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一十章 僧人的鸟儿
    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云霞满天。

    后一刻,却已经是乌云密布,并且隐约间有紫光交织,电闪雷鸣,堪堪笼罩在文和县上空。

    陈池满脸奇怪地瞅着,半晌想起什么。

    “啊!衣服还没收!”

    他放下书卷,跳起身忙着收衣服,却没有发现从乌云中飘落下一颗奇怪的雨珠。

    这雨珠歪歪扭扭,随风摇曳,旋转着下落,转眼间飘进了县城之南,某位银僧隐居的小院。

    周逸的目光从书卷上移开,投向那枚即将落地的雨珠。

    随后微张嘴巴,吐出一口气。

    “呼!”

    气如冷箭,命中并且刺穿了那颗雨珠。

    顷刻间,雨珠四分五裂,于毫厘之间,化成无数雪花状的小碎片。

    随后,这些晶莹剔透的小碎片,组合成一段水影文字,漂浮于面前的空气中——

    ‘……呵呵,小王行云布雨,路经玉清河,顺道过来探望一番妹夫。

    妹夫若是不忙,小王便叨扰片刻。

    对了,乱道盟已知赌斗之事……’

    周逸抬头看了眼天头的那团乌云。

    不消说,四王子敖辰正在行云布雨,看那架势,确实蔚为壮观。

    只不过……

    “……妹夫你妹啊!敖辰这长虫脑子里到底整天在想什么?”

    周逸无语摇头,旋即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处。

    乱道盟……上次离开县城时,那名心思叵测的楚夫人也曾提到过。

    若是自己没有猜错,它应当就是二十多年前,中土四大佛寺崩塌后,那些趁火打劫者,及其后人,所组成的松散盟会。

    虽非佛门灭亡的始作俑者,却是杀僧令的忠实执行者。

    在这二十年间,乱道盟以“杀僧令”为令箭,于妖鬼两界四处扩张,已然形成了一股极其庞大的隐形势力。

    它的存在,也使越来越多的异类,不守妖规,不奉冥律。

    自诩乱道,祸乱人间。

    二十多年过去,杀僧令的影响力依然巨大,乱道盟“居功至伟”。

    “还真是一股非主流恶势力,南庭江府,天师道,你们也不管管吗……”

    周逸低声喃喃。

    眼看天头那团乌云游移不定,似乎在等待自己答复。

    周逸忽然低声喧一声佛号。

    左手的食指与中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片榆钱叶子。

    与此同时,那即将落地的细碎水珠,被一股无形之力,重新托升至半空。

    周逸右手拇指与食指扣成一圈,仿佛提着一支看不见的小豪,蘸着水珠,对榆钱叶子写道什么。

    须臾间,信成。

    榆钱叶子晃晃悠悠,向上飘起。

    却在半空变化成了一头黄雀,展翅而飞,直冲云霄。

    ……

    万丈高空。

    那团行将飘离的乌云中,传出一声轻“咦”。

    “幻术?僧人居然也会这种术法?”

    敖辰莞尔一笑,龙目中浮起淡淡玩味。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便将黄雀轻轻握于掌心。

    “以叶化鸟,飞鸟传信……

    这等幻术,倒有几分天师道所掌的人间术法之意境。

    可惜幻术,终究是幻术,何况妹夫你擅长的是武道。”

    那晚旺财村上空,残留的那一缕剑韵,至今让他心旌摇曳,震撼不已。

    却没想到,自己这位和尚准妹夫,竟然也会一手粗浅术法。

    并且还有模有样……作为一名人间武僧,悟性真是不错呢。

    敖辰心中暗赞,低头对着黄雀吐出一口玄气。

    小小黄雀被吹得毛羽歪斜,打着寒颤,惊恐地看着云中黑龙。

    “嗯?”

    敖辰眸中泛起狐疑。

    他再度对鸟吹气。

    “变!”

    “变!”

    “变!”

    ……

    连续吹了数下,黄雀就是不变。

    依旧挺直身形,昂首而鸣。

    “怎么回事,和尚的鸟为何不会变?”

    敖辰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握着吓得全身僵硬的黄雀,轻轻抚弄,目光微妙。

    他心中生出一丝荒诞之感。

    除非逸尘的术道修为高于自己,否则自己不可能破解不了啊。

    这时,黄雀突然张口,吐出人言:“敖辰,你摸够了没?还不放开小僧的鸟……的信。”

    敖辰心中一震,不由松开爪子。

    黄雀摇晃抖动,重新变回了那片榆钱叶子,一行水影小字浮现于叶上。

    ‘……半年之后,赌斗之际,小僧的身份,还请四王子保密。’

    云上清冷,水影凭空蒸发,转眼间那行小字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放心,小王省得,等我那位叔父出关后,小王也会叮嘱。

    也是啊,若暴露法师的僧人身份,我那九妹定能猜到,到时可就要一团糟了。”

    敖辰感叹道,逸尘法师能想到这一点,足以看出他对小妹还是有感情的。

    然而,此僧不仅武道剑术通天,一手术法,同样高深莫测。

    适才那鸟已不是幻术,看起来虽有几分像天师道的变物术。

    可内里所藏玄奥,连自己都无法识破,更别提天师道那几个老小子了。

    他突然想起了另一种可能性……据说,真正的变化之术,确实存在。

    然而,那是传说中的上古仙人才会使的手段。

    斡旋造化,已非虚幻。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让敖辰隐隐意识到。

    这位表面看起来也就二十岁上下的僧人,实际上,已是一位得道长生的老僧了。

    老僧?

    妹夫?

    嘶……要不小龙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转眼间,榆钱叶子重新变回黄雀,口吐人言。

    “四王子若不赶时间,要不下来坐坐?小僧也正好想与四王子探讨一下这称呼问题。”

    “这……呵呵,算了算了,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今晚就不来了。小龙这有一场急雨。”

    “那过几日呢?”

    “这……最近连着布雨,直到中秋都停不下来啊。”

    “中秋之夜也有雨?”

    “是啊,今年中秋,广元郡诸县并临近几座郡县,都将有暴雨。哎呀不说了,小龙急着赶路,告辞告辞。”

    敖辰满脸纠结与凝重,急急忙忙驾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