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三界之争,绝天地通(感谢盟主[无牙饕餮]的厚爱)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三界之争,绝天地通(感谢盟主[无牙饕餮]的厚爱)

    文和县,城南小院。

    秋风抚叶,月色如霜。

    周逸一如既往坐于院中的藤椅上。

    香珠和陈池已被他赶回里屋。

    可两人却不自觉,香珠缩在窗后,偷偷张望,陈池则躲在门口,满脸好奇。

    今夜院中阴气之重,普通人根本难以承受,好在香珠身负武艺,陈池久为鬼差,都不怎么打紧。

    此时周逸的目光正逐一扫过面前那三个生魂。

    它们被锁链捆绑,全身的阴气微微上飘,眼神时而清明时而迷茫。

    往往这种模样,都是刚离开肉身没多久的鬼魂。

    “说吧,你们叫什么,从何处而来,来文和县又为了何事?”

    月光下,周逸微笑着问道。

    三个生魂看着周逸,苍白的面庞上皆露惊容。

    它们虽然刚死,可也知道,自己已不在人间,一路所见,皆是鬼怪。

    偶尔遇到赶夜路的县民,都已经看不见自己。

    而听那些围观的鬼怪们说,它们将前往城南小院,是阴间一位大大王的住处。

    可万万没想到,这位让文和县数以千计鬼怪俯首称臣的大大王,竟是一个活人。

    并且还是个没有头发的……僧人?

    耗头的牛鼻子里喷出形如实质的白烟:“你们三个发什么呆?还不快说!”

    那三个生魂,只觉自己的魂念嗡嗡作响,转瞬便要分崩离析,连忙下拜求饶。

    “我叫文思飞,是宏威镖局的镖师。”

    “我叫许重峰,旁边那个叫李大,我俩都是宏威镖局的趟子手。”

    “我们原本准备去邻近的霸上县接一桩买卖,听说文和县出现了满月奇景,便过来观赏,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啊。”

    “是啊,我在院中吃饭吃得好好的,便被牛头大哥勾走了魂魄,不知为何带来这里……我们真是冤枉啊。”

    “还请这位大大王行行好,放我们回去吧。我们可真的没做坏事啊!”

    周逸听着三个生魂你一言我一语的哭诉,随后转头朝向立于另一边的曼妙鬼妇,低喧佛号。

    “不知楚夫人对此怎么看?”

    楚夫人弯腰唱诺:“我辈虽有县册? 可也只能掌控一县之人。适才小楚已经查过县册? 册中并无这三人。而广元郡中,的确是有一家不大不小的镖局? 名为宏威。至于隔壁的霸上县? 据说有一位大财主近日联系了多家镖局,用来押运货物。”

    “这么说来? 楚夫人也觉得这三人所言属实咯?”

    楚夫人沉默片刻,再施一礼:“小楚并非这个意思。只不过小楚觉得? 耗头行者什么都还没搞清楚? 便贸然勾走了三人的生魂,实在有些鲁莽。”

    周逸目光落向已比初遇时高大了一圈的耗头:“虽然是小僧让你将这三位带来,可你觉得它们是否有问题?”

    耗头不慌不忙,叉手道:

    “回禀法师? 耗头勾来的这三人不仅武艺高超? 远超寻常镖师。

    而且还假扮客商,在离开庆春楼后,一路悄悄尾随孔东流,明显没安好心!”

    三个生魂正欲辩解,却听小院中央的那位光头大大王突然笑了起来。

    “三位也不用再演戏了? 小僧其实早已知道,郡府的宏威镖局? 也是你们隐门的据点之一。”

    忽闻“隐门”两字,三个生魂面露惊慌。

    “文重峰? 李思飞,还有许大……你们三人也是有趣? 以为互换了姓与名? 便可在小僧这里蒙混过关了吗?”

    “小僧还知道? 你们三位在文和县,已经逗留多日。”

    “自从你们的师父何厚才死后,你们就没有离开过。”

    周逸每说一句,那三个生魂便颤抖一下,苍白面庞上浮起的震惊,已变成了惊悚与恐惧。

    藤椅上的僧人,对他们出身、来历、过往,竟都了如指掌。

    并且打从一开始,他就已经什么都知晓了。

    另一边的楚夫人眸眼低垂,耷拉的双臂下,十指死死捏紧衣袖,掩饰着内心的悚然。

    她全程都在仔细看,仔细听。

    僧人无需命簿县册,也不用施术占卜,仅仅一眼扫过,便看穿了所有。

    之前对白雨、鬼车,对夜马伏骨,甚至对空山姥母,也是如此。

    明明足不出户,蜗居徐府,偏偏什么都能知晓。

    这世上,无论人间还是阴间,还有什么,是这位逸尘法师所不知道的?

