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九十四章 兴许是佛
    男童脸上浮起震惊。

    “爷爷,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嘘……”

    老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眼神却略显迷惘。

    半晌,他才低声道:“或许是,或许不是。这世间有太多事,我们平常人永远也无法辨别真假。”

    男童攥紧拳头,随手松开,叹了口气:“真想亲口问问那个僧人。哎,如果他真是好人,那一定能没事吧。”

    老人笑了笑,摸摸男童头顶,心里一时拿不定主张该怎么和他说。

    毕竟这世上,好人不一定能有好报。

    可他倒很希望,那些武人说的是真的——

    ……那个僧人是为了救人才扮恶。

    忽然间,他脸上露出古怪。

    男童则微微张大嘴巴,飞快转头寻找起什么来。

    不远处的黄泥土墙后,冷镖头一行满脸惊讶,东张西望着。

    却是在平沙镇,这块常年干旱,雨水不入,连风都灼人鼻喉的飞沙地上,响起一阵悠扬清越的颂念声。

    如诗如歌。

    如雅乐天成。

    然而这韵律,却显得格外的陌生,至少那个名为葛柳的男童闻所未闻。

    可如他的爷爷葛老师傅,包括冷镖头,却无不怔然而立,眉宇间流露出追忆缅怀之色。

    “这是……有人在诵佛经?”

    这人间久违的经声韵律,仿佛将他们又带回到那个佛法昌盛,僧人南北往来,众善云集的年代。

    正在往客栈废墟赶去的小镇居民也纷纷停下脚步。

    他们左右四顾,寻找着念诵佛经之人,眼底深处翻涌起复杂的神色。

    或是迷惘,或是忧愁,或是黯然。

    最先感到不舒服的,是一名麻衣短打的壮汉。

    他脸色时青时白,露出痛苦和恶心的表情,随后捧腹弯腰。

    “呕……”

    一大团难以辨形的模糊物体,被他吐了出来。

    “呕……”

    “呕……”

    “呕……”

    不断有居民弯腰吐出秽物。

    就连冷镖头身旁的几名镖师趟子手也都弯腰呕吐。

    被他们吐出之物,血肉模糊,恶臭难忍,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

    可每个人吐完之后,都只觉得神清气爽,脑清目明,心情舒畅,就连步伐也都变得轻快起来。

    冷镖头一行暗暗称奇,思来想去,议论纷纷,却也拿捏不定吐出来的究竟是何物。

    “爷爷,我们怎么没吐啊?”

    “这……不知道……没吐就没吐,管它作甚。乖孙,你在闻什么?”

    “爷爷,我怎么闻到一股臭味。好臭啊!好像从俺们包裹里飘来的!”

    葛姓爷孙俩面面相觑。

    葛老师傅沉默片刻,走到隐蔽之处,解开那只装着口粮的行囊包裹。

    “啊!”

    “这……”

    在爷孙俩惊恐的注视下,一只鲜血凝固的断手,和半只发黑腐烂的断脚滚落出来。

    “怎么可能!某记得明明装着的是之前那位崔娘子赠送的毕罗!”

    “爷爷我怕!”

    “走,我们快走!”

    爷孙俩连包裹都不要了,惊慌失措,急匆匆地向镇外赶去。

    悠悠扬扬的诵经声越来越近。

    轰隆隆!

    雷鸣声响起。

    不知何时,厚沉的乌云堆积于平沙镇上空。

    须臾间,暴雨倾盆而下,透明如注的雨线,贯穿了整个小镇。

    听着背后传来那阵阵惊呼、尖叫、甚至喜极而泣的声音,爷孙俩的步伐不由渐渐慢了下来。

    他们的心情也不再那么紧张慌乱,已然稍稍缓过气来。

    突然间,男童猛地拉住爷爷的袖子。

    “爷爷,你快看啊!”

