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师救我(双十一定制版,求票呀)
    见到有人出头为自己打抱不平,孔东流不禁面露喜色。

    他卷起袍袖,朝向那渔翁微微拱手:“多谢老丈仗义执言……”

    话音未落,他双眼陡然瞪大。

    就见那道人反手将渔翁掀翻在地,一脚踢飞,冷哼道:“好好的鱼不捞,跑来这多管闲事!闲的蛋疼?哼,凡夫俗子,不识好人心,贫道懒得再和你们啰嗦。”

    说罢,叶道人怒气哼哼,拂袖而去。

    嘭!

    却是那年迈的渔翁在半空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重重摔落在地满脸鲜血,牙齿崩飞,弯腰缩成大虾状,身体颤抖,呻吟抽搐。

    他趴着的地方,距离水榭的木门,仅有一步之遥。

    “老人家!”

    孔东流面露急切,便要冲出水榭,可刚到水榭门槛,突然停住脚步,面露迟疑。

    见状,渔翁翻转过身,仰头喷吐鲜血。

    “噗……”

    孔东流脸色大变,咬了咬牙,再也不顾阿紫的警告,一步迈出水榭。

    “老人家,你可还好?要紧吗?”

    孔东流俯身弯腰,焦急地问道。

    下一瞬,他只觉自己手腕被渔翁抓住。

    五指宛如铁箍,力道十足,难以挣脱,根本不像是重伤之人所有。

    孔东流吃惊地看向渔翁,身体猛地一震。

    地上的哪是什么渔翁,分明就是一名面带笑容的年轻僧人。

    他陡然明白了什么,神色慌乱,抽身后退,想要返回水榭。

    然而僧人的手劲,却大如九牛,任凭他如何拼命挣扎也摆脱不开。

    “小郎君,好不容易被小僧逮住?还想跑到哪去?

    算你还有几分良知,倒也不枉小僧我今日救你一场。

    跟我走!”

    周逸抓起孔东流,腾空跃起。

    孔东流拼命挣扎,大声谩骂,喋喋不休,奈何那僧人面若冷玉,不闻不顾。

    不多时,两人已离开文和县,来到了位于县外的那座青牛山上。

    孔东流大声呵斥:“你究竟想带某去哪!快放我回去!你这妖僧原来是和那个癞皮道人一伙的!专做那些拆人家室,逼人妻离子散的丑事!”

    周逸莞尔:“拆人家室?孔东流啊孔东流,你堂堂国公之后,世代缨簪,竟然被一区区卖茶女所蛊惑。传回京城,丢不丢人?”

    孔东流昂着脖子道:“你这个妖僧,休要血口喷人!我与阿紫真心相爱,情比金坚,根本不是你这种无情无义的光头所能明白的!”

    周逸摸了摸脑袋,微微摇头:“你这是被色字蒙蔽了心智。孔东流,你若真心爱她,为何不八抬大轿,将她迎娶回长安?呵呵,怕是你也曾向她提起过,却被她用种种理由塘塞拖延,非得将你留在文和县不可。你就没有过半点怀疑?”

    孔东流眼神略显不自然。

    他心知说不过身旁的僧人,紧闭上嘴,不再开口。

    周逸突然一巴掌拍中孔东流的头顶,一缕养生之力涌入,凝聚于孔东流的双眼。

    “你,给小僧睁大眼睛,好好看看,那是什么!”

    孔东流浑身剧颤。

    只觉一团清气涌入眼底,眼前的一切都发生变化,隐隐约约间,似能看到另一方世界。

    就见远处的山坳间,一匹周身冒着火焰的雄壮白马,正在踏蹄飞奔。

    在巨马的身后,一群透明的人影,追逐嬉戏,不时发出浪荡的笑声。

    紧接着,又有两道人影,加入其中。

    孔东流看清楚了其中一道,不由怔了怔:“这……阿紫?”

    “现在可看清了?你所谓的爱妻,那位卖茶的阿紫姑娘,不过是一个奉命前来勾引你的女鬼而已!不信你可以问问,她家里是不是有一位年迈的老妪,在老家守着茶园,今年收成不好,茶叶卖不出去,咳咳……总之,人间套路大凡如此,你不过是她鬼生之中勾引过的男子之一。”

    孔东流眼中泛起恍惚,脸色变幻不定,半晌咬紧牙关,艰难道:“我不信……一定是你施了妖法,故意让我看到。”

    “就知你不信。你这个痴子,中毒太深。”

    周逸从袖中又取出一片榆钱叶子。

    “变!”

    “变!”

    “变!”

    转眼间,一名唇红齿白,俊美无双,气质不凡的小郎君,出现在两人面前,朝周逸拱手而揖。

    其相貌与周逸自己,倒有七八分相似,不同的却是……长发飘飘,又黑又密。

    周逸颇为羡慕地凝视了一眼,随后对着小郎君,吹了口气。

    养生之力灌注而入。

    小郎君俊美的面容下,渐渐多出澎湃勃发的阳刚之气。

    “去吧。”

    周逸拂袖,轻轻一推。

    小郎君飘然而出,直奔向山坳间,转眼间,已然出现在了众女鬼身后的一株大树下。

    卓尔不群,玉树临风,那俊美无俦的容颜,很快便引起了众女鬼的注意。

    尤其是他萦绕周身的阳气,让原本还有些警惕的女鬼们食指大动,喜不自禁。

    “痴子,你且看仔细了。”

    周逸淡淡道。

    早已不用周逸多言,孔东流眼底已然浮起紧张不安,下意识地握紧拳头。

    就见那一道道鬼影放弃追逐巨马,纷纷落地,幻化成一名名美女,或是搔首弄姿,或是上前行礼。

    阿紫自然也在其中。

    小郎君面露浅笑,逐一回礼,遂与众女把臂而谈。

    随着养生之力模拟出的浓郁阳气不断发散,众女蠢蠢欲动,不多时再也顾不上矜持,或是抚耳贴面,或是投怀送抱,嘤嘤细语,诉说着爱慕之情。

    山腰处,孔东流的身体剧烈颤抖着。

    看着这些日子来,和自己如胶似漆,日夜恩爱,曾指天地为媒,发誓此生永不相负的妻子,在那小郎君面前,娇颜媚态,近乎谄媚。

    他只觉心肝欲裂,痛苦不已。

    扑通!

    孔东流匍匐在地,两行眼泪滑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啊……”

    周逸怜悯地看向以头砸地,痛苦不堪的孔东流。

    “阿弥陀佛,无它,好色也。苦海无涯,孔东流,回头是岸吧……好好看看,现在的你,究竟变成了什么样!”

    天空忽然下起大雨,雨水积成洼塘。

    孔东流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水面中倒映出的那张面孔。

    干枯,蜡黄,骨瘦如柴,整张脸干瘪得向内凹陷。

    从前那个风华正茂的俊朗公子已看不出半点影子。

    如今已是人不人鬼不鬼。

    孔东流呆若木鸡。

    半晌,他身体轻轻一颤,终于幡然醒悟,痛哭流涕着跪拜向周逸。

    “大师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