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七十九章 夜斩大妖,助尔证道!
    “和尚!”

    阿秀一边向前伸手,一边急呼,清秀的眼眸里急出泪光。

    颜曲府原本也已经陷入绝望。

    可很快,他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等等!阿秀!别过去!我感应到他的炁了……像是炁,又好像不是……总之,它正在暴涨!”

    青色的火焰中,周逸神色安详,表情平和,犹如老僧坐化。

    不同的是,他体内那股生气非但没有削弱,反而飞快攀升。

    潜藏于体内深处的养生之力,再度从各个角落涌出,化作一汪能够浇灭世间一切业火的灵泉,将那股妖火隔绝于身体之外。

    “人间武力,果真能与妖物抗衡。只不过,大多时候只能勉强与之抗衡。”

    周逸估摸出来,这风之君的道行,还要略胜旺财村中的鬼车。

    总之,也是属于大荒县主之上大荒太守之下,这一实力区间内的大妖。

    而自己虽初入观魂,可准确来说,除了轻功《踏青云》外,并未学过其它正儿八经的武技。

    养生之力,能够模拟出气感,那显然是高于寻常武人“炁”的存在。

    即便自己武技上有所缺失,可与同境界武人相比,实力上也当胜过一筹。

    由此可见,人间顶峰的观魂武人,大概能够勉强招架县主封号的妖物鬼怪。

    而自己,或许只要能再吸入一两缕青烟,便能凭自身的养生之力,徒手对付这一层次的妖怪了。

    “黑色小字里最缺失的部分——境界与实力对比,终于被我总结出来一些。”

    周逸面上浮起浅浅的欣喜。

    偶尔挑战一下黑色小字,也算是难得的恶趣味了。

    玉清河面上,不知何时飘来一阵雾气。

    宛如白纱帷幕,围绕周逸与妖物所在的画舫残舱,堪堪隔绝住了码头岸边人们的目光。

    月华宛如水银,洒降向那枚圆润光滑的脑壳。

    周逸的双肩好似微微抖了抖,又似乎没动。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落下,养生之力流转通体百骸。

    笼罩全身的青色妖火随之萎靡,衰颓,熄灭。

    不剩一丝。

    扇动黑翅悬飞于半空的风之君已然目瞪口呆:“你……你怎么会没事?这怎么可能!”

    周逸单掌持于胸前,眸眼低垂,无悲无喜:

    “佛曰,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风之君施主,西天路上,大妖鬼车和白雨还在等着你。”

    “是时候,该上路了。”

    闻言,风之君双翅轻颤,脸色骤变。

    “且慢,你说鬼车白雨?你为何要提它们?”

    猛然间,一个惊悚的念头从它脑海中蹦出。

    风之君表情僵硬,毛羽倒竖,几乎是扯着嗓子低声吼道:“你……难道你就是在文和县里杀死鬼车和白雨的高人!”

    早先得知鬼车被人杀死时,它还颇为不服。

    甚至欲向平江君请令,前往文和县烧死那所谓的高人。

    可今晚此时,它面对来自文和县的光头高人,却再无半点相争之心。

    漫天星斗,莹莹月光下,一道悬天垂地般的剑韵,正矗立于那名僧人的头顶。

    “饶命!高僧饶命!”

    风之君面露哀苦,一边稽首求饶,一边向后倒退。

    周逸双手合十,淡淡道:“佛曰……”

    未等日完。

    风之君怪叫一声,展开庞大的黑翅,头也不回地向远空飞去。

    它的飞行速度极快,堪比电光火石。

    两个呼吸不到,它便飞出了数百步,身体已然化作一枚小黑点,转眼便要投入河岸另一边的莽莽山野。

    “……不可能。”

    周逸不急不忙,直到曰完,方才双指并拢,向前点出。

    嗡!

    剑气轰然射出!

    发出一阵犹如雷音的巨响,回荡河边山野。

    肉眼凡胎却很难看见,一道宛如横天巨瀑的剑光,须臾间扫过河面,贯穿山野。

    “啊!”

    一声惨烈的悲鸣从山边传来。

    顷刻间,戛然而止。

    目力所不能及的尽头,但见一团血肉从中炸裂,纷纷扬扬,洒降山河大地。

    大妖风之君。

    陨于平沙镇西,老码头旁。

    时隔多日,一夜一次的剑气再度射出,周逸竟有种说不上的痛快。

    这种感觉,仿佛沉积已久的戾气在一瞬间化成他通往无边快乐彼岸的源泉。

    “逸尘大师……难道徐府上空的那道剑韵就是你……”

    颜曲府瞪大眼睛,震惊而又难以置信地看着周逸。

    半晌,他吐出口气,苦笑道:“颜某还真是愚笨不堪。我早该想到,那晚在后院的,除我以外,便只有逸尘大师。能留下那道剑韵的,自然就是大师你了。可为何……为何大师还推说没看到?出家人,岂能打诳语啊。”

    周逸转过身,微微一笑。

    “佛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小僧没看到即是看到,看到也即是没看到。是颜教头着相了。“

    闻言,颜曲府身躯一震。

    仿佛陡然间想明白了什么。

    他缓缓抬起头,生平第二次,眺望向那一道斩碎了星月风尘的连天剑韵。

    可今晚的感受,却截然不同。

    渐渐的,他眼里那沉重郁结之色,犹如烈日下的白雪,融化消散。

    眉宇间竟然多出一抹潇洒自在的浅淡道韵。

    “原来如此,斩不断即是早已斩断,即便斩断了也不见得真的斩断,如此,又何必去斩它?”

    “某明白了,哈哈哈哈,某终于明白了!”

    “多谢圣僧,助颜某重证武道!”

    啪!

    颜曲府十分随意地箕坐于船舱甲板。

    夜风刮来,吹掀起他一头半白的乌发以及泛黄的旧腰带,随风飘荡,自在洒脱,宛如风中仙人。

    他随手一挥,已落于河中央的烟斗竟飞出水面,重新握住。

    一边拍击甲板,一边大笑高歌。

    击法中似乎蕴含着某种玄妙的韵律,与风蝉水露之声隐隐相契。

    与此同时,他体内早已跌落谷底,萎靡成一缕的炁,开始飞速壮大!

    1603405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