    生而知之,无所不知,那可是传说中的“真佛”才拥有的神通啊。

    楚夫人愈发心惊胆寒,也更加坚定了某个决心。

    城南小院,月影横斜,荇藻凌乱。

    白袍如雪的僧人倚坐在两株榆钱树中央。

    面容暴露于月光与阴影之间。

    时明时暗,看不出所思所想。

    文重峰等三道生魂早已吓破胆子。

    三魂六魄不住颤抖,叩拜祈饶,在耗头的催促下,你一言我一语诉出真相。

    “我们三个,都是隐门弟子,拜师何厚才门下。”

    “师父离奇暴毙于徐府后,我们三人奉命留守文和县。”

    “前几日,我们又收到飞鸽传书,说京城使者之子孔东流,即将暴毙于庆春楼。让我们扩大声势,务必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不可收场。”

    “可孔东流竟然没事,只说做了一场怪梦。于是我们便跟踪打探……”

    “是啊,我们真的没有作恶,更没有杀人的念头,还请这位大大王网开一面,饶恕我等!”

    周逸没有说话。

    他看了眼三人头顶的黑色小字,犹如烟熏一般,在月光下飘浮摇曳。

    结合小字,他们应当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剑南隐门果然与妖怪有所勾结。

    周逸又翻开这些日子以来,所汇总的关于隐门的黑色小字。

    大唐隐门,虽号称隐于天下。

    可在江湖上的势力分布,却以南方居多。

    南方七道,上千郡县,唯独剑南道的隐门有些不对劲。

    其行事,剑走偏锋,虽奉隐门宗旨,可既不听调,也不听宣。

    其首脑,也过于排外,犹如一个独立王国,其余六道的隐门皆难以插足。

    而这一切的开端,似乎是从十多年前,被称作“麻老”的隐门长老上位开始。

    自从他到来之后,其余剑南隐门的长老,行事作风,也都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天师道麾下,七十二术道门派之一,曾有术士高人,察觉到异样,前往打探,却最终不了了之。

    平沙镇里,崔护等人提到他时口称“异类”,不难判断,这麻老十有八九也不是人类。

    所以他才能勾搭上空山姥母,迫害来自京城的贵公子。

    可他究竟又是何方妖怪?

    本体又为何物呢?

    周逸轻轻叩击着椅臂,寻遍数以万计的黑色小字,亦没有找出半点线索。

    而眼前三名哭泣求饶的隐门弟子,辈分还不如何厚才,更不会知道这些。

    突然间,周逸想起一事。

    准确来说,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阿弥陀佛,都别哭了。就是你们三个,把肠奴送去广元总舵的吧?”

    文重峰三人止住哭泣,抬起头,面露不解。

    周逸淡淡道:

    “小僧说的,是卫小肠啊。”

    文重峰三人表情各异,有惊讶,有嫉妒,有恐慌。

    虽然很快隐没,可依旧被周逸收入眼底。

    卫小肠离开徐府后的经历,他自然也没有漏过。

    每日得了空闲,便如追剧一般,看一下卫小肠的最新进展。

    这小子短短一个多月来的经历,也算波折不断。

    起初,因何厚才器重,而被三名师兄视若珍宝,争相巴结。

    可很快,何厚才当成窃贼,被徐府奴仆打死,公诸于县衙,三名师兄的态度也都变了。

    敷衍,不耐烦,冷嘲热讽,到后来甚至当成奴仆呼来唤去,稍有不顺心,便饱以老拳。

    终于有一天,郡府总舵来人过问何厚才之事,鼻青脸肿的卫小肠逮住机会,上前喊冤诉苦,并展现半吊子的“蛤蟆功”绝技。

    那人也是眼前一亮,遂将卫小肠带回郡府总舵。

    进入总舵,卫小肠很快便引起瞩目。

    可当他风头渐起时,广元郡连生变数,先是业果寺壁画被破,众囚徒出逃,后又有老码头妖怪事件。

    隐门上下忙得不可开交,自然顾不上他一个新入门的弟子。

    之后也再没有好的际遇,一直沉寂至今……

    “路已经给你铺好,什么时候能脱颖而出,再破樊笼,一飞冲天,就看你自己了。”

    周逸低声笑了笑,收起黑色小字。

    他抬头先看了眼躬身侍立的六丈虚耗,随后看向楚夫人,道:“依照冥律,这三魂该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吧。”

