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生护生一掌间(求首订)
    “不!不要……”

    阿紫惊慌失措,不断向前扑抓,试图留住那些魂魄元精。

    她在这场梦境中,足足耗费了三年时间,方才搜刮诱骗到这么多精元。

    却因为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僧人,一朝荡然无存,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她抬起头,娴静秀美的面容,扭曲幻化。

    转眼间,已变得面目狰狞,丑陋阴森,全身散发着恶臭。

    “臭和尚!我和你拼了!”

    阿紫腾空而起,发出一阵凄厉的鬼啸,透明的身形拉长变大,宛如一道巨影从天而降,裹挟漫天阴风,恶狠狠地扑周逸。

    与此同时,另外八名女鬼也腾空而起,卷来飞沙走石,黑烟滚滚,幻化出邪魔诸相,围攻向周逸。

    “阿弥陀佛……”

    周逸一眼扫过,这群女鬼中,阿紫、阿绯都是幽冥县主的实力,其余女鬼也都接近幽冥县主,想来都是那位空山姥母的得力手下。

    “……所以,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卖茶九女鬼吗?”

    年轻的僧人跏趺而坐,左手执拈花印,眉眼低垂,口中念念有词。

    而他的右手,仿佛染镀上了佛光的灵辉,金光熠熠,空灵且威严。

    右手抬起。

    在空中抡出一圈半圆。

    伴随着无名佛经而诞的灵光,注入观魂武人的一掌之力。

    却如火上加油,让这掌的威势飙升至更高层面。

    轰!

    掌力扩散,化作一圈环绕着金色流光的玉轮。

    极目细看,掌力中的金色流光,竟是一颗颗宛如琥珀宝珠的佛门经文。

    宝珠中似有一名名小僧人在诵经,经文如焰又如光? 璀璨激荡? 释放出浓郁的佛门灵气。

    顷刻间,佛光掌力笼罩住阿紫等九名女鬼。

    她们脸色苍白? 身形颤抖? 终于认识到对面的年轻僧人,是自己无法匹敌的存在。

    “啊!”

    “这和尚厉害? 快逃!”

    “我怎么动不了了……姥母救命啊!”

    ……

    “诛……

    ……灭!”

    周逸一掌轻轻落下,如同佛前拈花? 随意自如。

    那九名女鬼? 则仿佛坠入山火的飞虫蚊蚋,连挣扎的声音都没能发出,便魂飞魄散,融化殆尽。

    “阿弥陀佛。”

    周逸低喧佛号。

    至此? 他愈发确定? 无名佛经除了那个“度”字外,还可以对武技进行加成,大幅提升其威能。

    凭他观魂境的武道修为,原本只能勉强抗衡县主层次的妖怪。

    而在获得佛经加成后,他对上两名幽冥县主? 外加七名准县主,都能够一掌度之。

    自己如今的常规战力就算还没有达到太守层次? 也应当属于县主层次中比较强的那一等吧?

    周逸正默默盘算着。

    却在这时,远处的“文和县”里? 位于梦境世界中央的那座水榭,宛如风中烛影? 摇曳起来。

    “呵……”

    隐隐约约间? 有女子的声音从水榭另一头传来。

    年轻? 遥远,疲惫,慵懒……仿佛刚刚苏醒,又仿佛在呼唤梦中之人,随她一同睡去。

    “姥母终于有所感应,准备出关了吗。可惜已晚。”

    周逸收回目光。

    轻轻一个响指。

    飘着烈焰的雪白巨马,踏蹄而来。

    “孔东流,小僧这就送你离开这场噩梦。”

    周逸抓住孔东流的肩膀,跃上夜马宽阔的后背。

    夜马向前奔出,距离文和县越来越远,身后的世界也逐渐变得模糊而渺小。

    阴灵何处感,沙麓月无光。

    孔东流怔怔看着。

    半晌,他转身朝向周逸,扑通一声,双膝跪下,伏身于马背。

    周逸目不斜视,淡淡问:

    “这是何意?”

