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八十章 人之魂,今可观
    “老师……”

    跪坐在甲板上的秀公主,捂住嘴巴,眸子通红,隐泛泪光。

    打从她记事起,这名教她养她、如师如父的伟岸男子,就烟斗不离手,整日眉头紧锁,没怎么笑过。

    即便自己再怎么逗他,也很难让他真正展颜。

    今晚,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师,如此神采飞扬,酣畅高歌,痛快大笑。

    仿佛这苍茫天地,浑浊世间,都已不在他的眼皮底下。

    这样的颜曲府,才是她一直渴望见到的师,与父。

    很快,秀公主的目光落向那名挡在自己身前,同样气宇轩昂,伟岸不凡的白袍僧人。

    面色复杂,有震撼,有敬畏,有感激,也有……

    “谢你咯……和尚。”

    “呃……弥陀佛?”

    周逸没有转头,面色平静,目光淡然……实则有些呆滞。

    我……到底又说了啥?

    怎么记得我啥也没说?

    等等,小僧似乎是说了啥……喔,不就是一句急中生智转移话题外加日常应景的佛语装x吗?

    说完小僧自己都忘了。

    他颜曲府居然顿悟了!!!

    神特么的脑补之王……什么人嘛,真是令人嫉妒的脑子!

    月光下,雾气未散,雄浑悠扬的歌声远远飘开,回荡于山河之间。

    哗……哗……

    河中的鱼虾河蟹似被惊动,纷纷浮出水面。

    而在稍远点的河水底下,漂起一道庞大的黄色巨影,如同一艘匍匐于水下的巨舟,洞穿波光,迅速游来。

    随着颜曲府的歌声越来越洪亮,手中烟斗敲击的节奏越来越快,气息也在飞旋直上,不断突破。

    歌声戛然而止。

    啪!

    烟斗钉住不动。

    颜曲府闭上眼睛。

    旋即再睁开,举目望月,眸中竟飘过两缕光华。

    一股磅礴巨力从烟斗中涌出。

    隔着甲板泄入河中。

    方圆百步外,河面剧烈震荡,犹如狂风过境,随后轰隆一声,冲起一根根高如小树的水柱,竟在河面上围成一圈。

    “人之魂,吾今可观。”

    颜曲府话音落下,眸中光华尽敛,提起烟斗。

    那股巨力随之散去。

    河面也逐渐恢复平静。

    流风轻转,忽而响起一阵豪迈的笑声。

    “恭贺阁下,今日破魂功成,从此我中土人间,又多一名观魂高手。”

    颜曲府转头望去,瞳孔微缩。

    又是两人,身形一摇一摆,皆是踏浪而来。

    前者是一名身着朱袍头戴纶巾的黄须男子。

    后面跟着一披戴铜色铠甲,手持双剑的将领。

    转眼间,两人已至近前。

    前者笑着走上甲板,和颜曲府见礼。

    换成从前,颜曲府自会惊讶至极。

    可见证了圣僧斩妖后,今晚再发生其它荒诞古怪之事,似乎都已经不足为奇。

    “多亏逸尘圣僧,我颜某才能重证武道。”

    颜曲府转身朝向那名在月下驻足沉吟的年轻高僧,愈发觉得深不可测。

    “此前在徐府,圣僧以雷鸣为饵,留下一道剑韵,斩我心境。此谓之先破。”

    “今日我将与阿秀别,圣僧踏波西来,一剑斩妖,却让我心魔顿散,只觉海阔天高。此谓之后立。”

    “颜某何德何能,能得圣僧屈尊降贵,助某破而后立,一夜飞升武道两阶,直证观魂。从此,终踏入境界。”

    颜曲府说完,朝向周逸深深一拜。

    阿秀紧跟着老师拜向周逸。

    “阿弥陀佛,颜教头言重了,事实上,小僧并非有意为之,信口胡言而已,颜教头无需感谢小僧。”

    周逸如实说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自己还是有些低估颜曲府这位脑补之王的厉害了。

    “圣僧……竟如此谦逊,不愧是人间大德,颜某受教了。”

    颜曲府面露感慨,看向周逸的目光,愈发尊崇。

    阿秀则再度脸红,与这和尚宽广的心胸比起来,自己从前也太小心眼了。

    就连玉清国主黄虚看周逸的目光,也变得不同起来。

    能突破观魂的人间武士,哪一个不是天才横溢,人中龙凤?

    观魂,已可称之为境界,隐隐能够摸索到一缕道的痕迹。

    单纯就论功力而言,不弱于县主封号者。

    哪怕是身为玉清国主的他,在水府中吹箫时感应到有人间武士突破观魂,也不顾声乐之美,急忙浮出水面。

    若与自己为善者,自是恭贺结交。

    若与自己为恶……那便趁早扼杀。

    毕竟观魂武人,已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然而这逸尘,分明能卖观魂高手一个大人情,却谦虚推脱,视若草芥。

    此僧,真就如此超脱?

    对于黄虚不断向自己探来的热情目光,周逸眼观鼻,鼻观口,视若不见。

    他思量片刻,随后对颜曲府道:“小僧今晚来此,除了为二位送行,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颜曲府连忙道:“圣僧请说。别说一个,就算一千个一万个,颜某也无所不应。”

    “那就两个吧,第一个,别再喊我圣僧。”

    颜曲府洒然笑道:“那就……逸尘大师。如此总行了吧?”

    周逸轻叹口气,微微摇头,不再纠结称呼。

    “其二,小僧想要那部佛经。”

    “佛经?”

    颜曲府微愕,随后奇怪地问:“什么佛经?”

    周逸紧紧盯着颜曲府的眸子,确认他不是在作伪后,方才说:“就是那部,一度被宗室秘密收藏,十四年前,曾有异类向宗室索要却被拒绝,后来被你带离长安城的那部佛经。”

    “这……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容某想想……”

    颜曲府并没有立马否认,而是低下头,眉头微皱,陷入回忆与思索。

    黑色小字里的内容,一向都是客观描述。

    有利也有弊。

    看着颜曲府绞尽脑汁的表情,周逸心中忽然一动。

    “小僧所说的这部佛经,不见得就是以卷册的形式存在。颜教头好好回想一下,十四年前,你出走京城时,可曾带走过与佛门有关之物?”

    颜曲府怔了怔,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这……该不会是那一物吧?”1603408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