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大梦初醒,全都还来!
    “善哉善哉。你,终于醒悟了。”

    周逸低头看向正剧烈抖动,仿佛在做某种挣扎的孔东流,微微颔首。

    人之肉身乃世间一浮萍,亦是为魂魄保驾护航的一叶孤舟。

    空山姥母用来暗害孔东流的手段,便是将其魂魄,引诱入梦境之中,无声无息,日夜削弱。

    无论阿紫向孔东流索要铜钱、银两,还是其它什么,实则都是孔东流的魂魄精元。

    待到孔东流于这场梦中被索取殆尽,孑然一身后。

    他的魂魄自然也就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好在这一刻,孔东流意识到,一切皆是虚妄,有鬼怪正在加害自己。

    他那已经精元大损的魂魄,也终于开始自我觉醒。

    并且意识到,这种状态下,即便能够魂回肉身,也将元气大伤。

    魂随气,魄附体。

    魂魄若受损,肉身自然也是病灾不断。

    因而此时,孔东流的魂魄正试图摆脱梦境的束缚,并且索要回缺失的精元。

    “阿弥陀佛,自助者,天助之。既然你已有觉悟,小僧便助你一臂之力吧。”

    周逸跏趺而坐。

    眼观鼻,鼻观心,宣念起无名佛经。

    风雨飘摇的半山腰,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圈浅浅的金辉。

    周逸念经的声音越来越大。

    一缕缕透明的虚影,从四面八方飞来,重新归入孔东流的魂魄之中。

    被偷走的精元不断增加,孔东流的魂魄也逐渐变得饱满。

    他转头看向一旁诵念佛经的年轻圣僧,眼里充满感激。

    渐渐的,他的脸庞愈发丰润,可头发却也越来越稀少。

    ……

    “不好,中计了!”

    山坳间,正缠着小郎君耍弄的阿紫脸色陡变。

    其余众女鬼也纷纷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她们强忍住身前澎湃旺盛的纯阳之气诱惑,抬起头,望向半山腰。

    一圈金灿灿的光晕,宛如雨中日轮,正在盛放着。

    而在那光晕里,隐约可见两道人影。

    “孔郎!”

    阿紫呆住,眼中渐渐泛起慌乱与紧张。

    眼前细皮嫩肉、阳气十足的小郎君,也不再那么香了,毕竟孔东流才是她的任务。

    她放开那小郎君,腾空而起,朝向半山腰飞去。

    “姐姐!”

    众女鬼也不再嬉戏,恋恋不舍地放开小郎君,腾身向上飞去。

    却在这时,那小郎君突然扑哧一笑,原地变成一片榆钱叶子。

    半空中,众女鬼看到这幕,无不目瞪口呆,旋即面色凝重。

    上方那圈金灿灿的光轮,此刻却若一阵阴霾,笼罩她们心头。

    无比沉重。

    ……

    半山腰处,女鬼阿紫缓缓飘落。

    她刚刚站定,两串泪珠便夺眶而出。

    “夫君……夫君……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阿紫泣不成声地看着山坡上,那两个光头僧人。

    先前一个俊美无俦,比那榆钱叶所变的小郎君还要耐看两分,此时正双目微闭,口喧佛经,念念有词。

    而侧后方的那僧,正是自家郎君,孔东流!

    此时的孔东流,眉眼低垂,面色平静,正在安静地听着年轻高僧讲经,哪怕阿紫哭泣得再大声,也是无动于衷。

    阿紫眼底飘过惊诧与恨意。

    她不再嚎啕大哭,捏着袖子,静静擦拭着眼泪,双颊依稀残留泪痕,脸上却浮起坚强的笑容,缓步上前,柔声道:“夫君,时候不早了,快随阿紫回家吧。”

    孔东流猛地抬起头:“站住,别过来,你这个害人的鬼妇!快滚回你家的破茶园里去!”

    阿紫身躯轻轻一颤,不可思议地看着孔东流:“夫君……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鬼妇?奴家怎么听不懂。”

    孔东流侧目向一边,咬牙道:“刚才发生的事,我可都全看见了!你和你那群表妹堂妹,一起勾引那个小郎君……简直丑陋无比,不堪入目,恶心至极,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阿紫瞥了眼念着佛经的周逸,随后轻叹口气,面露失望。

    “夫君啊,奴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这世上多的是野道人假和尚,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拼了命的想要拆散我们。你适才所见到的,都是他故意施展出的幻术而已,你若是不信,奴便掏出心肝来给你看。”

    孔东流闻言一怔,就见阿紫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惨笑一声,高高举起。

    “娘……”

    孔东流向前伸出手,面露不忍,可过了好半晌,最终也没有说出那个“子”字。

    阿紫眼里的失望之色愈发浓郁。

    她长叹口气,幽幽道:“不曾想,奴与君三载恩爱,却抵不过这假和尚的一通念经。孔郎,既然你不信奴,奴这便挖出心脏,给你一观。”

    话音落下,温热的鲜血飙洒三丈。

    阿紫的匕首笔直地插入心窝,划开一道豁口,再拔出时,手里业已多出一颗尤在跳动的心脏。

    那颗心脏如同透明,里面倒映出一条朦胧人影,转眼变得明晰,正是孔东流。

    “郎君请看,在奴家的心里,装着的难道不是你吗?”

    孔东流怔然而视。

    渐渐的,他的表情变得不确定起来,面色迟疑,眼神彷徨。

    感觉孔郎已有些被自己说动,即将回心转意,手捧心脏的女鬼瞥了眼仍在低头念经的俊美僧人,眸底隐露一丝得意。

    “阿弥陀佛……”

    周逸终于抬起头。

    他并没有去看孔东流又或众女鬼,目光仿佛投向很遥远的地方,那个深藏于过去梦中的彼岸世界。

    “老司……老师傅常说,山下的女人,比老虎还可怕。

    然而,真正可怕的,并不是那些一肚子谎话,专门诓骗你的人。

    而是那些看似心里有你,偶尔为你着想,甚至如胶似漆者。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她们心里,你占几分,旁人又占几分。

    她心里或许有你,可你的分量,却永远连半截小拇指的指甲缝都不如。

    你若甘心,就当好钱袋备胎,也别抱怨,都是自找的。

    世间好女子那么多,谁让你偏偏要找一个绿茶。

    可你若是不甘心,那最好趁早与其断绝一切,然后轻描淡写丢上一句……”

    听到这,孔东流的眼神已经完全清醒,再无半点留恋。

    他昂然而起,怒目圆瞪,对着阿紫咆哮喝斥:

    “彼其娘之!吾日你先人!女鬼!还不把你从我身上骗走刮走贪走的所有一切,全都交出来!”

    阿紫如遭雷击,手一抖,幻化出的心脏掉落在地,化为乌有。

    一缕缕莹白色的气体,从她体内流泻而出,飞回孔东流体内。

    “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