    孔东流朗声道:“弟子见色起意,险些被鬼怪所噬,幸而得师父相救,逃出生天。然而此生,却已心灰意冷,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致,看破红尘,愿出家为僧,青灯古佛,侍奉师父左右,还望师父允许。”

    周逸头也不抬道:“不许。你不过是玩腻了,人空了而已,暂时进入了圣人模式罢了。”

    孔东流怔了怔,咬牙道:“弟子一心向佛,为表诚意,都已自断尘根,和师父一样,削尽烦恼丝,成了一个光头。”

    周逸余光瞥了眼孔东流光秃秃的脑袋,淡淡道:“这只是暂时的幻象,并非真实,你不过是为了借助我佛法力,夺回魂魄精元罢了。”

    “可是……”

    “小郎君别再浪费口舌了,你毫无慧根,非是我道中人,还是趁早回去继承那国公家业吧。小僧救你不过是为了帮徐府,可不想弄巧成拙……”

    任凭孔东流说得天花乱坠,言辞恳切,甚至泪流满面,那年轻的高僧就是不答应。

    面似冷玉,心硬如石。

    ……

    “小郎君,小郎君……快醒醒!”

    ……

    恍惚间,孔东流只觉有人在自己耳边叫唤。

    ‘谁啊,聒噪,没看到某在与圣僧说话?’

    他心里想着,随后转向那名年轻高僧,试图再哀求一番。

    目光所及,空无一人。

    他也不在马背,而是立于高崖之上。

    ‘怎么回事?’

    孔东流心头陡然一阵空荡荡,紧接着,只觉脚下石柱轰然坍塌,自己竟从万丈高空直坠而下。

    ……

    “啊!”

    孔东流惊呼一声,随后缓缓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轩窗,红木桌,一桌没吃几口的酒菜,以及几名神情凝重的国公府护卫。

    “这里是……庆春楼?”

    孔东流怔了怔,随后脸色骤变:“我怎么还在文和县,不好,这里有女鬼想要加害我!”

    他猛然起身,向外冲去,还没奔出雅间,便被护卫们团团簇拥住。

    “公子,这里没有女鬼啊!”

    “是啊公子,你没事吧?”

    “对了,黄翁是怎么了?他喝了多少酒醉成这样。”

    听着众护卫的言语,孔东流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他看了眼面色酡红昏迷不醒的老仆,随后再度打量四周,只觉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可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不断呼唤提醒着什么。

    他深吸了两口气:“是了,你们可有看到一名年轻的僧人?”

    众护卫面面相觑,皆是一脸困惑与费解。

    “郎君何出此言?”

    “就连长安城都没有僧人,这一小小剑南县城里,何来的僧人?”

    “公子,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吧?”

    孔东流眸中浮起恍惚之色,低声喃喃:“我……该不会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吧?

    在那个梦中,我遇到了一名心仪的小娘子,为了她,我羁留于文和县。

    后有一日,却遇到一名僧人,用尽办法,告诉了我真相——

    我所遇到的那个娘子,其实是女鬼所幻化,欲要害我性命。

    也多亏那位年轻的高僧,诛杀众鬼,将我点化,才让我躲开一劫,逃出女鬼魔掌。”

    ……

    听了自家公子讲的故事,众护卫全都愣住,眼底漂浮着惊讶、荒诞、古怪之色。

    为首的护卫干笑道:“小郎君的梦好奇怪……呵呵,那个,时候不早,为防主子担心,小郎君还是随我等回徐府吧。”

    孔东流摸了摸满头浓密乌发,轻叹口气,随后自嘲一笑。

    “看这天色,才过了三炷香的光景而已。实在是那场梦,太过逼真,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都怪那个掌柜缠我讲那个什么银僧的故事,害我做了这么一场荒诞离奇的怪梦。”

    他微微摇头,怅然若失,正要离开雅间。

    忽然,从楼外传来一阵喧哗。

    “快看!月亮没了!”

    “不……不是没了!只是从圆月变回了残月!”

    “不对,你们刚才是没有看见,先是那圆月没了,然后弦月重新出现……就好像中途被人换走了。”

    “别胡说,这怎么可能!”

    孔东流心头一紧,赶忙转过身,朝窗外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