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八十三章 有朝一日,当朝南拜为圣僧贺!
    秀公主讲完了那个“故事”,仿佛终于释放出内心的阴霾,没过多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来人,服侍殿下就寝。”

    薛远山召唤来随行宫女。

    同时准备找人问一下昨晚的真实情况。

    忽然间,他感觉到有人从背后一蹦一跳地走了过来。

    “兀那小子,注意仪态!你等昨晚可曾看到……”

    薛远山一边说,一边转过身。

    声音戛然而止。

    他仰起头,嘴巴张开着。

    双眼却瞪得比嘴巴还要大。

    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个高如五丈楼阁的牛头怪物!

    “兀那傻子,可是在喊我辈?”

    日益雄壮的耗头咧嘴一笑,露出尖长的獠牙,随后猛然挥爪。

    薛远山只觉胸口一凉,随后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啪!

    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落在牛头鬼怪拎着的小秤上。

    “薛远山,心脏重约一斤,善心三两,歹心三两,贪心三两,私心一两。勉强可救之……傻子,你若想活命,需付阳间财赀一万三千两。”

    薛远山既惊悚,又怔忪。

    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

    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另外,圣僧此前就已从妖物手中救过你一命。

    他敕令我辈传话,这先前一命无需用财赀来还。

    你若有心,就在京城静候圣音,若有朝一日,南方佛寺立,香火始生。

    你便可在京城之地,暗中发展信徒,并准备修建佛寺之物。”

    “圣……圣僧?”

    薛远山呆若木鸡。

    却在这时,船舱内惊呼声四起。

    “不好!薛少保晕倒了!”

    “快来人呐!”

    “神医何在?快请神医!”

    一大群人,无论侍卫还是宫女,都满脸焦急与紧张,冲向船头。

    “喂!某不是好好的吗!哪个乌鸦嘴诅咒某!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薛远山怒气腾腾拦向一名侍卫。

    年轻侍卫却视而不见。

    哗……穿透了过去。

    薛远山扬起胖硕的双臂,却被一个接一个年轻力壮的侍卫给无情穿透。

    “这……”

    薛远山目光呆滞,缓缓转身,看向下方。

    就见自己正挺着大肚子,躺在甲板上,脸色苍白,气息全无。

    两边是哭天抢地的众人,以及拼命按压人中的李大夫。

    耳旁响起牛头鬼怪的冷笑。

    “没错,你看到的就是你自己。而你现在,只剩下一道魂魄而已。”

    薛远山猛然一震。

    他终于回想起,为何自己会感觉到熟悉。

    “牛头……独脚……买命财……圣僧……

    那个被囚不良人赵平生口中,救其性命的高僧竟是真的。

    秀公主说的,也是真的。

    他们所描述的,根本就是同一位僧人!

    夜斩大妖……

    助颜兄证道观魂境……

    引玉清河神前来拜贺……

    这样的神仙人物,便是本朝国师之位给他,怕也不会多看半眼吧。

    可笑我有眼无珠,竟以区区六品闲散官职羞辱……真是个蠢货啊!”

    ……

    “骨肉毙,葬野土,阴魂飞,气扬天。今有唐国太子少保薛远山花钱买命,共计白银一万三千两,拜冥轮,立契约。”

    ……

    甲板上,直挺挺躺着的薛远山猛地睁开眼,随后撑着坐起。

    “聒噪,别哭哭啼啼的,某还没死!”

    众人皆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讷讷不语。

    最惊讶的当属随行的李大夫。

    他上下打量着薛远山,左摸摸,右顶顶,翻开眼皮瞅了半晌,最后长叹口气。

    “一夜之内,接连续命,生死起复,某这辈子所见过的,唯薛君一人耳。”

    “还不是多亏李大夫神医妙手。”

    薛远山笑笑,视线却穿过众人,飘向另一边。

    已经跳至船舷处的五丈牛头似有感应,缓缓转过头,血红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

    “不要忘了,日后若是听闻南方佛寺兴起,你当可朝南拜之,为圣僧贺,并于京中准备好建寺之物,以为呼应。”

    薛远山悄然点头,心中却颇有些古怪。

    这牛头鬼怪也忒有气势了吧!

    不就是让某去建一座佛寺吗?

    怎么搞的……像是让某举兵秘密帮你们攻占我朝京城一样?

    啊!

    糟糕!

    大事不好!

    某居然给忘了!

    殿下……不,不日即将登基的陛下生平最痛恨的就是佛门啊。

    “怎么了薛君?突然流这么多汗?是否需要某帮你补补?”

    正在暗中密切关注薛远山的李大夫柔声问道。

    “虚,有点虚而已。补,回京就补!”

    薛远山一边擦着汗,一边干笑。

    ‘别慌,先别慌……

    ……佛门早已灰飞烟灭,死得不能再死。

    哪怕佛子转世,也不可能重新振兴啊。’

    ……

    平沙镇。

    落霞客栈。

    周逸静坐窗边,灰蒙蒙的天色下,等待着那第一缕晨曦的到来。

    朱红色的少女心衣,又或称之为抹胸,正平摊于面前。

    布巾一角,的确有枚不甚清晰的佛门印记。

    可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标记。

    更没有想象中的佛门经文。

    “这几天,又是被客栈老板娘调戏,又是隔空猜谜损伤头皮,又是救人斩妖,大动干戈,居然就是为了这么一件大号少女内衣?”

    周逸轻叹口气。

    他对着秀公主的心衣翻来覆去,寸寸探寻,摸索了足有一个通宵。

    为此,甚至还把耗头给支开。

    生怕被当成变态怪和尚。

    结果依旧一无所获。

    “不过这布料倒是不错,绵软柔滑,自带芬芳,难怪被阿秀当内衣穿。”

    周逸温柔地抚摸着布巾,正准备重整旗鼓,对少女心衣进行第三十九次探索。

    半空中浮起一圈漩涡般的气纹。

    灰不溜秋的五寸虚耗飘舞着从天而降。

    “法师,我辈幸不辱命……”

    耗头在半空拱爪行礼,话音未落,便被周逸曲指弹飞。

    “小心一点,别玷污了这心衣……呸,这佛经。”

    耗头连翻了数十个筋斗,方才在半空停下。

    “我辈幸不辱命,成功收取薛远山买命财一万三千两,并答应日后在京城为法师修建佛寺一座。”

    周逸摸索布巾的手停顿住,长眉轻剔。

    “果真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