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六十二章 下下签
    傍晚过后,雨水渐疏。

    刻着“广元郡府兵”字样的箭矢,在长廊中划出一阵破风声,越过三十多步距离后,疾速下坠,直射向那签筒。

    王双“啊”了一声,瞳孔扩张。

    其余几名公子无不错愕。

    就连卓梦媛也是暗暗吃惊。

    身旁和尚这随手一投,已显功力,竟是一名不输王双的投壶高手!

    并且准度还颇为不错……

    “啪!”

    箭尖稳稳插进签筒的外壁,同时撞倒了签筒。

    距离射入签筒,只差毫厘。

    可惜终究没能落壶。

    “哎呀!”

    “好可惜!”

    “是啊,就只差一点点!”

    惋惜声此起彼伏。

    王双则是猛地一拍大腿,长舒口气,既有侥幸,也有一丝钦佩。

    再看向周逸时,他的眼神已然不同。

    “好厉害的和尚,差点就中了!”

    周逸双手合十:“王施主过奖了。就算只差一点,那也是没中。”

    王双脸上洋溢着热情之色:“来来,逸尘师傅,我们认真较量一局。”

    周逸微笑推辞:“不了,适才能擦中筒壁,已是运气。再投的话,可就要露馅了。”

    “逸尘师傅太谦虚了。”

    无论王双如何劝说,周逸就是不作第二投。

    赵海舟等人也围拢过来,打趣起王双。

    却也因为这惊艳且不失遗憾的一投,使得周逸与众公子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可任凭周逸如何解释,王双、赵海舟等人都坚持认为,他是一名少见的投壶高手,王双甚至流露出想让周逸去他家府上,充当一名门客的意图。

    周逸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彬彬有礼,既不刻意疏远,也不特别亲近,愈发让几名公子觉得他一定也是出身名门,只因家道中落,心灰意冷之下,才选择了当僧人。

    而这种落魄之中隐透不俗的神秘感觉,反倒让王双、赵海舟等人起了好奇心。

    不远处,卓梦媛看着不知不觉间,已与几位公子相处十分融洽的白袍僧人,不由得微微摇头。

    “终究还是难免落入俗套,也不知将来会成为郡府哪一家的门客。”

    她身为太守千金,见识过太多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物,挤破头皮,想方设法,试图成为自家府上的门客。

    相比起来,伪装成僧人这一类似“愿者上钩”的套路,倒是颇为清新脱俗,并没那么令人生厌。

    主要还是人长得够俊……

    “……就是可惜了。”

    她低声喃喃,便要转身。

    余光里,只见方子期一个人走到远处的门廊旁,弯腰从地上拾起一根竹签。

    这根竹签原本就藏在王双找来的签筒里。

    只因签筒被逸尘的惊天一投给压倒,它也跟着跌落了出来。

    整整好几十根用来占卜凶吉的竹签,却只有它被弹出。

    方子期盯着那根竹签,脸色阴晴不定。

    半晌,他转过身,望向被王双、赵海舟几人包围着的那名俊美僧人,而后目光移向卓梦媛,眼神复杂。

    稀稀落落的夜雨终于消停。

    众公子也都疲乏,各回禅房就寝。

    周逸走进禅房时,方子期已经熟睡,打起低沉的鼾声。

    “阿弥陀佛,晚安,方施主。”

    雨后风月静,空山鸟虫鸣。

    约莫子时,背对着方子期侧卧而眠的周逸突然睁开双眼。

    方子期正跪坐于榻边,缓缓匍匐下身子,向自己摸索过来。

    好在此人最终只是拍了拍自己的后背,并无其它不轨之举。

    周逸暗松口气,同时摁下了“如来神掌”。

    下一瞬,周逸眼睛猛然睁大。

    他万万没想到,方子期竟从背后小心翼翼地替自己盖上了一层被衾。

    “一个人出门在外,混迹江湖,即便当个假和尚,想来也不易吧。呵呵,同是天涯沦落人,我方子期又哪有资格同情兄台你呢。”

    听着方子期自以为无人听闻的低声呢喃。

    周逸眼神莫名。

    好家伙,非得在孤男寡男的时候说这种话?

    不过也确实说到心坎上……小僧为了盯梢你俩,竟然选择和你睡一张榻,简直太难了!

    女子刻意压低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逸尘睡了吗?”

    方子期恢复常态,轻手轻脚地挪下床榻,低声道:“睡得可沉了,不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卓梦媛道:“我观察了这和尚一天,他应当和业果寺的僧人们没有瓜葛,纯粹是路过的行脚僧,可惜找错了寺庙。”

    方子期轻叹口气:“如今这世道,哪里还有真正的佛寺和僧人。不过落魄到冒充和尚,也是可怜人。”

    卓梦媛没有反驳,微微点头:“这逸尘为人倒是颇有风度,谈吐也不俗。对了,你之前为何拿签子看那么久?”

    方子期眼中飘过一丝不自然:“没什么……”

    他话未说完,卓梦媛已经抬起手:“拿出来,给我瞧瞧。”

    方子期犹豫片刻,还是从腰间取出那根竹签。

    卓梦媛接过竹签,定睛一看,脸色陡变。

    “……衰木逢春少,孤舟遇大风,动身无所托,百事不亨……意思是,诸事不顺?好一根下下签啊。”

    方子期道:“只是碰巧而已,你可千万别当真。都怪那逸尘打翻了签筒……不过,我也有种强烈的直觉,令兄应当就被囚禁在此地,要不现在就传令外面的护卫封山搜寺?”

    卓梦媛思索片刻:“不急,在没找到证据之前,不要打草惊蛇。再说了,有子期你在足矣。你术法高超,他们虽不信,可梦媛当年曾亲眼见你抓过那头夜叉。”

    方子期撇过脸,面颊微微泛红。

    “也好,梦媛,我们这就开始吧。”

    说话间,他从怀中取出一只全新的锦袋,又从中捻出细密的药粉,抛洒在半空,口中念念有词。

    “隐!”

    一道浅浅的白光闪出,笼罩住二人。

    转眼间,两人仿佛融于沸水的雪人,缓缓消失在禅房之中。

    凡胎肉眼,再难捕捉。

    床榻上,周逸伸了个懒腰,随后翻身侧卧,虚眯的双眼,正朝着房门的方向。

    视线中,两条透明的人影,正蹑手蹑脚,向外走去。

    这两条人影虽然模糊,仿佛打了马赛克。

    可并没有像真正的隐身术,完全消失不见。

    至少在周逸看来是如此……

    “这隐身术,还真够蹩脚的。”

    很快,两人推门而出,脚步声渐行渐远。

    “下下签,诸事不顺……小僧已经给出了这么明显的暗示,依旧执迷不悟,不肯离去吗?”

    周逸轻叹口气。

    他没有起身,也没有施展踏青云跟踪二人的打算。

    双眸一闭一睁,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电流:

    ……卓梦媛和方子期的脚步声,衣衫与墙根摩擦时的窸窣声,脚踩草叶泥渣的卡擦声……悉数汇聚,形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

    随着周逸吸入三道青烟,养生之力飙升的同时,闭目视物的本领也愈发熟练。

    就仿佛立于一旁,亲眼观看到这二人的神情相貌,一举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