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零七章 变物术
    这小仵作,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和小僧都有得一拼,多好一个孩子啊,越看越讨喜。

    换成是某个小侍女见到自己回来,保准第一时间尖叫起来。

    再加上陈池和自己的渊源,本是人间仲裁的第一人选,可惜了他的出身……

    不过方子期这家伙,为人也很不错,本性纯良,晚上还会给人盖辈子,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周逸正想着,却见陈池突然怔了怔,猛然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自己。

    “师父?你回来了?”

    “呃……是啊,小僧不是回来有一会儿了吗?”

    小仵作古井无波面容上,缓缓绽放出惊喜,陡然间大声尖叫:“师父回来啦……

    ……啦……啊……

    ……啊!”

    “啪!”

    从厨房里传来瓦盆跌落的声音。

    香珠风一般出现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筐毕罗和馕饼,又惊又喜地看着周逸,却迟迟没有开口。

    “卧……我佛在上,陈池,你别喊了,左邻右舍都要被你吵醒了。”

    周逸叫住仍在兴奋大喊的陈池,微微尴尬。

    难不成这整日迷迷糊糊的小仵作,并不是真正的淡定,只是……反应比常人慢一拍?

    还好还好,幸亏敖四王子加了那么一个条件。

    否则万一真的选了陈池当仲裁,比斗到一半,他突然一声尖叫,两方大佬不论谁手一抖,那可都是生灵涂炭,横尸百里啊!

    相比欣喜若狂的陈池,反倒是香珠出乎意料的镇定。

    她盯着周逸看了良久,举起手中空空的扁筐,微笑道:“先生,明早可以吃我的毕……罗了。”

    周逸回以微笑:“好好说话别瞎喘气。今晚不可以吗?”

    “这个……那个……奴想准备新鲜一些的。”

    “善哉……也行吧。”

    香珠歪着脑袋:“先生最近还会出远门吗?”

    周逸低喧佛号:“远门?这次小僧走得并不算远吧。”

    香珠怔了怔,脸上浮着欣然笑意,擦去额上的汗珠,捧着扁筐一摇一摆走进厨房。

    “故意摆成这样的画风,真的就不会露出马脚吗?”

    周逸叹了口气。

    要不是黑色小字中明确告知,自己走后没几天,惫懒的小侍女就已放弃了学做毕罗,然而每天清晨都会去市坊摊铺购买现成的毕罗以防自己突然回来……他还真以为香珠从此进化成小厨娘了。

    蓦然间,周逸想起了书坊里读到的那个故事。

    再看向厨房中那道熟悉的倩影,他眼中泛起一丝浅浅的悲悯,低喧了声佛号。

    “无量寿佛……”

    ……

    时间悄然流逝。

    长夜耗尽,白昼将临。

    周逸猛然睁开双眼,眸中充满期待之色。

    “也不知这一次,是否会诞生青烟?”

    周逸内心之中,其实并不是很确信。

    毕竟前几次青烟的产生,都是在自己斩杀了妖鬼之后。

    可他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总觉得自己对那位飞天女尸崔莺儿也干了某种不同寻常的事。

    那浸染佛光的一道剑气,隔空斩断隐门长老的拘魂索时,同样也斩落去了其它的什么。

    此番,虽不是斩鬼斩妖,却斩去了崔氏兄妹的“业”啊。

    所以,该来的还是会来,对吗?

    小院中,周逸独坐藤椅,仰面朝天。

    俄尔,第一缕晨光穿透云霾,洒降世间。

    昼夜分判,阴阳交替。

    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逸眼里浮起一丝失望。

    “没有吗?”

    青烟并未如他猜想的那样,准时降临。

    然而就在下一瞬,周逸身体轻颤,那玄而又玄的熟悉感觉,从心底蔓延而生。

    九个缠绕金光的小字,如约而至。

    ‘斩恶尸,镇女魃,定无常。’

    紧接着,空气微微摇晃。

    一缕青烟从中钻出。

    迅速涌入周逸的指尖。

    “来了!该来的小宝贝还是会来,只不过会延迟了?所以,我到底还是斩了妖怪。”

    周逸凝视着金光灿灿的黑色小字,目光停留在后六个字上。

    心湖之上,仿佛吹拂过微风,掀起涟漪。

    “镇女魃,定无常?无常……”

    周逸脑中飘过一个模糊的念头,随即闭上双眼,沉浸在青烟带来造化之中。

    体内气息开始提升。

    养生之力也再度壮大。

    可这一次,它似乎并非单纯的纵向发展,而是开始横向扩张。

    并且变得更加浑厚,玄妙莫测。

    “难不成,是因为我参悟了术道,所以养生之力,也需分出点造化,来滋养我的术道之炁?”

