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九十二章 愿为圣僧效死命!
    轰隆!

    客栈剩余部分彻底坍塌。

    随即又在崔莺儿似能焚尽一切的目光中崩解成齑粉,在半空旋转飞扬。

    齐真儿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从中指的指尖开始,一寸寸的在空气中焚烧,融化,变成烟灰状的粉末,随风飘散。

    身体其它部分之所以没事,却是因为她恰巧坐在了僧人的正后方,唯独暴露出了那只右手。

    “啊!”

    齐真儿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边缩回手臂,一边抱拢双膝,身体尽量蜷缩起来,脸色苍白,闭上眼睛,瑟瑟发抖。

    外面那个变成怪物的女人,正在轻飘飘地靠近。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似能焚尽八荒六合,融化世间一切的烈焰气息。

    难以描述的恐惧从齐真儿心底蔓生而出。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她所能理解的范畴。

    她甚至有一丝懊悔,刚才为何不与小二马夫他们一起死?

    早死晚死,反正都是要死。

    又何必经历这种残忍而又绝望的折磨?

    嘭!

    又是一阵巨响。

    齐真儿眼皮再度闭紧,恐惧和绝望,仿佛从黑暗中张开的血盆大口,已快将她吞噬。

    然而渐渐的她发现,那股灼热焚烧的烈焰气息,竟然消失不见了。

    她睁开眼皮。

    身体微微一抖。

    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再度颠覆了她的想象。

    变成了僵尸妖怪的崔莺儿,最终竟没能越过客栈仅剩的那道门槛。

    崔莺儿原本僵直却挺拔的身体,被一股无形巨力,硬生生压弯,双膝跪倒在地,身体剧烈颤抖,明显想要挣脱这股力量的压制。

    然而这股力量,显然不是崔莺儿所能对抗的。

    此时她全身上下,甚至就连每一个毛孔,都流露着螳臂当车、蚍蜉撼大树般的无力感。

    在崔莺儿正前方,一袭白袍,身形颀长的僧人,右手双指并拢。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与眼眸,可光是这屹立的背影,便能想象出那张无悲无喜的冷漠面庞。

    而他的手指下,似乎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威能。

    指尖尚未点落,便已让杀死十多名隐门顶尖高手、已成怪物的崔莺儿,动弹不得,只能跪地颤抖,呜呜嘶鸣。

    “这是仙人吗。”

    齐真儿低声喃喃,满脸敬畏。

    “阿弥陀佛。”

    周逸看了眼苦苦挣扎的崔莺儿,头顶高悬的剑韵再度暴涨。

    剑丸呼啸,急不可耐。

    嘭!

    崔莺儿再也承受不住剑韵重压,四肢张开,整个身体趴倒在地。

    她的魂魄显然已经不在,即便承受着如此屈辱的重压,眼里依旧没有丝毫人类的神色,全然是由那凶狠戾气和无尽怨恨,堆积而成的苍白空洞。

    而在她眼底深处。

    那缕不属于她的隐秘气息,也在剧烈挣扎。

    似乎没想到,那个看破他全盘算计的神秘高人,竟强悍到这般地步!

    “圣僧饶命啊!求圣僧高抬贵手,饶过我妹!

    我与舍妹从小相依为命,深知舍妹单纯善良,全因受我拖累,方才陷入隐门泥泞!

    我崔护百死不足惜,但求饶恕我妹!”

    崔护仍在苦苦哀求,声音中隐隐透着哭腔。

    周逸眸眼低垂,喧声佛号,冷喝道:“聒噪!崔施主,她早已经不是你妹妹了!痴儿痴儿,这分明就是一具没有了魂魄的凶尸而已,你又何必再求情!”

    崔护魂身剧颤,声泪俱下道:“某愿孤身下地狱,受尽十八层炼狱酷刑,亦会心怀圣僧恩典,祈愿佛祖……还望圣僧开恩啊!”

    “法师!你看!”

