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九十一章 哼嘤!
    “……然而,崔莺儿的兄长,却是隐门第三代,颇具声望的天才武人崔护。

    大佬为防门内人心不稳,便设下了所谓的仙果之局,陷害崔护。

    为让手下心服,又或者将来能有后手,他并没有杀死崔护,而是囚禁于业果寺壁画之中。

    在他看来,那应当是万无一失的。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一匹白马,从天而降,踏破壁画,救出了崔护等人。”

    ……

    客栈前,周逸讲述着崔氏兄妹的故事。

    语气不缓不急,心中却颇为感慨。

    从文和县出来后,自己果然变了很多啊。

    往常遇到这些事,都是能避则避,躲得越远越好。

    如今却是……只能说,青烟的诱惑,无处不在啊,吸烟成瘾,真香真香。

    不过也亏得宕明大师,以本命施法,替自己遮掩了天机。

    此刻,周逸面对崔莺儿,能感应到另一股隐秘的气息,正从崔莺儿空洞的眸底溢出,仿若隔空投来的一束目光。

    显然是来自僵尸驭控者的窥探。

    却又有一股宏愿之力,将这股气息阻挡在外,隔绝了对周逸的查探。

    很快气息收缩了回去。

    看来对方也意识到,被他所驭的僵尸崔莺儿身上正发生某种异变,又或者说是“突破”。

    遂也顾不上自己这个不在他算计之中的“神秘人士”。

    周逸正想着,从一旁投来震惊、感激、惊喜的目光。

    “难不成阁下就是当日派出仙马,救出我等的仙人?”

    “不不……是圣僧啊!”

    冯重、沈落雁、魏子山三人已然反应过来。

    他们能有今日成就,自然也是头脑灵光之辈。

    当下不顾伤势,跪拜向周逸,连连磕头。

    “圣僧救命之恩,小人冯重誓死难报,日后愿为圣僧上刀山,下火海!”

    “一定是麻老匹夫设的局!利用这崔莺儿为诱饵,想要诱杀我等!不过有圣僧在,这老匹夫,根本掀不起半点风浪!”

    “那老匹夫,乃是一介异类,魏子山,你怎能拿麻老匹夫和圣僧相提并论?岂不亵渎了圣僧!”

    三人苟延残喘,用尽最后的余力,表达着对周逸的感恩,歌功颂德!

    周逸低头看向匍匐于自己脚旁的三人,双手合十,喧声佛号。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肉身已毁,气脉断绝,是时候该上路了。”

    三人的身体都是一震。

    “圣僧这是何意?”

    “圣僧……您不打算救我们了吗?”

    “出家人不都是以慈悲为怀吗!你不可以见死不救啊!”

    看着三人愈发凶戾的眼神,以及向自己扑来的架势。

    周逸既不动气,也不闪避,依旧笑容温醇,和蔼可亲。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着相了,所谓自助者,天助者,不能光想着临时抱佛脚。更何况,那日不过是一场误会,实话实说,小僧真没有想过要救你们。”

    闻言,冯重、沈落雁和魏子山脸色大变,再也压抑不住本性的凶恶,纵身而起,凶狠地冲扑向周逸。

    可没等他们靠近,便见一尊单脚牛头的怪物摇身变大。

    宛如一栋小楼,护立于僧人身前。

    “大胆恶鬼!死后还如此执迷不悟!当真想要魂飞魄散,沦为那无形无性的聻吗?”

    沈落雁这才发现自己已飘在半空。

    她低头看去,只见一个少了半边肩臂、浑身鲜血的女子,正匍匐在僧人雪白的袍袂一角,早已没了气息。

    “那……那就是我?我……已经死了?”

    沈落雁愣住了,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隐约的铃铛声。

    “不……”

    她的魂体微微颤晃,不受控制地向远方飞去。

    “那是我吗?我竟然也死了?”

    “不可能啊!我怎么会死!圣僧救命啊!”

    冯重和魏子山也都看到了各自的尸体,凶戾的眼神渐渐变得迷惘,随着铃声的响起,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向远方。

    “阿弥陀佛。”

    周逸低喧佛号,看向身侧另一边。

    “崔施主,你肉身已毁,气随魂散,又何必恋栈不去?执迷不悟?”

    半空中,崔护的魂体剧烈抖动着,却是在竭力抵御着远方那股拘引之力。

    “崔护此生杀人如麻,造孽颇多,不敢求圣僧恩典。然而舍妹,却因我之故,才沦落入隐门。

    舍妹本性善良,就我所知道,在她遭遇麻老匹夫毒手前,还从未伤过人性命。

    我之贱命,死不足惜,还望圣僧能宽恕舍妹过错,助她脱离苦海!”

    说话间,崔护强行跪于半空,朝向周逸连连叩拜。

    周逸看了眼半空中这位护妹狂魔,微笑道:“放心,崔施主,你妹,小僧自会度她。”

    崔护面露狂喜,又似有些不敢相信,连叩九个头后,方才小心翼翼问:“为何圣僧迟迟不施法救我妹?在等什么吗?”

    周逸目光投向南方的天际。

    “没错,小僧是在等她吸尽南方兵伐凶煞之气,血潮收拢,稳定之后,再动手。以免现在打断,让血灾四散,岭南道并我剑南道一带,都会陷入生灵涂炭。”

    崔护怔了怔,迟疑着道:“可是,舍妹的气息还在不断上升,再这样下去,她也会变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堪比传说中的武道魂气……这样是否过于冒险?”

    周逸感受着体内那枚仍在欢快蹦跶、跃跃欲试的剑丸,嘴角微扬,低喧了声佛号。

    “善哉,崔施主请放心,小僧还是很有把握将她诛灭的。”

    “什么?诛……诛灭?”

    崔护脸色骤变,急声道:“圣僧究竟是何意?圣僧不是答应了,要救舍妹吗?现在又为何又要杀她?”

    周逸淡淡道:“阿弥陀佛,她肉身已亡,却还要沦为这不生不死的怪物,魂魄亦被你们口中那位麻老所拘,如身陷十八层炼狱,痛不欲生。而小僧这一指,当会助你妹脱离苦海,飞升极乐。”

    “圣僧开恩啊!求圣僧怜悯!不要杀我妹!救救我妹啊!”

    崔护哀声呼唤,连连叩拜。

    周逸双手合十,低喧佛号,面不改色,心如磐石。

    即便不是为了青烟,他也不会任由崔莺儿变成为祸人间的僵尸。

    他看向不断朝自己叩头苦苦求饶的崔护,微微摇头。

    “你们这些人,都只当我是慈悲僧人。却不知,小僧从不心软,也学不会假慈悲。”

    须臾间,天头延伸至岭南方向的血线渐渐消隐。

    崔莺儿也终于吸足了来自岭南的凶煞血气,肌肤雪嫩,通体晶莹,看起来就仿佛用世间最上乘的米面揉捏而成。

    唯独双眼充满血色,宛如藏着一对惨绯的瞳仁,透着天地间最凶恶的神色。

    她的气息已然突破了此前的层次,达到了一个令崔护这等武学高手,都只仰望颤栗的可怕地步。

    她的目光所至之处,空气蒸发、燃烧,附近幸存的草木植株,亦仿佛被抽光了水性,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枯萎腐朽。

    下一瞬,她的目光投向周逸,顿时变得冷冽。

    发出了一阵不属于人类的哮声,随后朝周逸扑了过去。

    “哼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