    闻言,三道生魂又是一顿哭天抢地,祈求饶命。

    在它们看来,什么冥律不冥律,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文和县阴间,真正说得算的,能够决定它们生死的,还是眼前这位光头大大王。

    当下,它们无不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尊老爱幼路不拾遗善待生命远离邪祟……并且回去以后,会加倍补偿卫小肠。

    周逸轻轻晃了晃手指,自有鬼卒上前,将哭哭啼啼的三魂拖了下去。

    直到此时,侍立于另一侧的楚夫人,方才飘然而出。

    她毕恭毕敬,拜向周逸,细声细气道:

    “这三魂毕竟是耗头勾来的,是生是死,自有耗头巡逻使来裁断。

    小楚今夜不请自来,叨扰法师。

    实则另有要事,欲与法师相商。”

    无论是人是鬼,一旦突然客气起来,总归不太妙。

    虽说楚夫人向来客气,甚至有些谦卑。

    可主动上门请示,今晚倒是头一回。

    周逸摩挲着手指,打量起似乎特意妆扮了容颜,面露羞红,尤显娇滴滴的楚夫人,心中不由倒吸口冷气。

    嘶……

    “阿弥陀佛,楚夫人该不会也想向小僧卖茶叶吧?”

    “啊……啊?”

    楚夫人微微张大嘴,旋即扑哧一笑,稍稍欠身道:“法师说笑了,奴家里可没有茶园。不像那一位……”

    周逸说:“看来你也知道那位的梗。对了,你和那位空山姥母,又有何关系?”

    楚夫人神色肃然道:“回禀法师,我虽属于鬼妇一脉,也年年去雾宫拜谒,可并未投靠空山姥母。”

    “哦?若小僧估摸得没错,那位空山姥母应当是剑南道上的鬼妇之尊,你又如何能撇清关系?”

    闻言,楚夫人神色变幻不定,半晌轻叹口气:

    “这还要从奴的身世说起。

    话说若干年前,奴还是人身时,因无法身孕,而遭夫家嫌弃,终闹得不可开交,被那毒夫溺井而亡。

    却不曾想,我竟已有生孕,化作鬼胎与我相伴。

    而后,我那老父亲去县衙告状,官府受了夫家贿赂,将其打回。

    父亲含恨自缢,变成厉鬼,杀了毒夫一家,却被一路过的术士打散阴魂,鬼死为魙。

    也是机缘巧合下,我将父亲的残魂,收入阴胎之中,合为一体,之后诞下鬼婴……”

    不仅是周逸,就连一旁的耗头也入神地听着,连连感叹这离奇经历。

    周逸低头点了点手指:“可这与空山姥母,又有何关系?”

    楚夫人这番话,与黑色小字中的描述相差无几,倒也属实。

    这让周逸对她的感观,稍稍扭转了一丝……只要不是卖茶叶的,一切都好说。

    楚夫人苦笑:“空山姥母座下,只收孑孓一身的女鬼。我若想投靠,就必须舍弃我父,让他投胎转世。可如今这天地间,天道不存,冥轮不显……”

    “……转世有风险,投胎需谨慎?”周逸插口道。

    楚夫人愕然,随后心悦诚服道:“不愧是圣僧,一语中的。小楚放心不下我父,所以一直拒绝空山姥母得招揽。好在我父女齐心,总算挣得了一方县主之位。”

    “如此,小僧懂了。却还有一事不明……”

    周逸沉默片刻,道:“你在阴间打拼了这么久,也经历了昔日佛门之陨,见证过乱道盟的诞生。小僧且问你,那空山姥母所在的乱道盟,立足根本究竟为何?空山姥母又为何要与人间隐门相勾结,来祸害一个退役的世俗宰相?”

    这是周逸,这些日子来,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人间,阴间,妖界。

    本该各行其道,互不想干才对。

    即便偶尔有所交集,那也该像黄虚说的那样,妖凡不相见。

    又或冥律所定,白日鬼怪不可见生人。

    可这乱道盟,却勾结隐门,欲图染指徐府。

    一个剑南隐门,周逸如今已不怎么放在眼里。

    可它背后与妖怪圈子蝇营狗苟般的关联,却值得考量。

    “圣僧这是明知故问了。莫非还是信不过小楚?”

    楚夫人苦笑道:“三界之争,由来已久。无论财法侣地,又或者气运,如今都在人间。我辈行香火道者,化神显灵,也算与人道相契。可乱道盟却不是,它奉行一个乱字,试图重现上古绝天地通前的景象。”

    “人妖鬼怪神混居于世吗……”

    周逸面露深思:“那徐府?”

    楚夫人低声道:“前任宰相徐公徐文台,可是天下文宗,集中土文人之气运于一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