    从身后响起耗头惊讶的声音。

    周逸神色淡漠,他自然也看到了,在崔护魂魄对应身体心房处,冉冉升起的那半寸金光。

    虽连指甲盖大小都不到。

    可正是这半寸金光,才让这具刚死的阴魂,抵御住了来自远方招魂铃的拘引。

    “你这杀人无数、恶贯满盈的凶人,死后竟然悟出了一丝佛性?看来宕鸣大师的诵经,你是听进去了。倒也是难得。”

    听到周逸的句话,崔护心中一喜,满怀希冀的抬起头。

    可他看到的,却是白袍僧人以指比剑,虚影闪过,已然毫不留情,对着崔莺儿斩落下去。

    乌黑的云缝间,降下一道金光。

    犹如真佛开眼,俯瞰大千世界。

    又似天神宝剑,劈斩人间。

    嗡!

    从天而降的金光,轰然罩住崔莺儿。

    她的身躯仿佛沉沦入了太阳真炎的薰烤,熔解成了亿万片灰烬,瞬间分崩离析,在秋风飘零离散。

    “不!”

    崔护亲眼目睹妹妹灰飞烟灭,不由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叫。

    双眸已然血红一片,心腔处的那半寸佛性摇摇欲坠。

    他仰面朝天,发出一阵尖锐的鬼哮。

    他的眸子也越来越红,凶煞怨气凝聚成一道红线,向下游走蔓延,即将压过心口的半寸佛光。

    就在这时,崔护耳边响起一阵吟诵声。

    有些像他生前被囚于寺中壁画时,日夜听闻的诵经声。

    当年,也正由于那位老僧的诵经,方才激发了他求生欲,得以支撑下来。

    很快崔护意识到,正在念诵着佛经的,是眼前斩了崔莺儿的年轻僧人。

    他虽然听不懂,可也隐隐意识到,年轻僧人的佛经,远比壁画中的续命佛经更加神妙非凡。

    在佛经的加持下,他心腔处的一点佛光顷刻暴涨,压倒了那股凶煞怨气。

    纵使是鬼魂之体,也能感受到一股暖人心脾的慈悲极乐。

    他心中的戾气逐渐消散,不再咆哮,缓缓垂下脑袋,口中念念有词。

    ‘也许就像圣僧所说,以这种方式解脱,对于饱受折磨的莺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可惜……哎……’

    崔护心中哀叹。

    年轻僧人的诵经声越来越快。

    忽然,面前那一线光华旋转起来。

    原本飘散不见的灰烬碎片重新出现。

    从四面八方汇聚,堆垒成女子的形态。

    转眼间,崔莺儿竟又重新出现在了莹莹光华之下!

    她双膝跪地,双掌合十,睁大眼睛,表情依旧木楞呆滞,眸中血痕犹在,却已消隐变浅。

    又过了一会儿,她身体轻轻一颤。

    仿佛有什么重回体内,眼神也逐渐变得自然灵动。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已经截然不同的身体,惊喜,激动,难以置信。

    半晌,崔莺儿朝向白袍僧人匍匐下拜,虔诚至极。

    “多谢圣僧毁去麻老的拘魂索,使得小女能魂归肉身,重获新生。”

    她五体投地,接连叩拜了九次,方才起身,转向半空那个颤抖不已的鬼魂。

    “兄长……”

    倘若崔护肉身尚在,定会是哭得泪流满面。

    此时,只剩魂魄的他欣喜若狂地看着死而复生的妹妹,却只能发出宛如风吟的泣笑。

    半晌他转过身,朝向那个仍在捻指低诵的白衣僧人,眼中露出浓浓的感动。

    随后仰天长啸,又一次深深匍匐跪拜。

    “圣僧慈悲!崔某愚钝粗蠢!先前未曾明白圣僧的良苦用心,还望恕罪!

    今日崔某对着天地神灵,漫天诸佛菩萨起誓!

    圣僧但有驱使,崔某哪怕身陷十八层炼狱,也必为圣僧马前小卒,哪怕鬼死魙亡,亦誓死效劳!”

    “莺儿也是一样……愿为圣僧效死命!”

    崔莺儿同样匍匐于地,紧随其兄之后说道。

    这对兄妹忙着表露心迹,并没有发现,对面的年轻僧人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与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