    周逸心生明悟。

    他能感觉到,这一次所获得的青烟,将养生之力彻底划分成了两道。

    武道之炁,与术道之炁。

    虽说两者本为一体,能随意切换。

    可周逸的武道终究领先一步,如今已至观魂境。

    此番青烟虽也相助武道提升,可更多的,却是用来滋养刚刚收获的术道之炁。

    周逸闭目存思,手里依旧把玩着那两片榆钱圆叶。

    他的指缝间,隐隐有细密的光点泻下,流入叶中。

    身后左右两边的榆钱树,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发出沙沙的响声。

    术法者,以法施术,以术证法。

    所谓一切有为法,皆悉无常。

    或可谓之——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逸也就念念佛经,学学术法,逗逗夜马和侍女,悠闲且充实。

    县里人的忘性似乎也很大,渐渐的,关于陈池的非议少了下去,连带着对妙手银僧的的热情,也降低了许多。

    当然,热情减少的,仅限于男性县民。

    中元节的前一天,周逸前往徐府,为徐小郎君的几位好友之子点天灸,一路上就收到了二十多户妇人赠送的毕罗。

    回来后直接装满了两大箩筐,看得香珠咬牙切齿,追问小仵作是不是他走漏了和尚喜欢吃毕罗的风声。

    事实上,但凡长着眼睛,见到银僧家的侍女偷偷摸摸去买毕罗,都会猜到些什么。

    虽说看到的人不多,可经不住一传十,十传百啊。

    小仵作老实巴交,从不说破。

    周逸也懒得揭穿,倒不是为了某人的面子,而是不想这位闲不住的珠侍女再搞出什么妖蛾子来。

    每日一大早,香珠抹着汗,辛苦呈上热气腾腾的毕罗时,周逸总会简单夸上两句,小仵作闷头就吃,从不说话,配合默契。

    不需要奔波劳碌斩妖救人的日子,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

    转眼,又是大半个月过去。

    天师道那篇秘籍里的术法,周逸已掌握了幻术和隐身术。

    这术法说到底,乃是修行之人所修炼出的术道之炁,操纵天地之间的五运六气,所产生的威能与变化。

    何为五运:木、火、土、金、水五行的运行规律。

    何为六气:太阳、少阳、阳明、太阴、少阴、厥阴六经所对应的风、寒、暑、湿、燥、火六种气候变化。

    所谓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天为寒,在地为水……两两相辅相成,施术时再以术道之炁为君主,臣辅以咒语、手印、存思、观神等法门。

    有些术法甚至还需借助蕴藏灵气的宝物,或是踏罡步斗之类秘法,或需暗合星辰斗宿等等。

    并且环境不同,施术手法也会有细微差别。

    总而言之,十分的繁琐复杂。

    对于术修的天赋、心性、耐心、悟性等,都有极高要求。

    普通的天师道弟子,光修一门完善的隐身术,没有个五六七八年,很难有所小成。

    期间,周逸还攻略了变物术,如今也已小有心得。

    直到前天晚上,他终于用榆钱树叶偷偷摸摸变出了第一个人形生物。

    那是一个面露微笑的中年大叔,和善,淳朴,温柔,如沐春风。

    遗憾的是,表情似乎不会变,始终在笑。

    毕竟这变物术已算是中高难度的术法,何况是将叶子变成活人。

    可还没等周逸用另一片叶子变出衣服,就被开水喝多起来嘘嘘的小侍女给撞破。

    结果自然是……

    某侍女又骂又吐,吐完又骂,大骂文和县民风不淳,百姓不朴,官府无能,某神捕没了胡子后就是个摆设,竟然坐视登徒子夜晚果奔到别人家的院子里,对着和尚****……居然连和尚都不放过!

    ……

    小院中,天朗气清,秋风正好。

    周逸看向扫地时还在骂个不停的小侍女,以及捂起耳朵皱眉读书的陈池。

    脸上浮起纯良的浅笑,随后悄悄将叶儿往袖里深处塞了塞。

    “也不知我这变物之术,与天师道高足们比起来,还有多少差距呢?”

    空气中,又是一行黑色小字升腾而起。

    周逸挑了挑眉毛。

    “哦?终于到达徐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