    葛老头顺着男童手指的方向望去,身体突然轻颤了起来,面露激动。

    不远处,一辆运送草料的牛车,正咕噜咕噜地向镇外的官道驶去。

    驾车的车夫一边焦急地赶牛,一边用斗笠遮挡脑袋。

    而在他身后的板车草铺上。

    一袭白袍的年轻僧人,屈膝躺卧,双臂枕着圆亮的后脑勺,洒脱自在,念诵着那晦涩却动听的佛经。

    慈悲普度,华音流韶,尽在诵念之间。

    滂沱暴雨,从天穹直贯而下,冲刷向这座久旱盼甘霖的小镇。

    然而僧人从头到履,包括那一袭雪白僧袍,全都丝毫不湿。

    雨水遇上他后,竟会自行分开,向两旁流淌滑落。

    连带着那一车干草,也幸免于受潮。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牛车带着不知何时停止了诵经已然闭目假寐的僧人,向郡府方向驶去。

    镇口官道的凉亭边,神情复杂的老杂艺人放下了终年不舍离身的竹匣褡裢,朝向远去的牛车,双掌合十,毕恭毕敬,行以佛礼。

    旁边的男童则兴奋得手舞足蹈,蹦蹦跳跳,向牛车上的僧人挥手大喊着什么。

    ……

    “爷爷,刚才那一定是位真僧人了吧。”

    “不见得。”

    “啊?这样的僧人还不够真吗?为什么柳儿听了他哼的曲感觉特别舒服呢?”

    “他那是在诵佛经。爷爷的意思是说他应该不是普通的僧人,平沙镇今日里的一切或许都与他有关吧……咱爷俩兴许遇到了传说中的佛啊!”

    ……

    广元郡府。

    北郊,深山之中藏幽府。

    哗啦!

    满室的玉瓶金盆,阴阳丹炉,皆被那个布袍老者甩袖打翻。

    “到底是谁……是谁夺走了麻某的女尸!敢坏麻某的大计!”

    老者咬牙切齿,骂骂咧咧。

    即便在咒骂,他脸上仍挂着喜庆的笑意。

    看起来尤显阴森诡谲。

    他拘着崔莺儿的阴魂,试图以之为药引,驱驭飞天女尸。

    而发生在崔莺儿身上的一切,他都能通过术法隔空感应。

    直到崔莺儿追杀着那四人,再度返回落霞客栈。

    却突然间出现了一股庄严宏伟的愿力。

    隔绝了他的窥视和听闻。

    “你到底是谁!知不知道,你抢走某的飞天女尸,就等于间接得罪了乱道盟!”

    麻老气得咬牙切齿。

    半晌,麻老渐渐平复下来。

    “这等手段,莫非是游戏人间的地仙之辈?是路见不平,顺手为之?还是早就盯上了崔莺儿……嘶。”

    他倒吸口冷气,眼底闪过一抹忌惮。

    手捏印诀,连连施术,封印住洞府四周,加强守阵。

    旋即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不见。

    他刚离去没多久,一男一女的声音从外响起。

    “老贼实在太贼,竟然提前加强了封印!气息也不在洞府了。”

    “我看他是猜到了我们会来报仇。妹妹,你有何打算?”

    “不如就按圣僧所言,先去投奔那玉清河神,再做计较。”

    “为兄也正有此意!”

    ……

    广元郡府外。

    一名峨冠博带,披蓑衣戴斗笠的中年男子,突然止住了脚步。

    风雨中,他的那宛如翠玉琉璃珠的眸瞳微微摇曳,隔空望向某处。

    “性急的四王子已经到了吗。

    这万里山河,今朝已然不同。

    南庭江府一脉,可别再让本君失望了。”

    他自言自语着,声音刚落,眼神陡然一凝。

    “嗯?那具僵尸竟然觉醒了宿慧……莫不是被高人强行还了魂?好嚣张霸道的手段。”

    他语气莫名,有惊讶,也有些许惋惜。

    “可惜,本君晚了一步。”

    咻!

    他腾空而起,却隐去身形,揣着一丝好奇,朝平沙镇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