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六十六章 圣僧抚尔顶,送尔上西天(求收藏求推荐)
    卓梦媛木然半晌,低声道:“你学术时间太短,好在你有位高人师父,说不定会来救我们……”

    方子期肩膀微微颤抖,头埋得更低。

    “其实……他只是临走留给我半册药术秘笈,说是祖传的,很厉害。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卓梦媛愣了愣,依旧强颜欢笑道:“无妨,我已经向外面的护卫求援……”

    她话音未落,就被瞻游打断。

    “你们还以为,外面那群武人能听见?就算听见了,又能如何?哪怕强如炁生武人,在我面前,也如泥中小虫,不堪一击。”

    佛像前,慈眉善目的法智低喧佛号。

    “都说我辈愚钝,没想到这些人类也如此蠢昧。世道大乱,祸患四起,哪还会有什么高人。即便真有,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游戏尘世之辈,超然于苍生,哪是你等能够随便遇见的。”

    瞻游一摇一摆地走向众人,头顶枝叶卷起阵阵黑风,沙沙作响。

    而画壁旁眼神呆滞的信徒们,也在僧人的示意下粉刷起墙壁,只等僧人号令,便开始重新填画。

    方子期抬起头,拳头握紧,眼中充满了愧疚与痛苦。

    他深吸口气,用力抓起一把药粉,准备拼死一搏。

    卓梦媛脸上则流露出绝望之色。

    她突然想起了刚进寺的那天晚上,在玩投壶游戏时,意外跌出的那根下下签。

    ‘衰木逢春少,孤舟遇大风,动身无所托,百事不亨……

    ……岂止诸事不顺,分明就是陷入绝境!

    现在又该怎么办?坐以待毙吗……’

    呼!

    大殿之中突然刮起长风。

    将佛前的那盏油灯给吹灭了。

    月光越过窗棂,洒降大殿,亦在佛前中央的空地上,投下众僧的倒影。

    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却没有一个是人类的型状,尽是那山野之中的怪木异植。

    然而就在下一瞬,一道人形的影子十分突兀地插入了进来。

    方子期、卓梦媛、赵海舟等人顺着声音抬头看向半空,俱是一愣。

    就见一人,脚踩冰虹般的月光,飘然而来。

    不染轻尘的白袍在风中翩跹摇曳。

    宛如谪仙,却误入尘世。

    “阿弥陀佛……”

    那人的佛号声尚未落下,顶着巨型何首乌的瞻游便已从地底钻出。

    何首乌根部生出的巨大枝叶黑风缭绕,卷起飞沙走石,宛如一张生满獠牙的血盆大口。

    随着半空中那人扭转过身体。

    圆滑光亮的光头和白皙俊美的面孔也终于从阴影中剥离。

    暴露在众人眼前。

    卓梦媛目瞪口呆:“逸尘?”

    短暂惊讶后,方子期反应过来,大吼道:“小心妖怪啊!”

    回应他的,是周逸温醇的笑容,以及一只从天而降,莹白修长的手掌。

    “善哉。”

    周逸再度运转分散于周天经络间的养生之力。

    就好像将一条条潜匿于江河湖海的螭蛟召唤出来,聚于掌心,奔涌而发!

    这股力量离开肉身后并未消散,而是遵循着周逸的心意轨迹,指哪打哪。

    既非武道中的气,也非术道中的术,浑然天成且又高深莫测。

    瞻游头顶的根须猛然竖起,仿佛一串惊叹号。

    他何曾遇见过如此奇异可怕的力量,惊慌失措之下,本能弯腰,想要遁地逃跑。

    嘭!

    养生之力隔空奔涌,直接将瞻游的何首乌脑袋碾成粉末,四散飞扬。

    只剩人类的半具身体,原地摇晃,随后扑通倒地。

    “我佛慈悲。”

    周逸平稳落地,看向洒落一地的何首乌粉,摸了摸脑袋,面露憾色:“可惜了。”

    何首乌本就是生发良药。

    更别说已经成精了的何首乌!

    如今却被他打散成粉末,即便稍后收拢起来,可少说也要亏一半啊。

    眼看瞻游被杀,殿内众僧并没有选择逃跑。

    毕竟在他们之中,瞻游成精年岁最短,修为也是最低的。

    白日里的和善慈悲之色从他们的面孔上褪去。

    一个个凶相毕露,摇身现出本相,各显本领,腾挪闪跃,扑向周逸。

    他们的实力,对比人间武士,大约在气感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之间,也有略高于第二阶段者。

    除此之外,他们还各有异术。

    譬如百年人参精来无影去无踪的遁地术。

    慈竹精双手双腿可长可短的变化之术。

    石怪坚硬难攻的防御之术。

    相较于同一层次的人间武士,何止强上一筹。

    “宕明,你还不出关吗?当真要小僧,诛尽你这满寺劣徒妖僧不成?”

    周逸面色从容,无悲无喜,轻叹一声,掌起风坠,笼罩向来自四面八方的精怪。

    直到今夜,他又一次体悟到青烟所带来的“养生之力”有多么的玄妙。

    它虽然不像“地仙剑气”这样的大招,能够所向披靡,遇神杀神,遇怪斩怪。

    可却胜在对人体的造化,既能模仿武道之气出体伤人的功效,也拥有着术法之灵性。

    此时此刻,周逸不需要用眼去看,不需要竖耳倾听。

    单凭这股游走周身的养生之力,便能提前判断出精怪的来路与攻势。

    他伫立于方寸之地,左手持礼于胸前,右手如佛前拈花。

    落在“众僧”和郡府贵子们眼里,大殿中央的年轻僧人,双脚几乎纹丝不动,脑袋低垂,佛目微闭,然而每一掌发出,都能拍中一头精怪。

    尔后,那些精怪都会原地崩灭,化作齑粉,在月下流散。

    圣僧抚尔顶,送尔上西天。

    转眼的功夫,数十名精怪所化的僧人已有大半在周逸掌下散灭。

    剩余不到十头精怪,在法智和法信的带领下,退缩到殿西墙根,抱团而立。

    它们看向周逸的目光格外复杂。

    法信寒声问:“你……是真和尚?”

    原本慈眉善目的法智面露狰狞,发出冷笑:“我辈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振兴业果寺,光大佛门!就算你是真和尚,坏了我佛复兴大计,那也是罪人!当在佛前谢罪!死后亦下地狱!”

    没等周逸开口,卓梦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眸噙泪水,朝周逸连连叩首。

    “我等凡夫俗子,凡胎肉眼,不识高人法身,此前多有得罪,还请高人恕罪!我兄长三郎,为人诚信,平日里急公好义,却被这群精怪囚于画中,日夜承受蛇噬之刑,还望高人相救。”

    方子期、赵梦舟等人也纷纷跪地行礼,恳求周逸相救卓三郎。

    直到此时此刻,他们依旧有些发懵,眼里充满了恍惚。

    谁曾想到,这一路与他们胡闹玩耍的行脚僧逸尘。

    竟然是一名真正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