成茫然,再到呆滞僵硬,隐隐透着惊恐。

    我……我不过是请圣僧您帮忙题一个字而已。

    灌入法力,充当小楚的护身符。

    可现在,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难道圣僧您兽……不,雅兴大发,准备在小楚背上彻夜抄写万字佛经吗?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趴着做什么……

    ……够了够了,圣僧的字够多了,真的够了,不能再要了!

    ‘……然,亦有抽剥婴儿腿筋之过失。

    你自有鬼婴,视若珍宝,何不替他人着想?

    虽后有弥补,可罪孽存心,终难消除。

    若欲消此业,日后当庇护世间五百婴童……’

    周逸一口气写了将近五百字,悬腕提笔。

    “嗯,似乎差不多了。”

    闻言,跪趴于身前快要疯了的楚夫人,颤抖着转过脸来,披头散发,轻咬着唇,隐隐有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圣僧,您……够了吗?”

    周逸看着一脸感动到落泪的楚夫人,微微颔首,笑道:“快好了。还剩最后一个字,凑满五百吧。”

    话音落下,隐匿的笔尖再度舔上楚夫人后背。

    绕写出一个字——

    ‘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