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五十九章 “翁婿”相逢
    从文和县到广元郡府东郊,隔着六座县城,以及诸多村落山峦。

    哪怕是体力充沛的武人,驾驭双马,来往两地,少说也需三两日光景。

    然而周逸坐着夜马,风驰电掣,穿行于人间之外的诡秘甬道,仅仅花了半个多时辰便到达此地。

    来到郡府郊外,周逸反而不那么心急了。

    夜深人静,他也不欲扰寺中人清梦,于是便躺在宽阔如床榻的马背上打起瞌睡。

    他如今的身体素质,虽已超过开府武人,接近观魂武人的层次,可仍离不开睡眠和饮食。

    结果一觉睡到天亮,夜马凭空消失,只余一匹马影驻足丹田。

    此刻视线所及,就见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飘来了一艘小船。

    船头上的年轻人们朝向自己摇晃手臂,大呼小叫,热情洋溢。

    “阿弥陀佛……没吃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不就看到个光头,至于这么激动。”

    周逸一甩头,飘落下青石,正想着径直从陆路上山。

    就在这时候,他的目光无意中遇上了船尾摇橹的那名老翁。

    四目相对。

    周逸乌黑修长的眉毛轻轻一剔。

    目光冷凝了下来。

    是他?

    ……

    在众人的热情相邀下,白袍僧人仿佛是盛情难却,最终蹑履登上了小船。

    “这位僧人也是准备去业果寺吗?”

    “听说我朝早已是千寺皆废,除了我广元郡业果寺,其余诸道郡县二十多年不见有任何起色,不知师傅又是来自何方佛寺?”

    “小师傅可有用过早食?某这里还有些茶水和毕罗。”

    ……

    “小僧逸尘。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周逸眸眼低垂,嘴角含笑,自报了法号和那八字真言后,便不再多语。

    船上这几名年轻男女,虽然衣着朴实,有意藏拙。

    可出身缨簪之家,平日里养尊处优自然而然形成的从容气度,却是遮掩不了的。

    兼之远处岸边林中,马蹄裹布,悄然跟随的那队护卫,早在周逸醒来的一瞬间,便以画面的形式呈现于脑海。

    即便不去查看黑色小字,周逸也能猜到,这伙乔装打扮租船前往业果寺的年轻人,应当都是郡府里头达官显贵家的子弟。

    只有如此,他们才能破格违背府中宵禁,凌晨时出城,并且有一队护卫在河旁林下暗中保护。

    不多时,兴许是新鲜劲过去,这些郡府来的公子哥也不再缠着周逸。

    三三两两,或是分食馕饼,又或吹着湖风指点江山。

    还站在周逸近前的,便只剩下那名自报过姓名的素锦斗篷少女,以及身着灰色麻袍、面色苍白的瘦削青年。

    待到众人散开,瘦削青年方才挨近周逸,拱手道:“在下广元郡府,方子期,见过逸尘师傅。”

    周逸面露微笑:“早,方施主。”

    方子期突然挤了挤眼。

    “适才见你一直在打量船家,莫非……也察觉出了不对劲?”

    卓梦媛屏息听着,袖底粉拳悄然握紧。

    周逸双掌合十,轻叹口气,在两人期盼的目光中低语:“是啊,小僧这位熟人,竟舍弃荣华富贵,做起水面上风吹日晒的买卖来,的确很有些不对劲。”

    方子期愕然,本就白皙的脸庞血色尽褪,愈显苍白。

    “你……你该不会也是精……”

    方子期下意识抓向盛着草药的布袋。

    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冒犯举动,卓梦媛便已上前将他拉了回来。

    “是子期孟浪了,师傅原谅则个。”

    卓梦媛朝周逸略施一礼,言语寥寥,仿佛也失去了兴致。

    周逸乐得清静,双掌合十,无声回礼,而后便向船尾走去。

    耳畔响起已退至篷舱中的二人声音。

    “我假称许愿,兴师动众,拉上大家一同上业果寺。沦为笑柄倒是无妨,最重要的是我三哥……”

    “放心吧,古书里屡有托梦典故。何况你和我都做了同样的梦,怎么着也要去探一探。”

    “但愿吧。是了,船上那和尚可有异常?本以为是业果寺僧人,还想探听点消息。”

    “一个混吃混喝的假和尚罢了。我那位师父临走前曾提到过,如今世上,佛门已经崩塌灭亡,再不可能有真正的僧人。”

    “纵然是假和尚想来也无大恶,到时能救则救吧。”

    ……

    “能救则救?”

    周逸目光闪烁。

    两人说这番话又是何意?

    敢情这帮郡府里的公子哥们上山入寺,只是一个幌子?

    真正的目的,也只有两位幕后黑手——卓梦媛和方子期才知道。

    周逸看向斜侧里飘出的黑色小字。

    这卓梦媛乃是广元郡的太守之女,平日里就胆大包天,总喜欢纠集一帮公子小姐,飞鹰走马,在郊外狩猎。

    相比较而言,方子期的家境则稍显落魄。

    他祖上虽也世代缨簪,甚至曾为京畿显贵,可到其父这一辈忽遇变故,褫夺官爵,沦为了平民。

    幸而与卓家是世交,举家南徙广元郡,在卓太守照顾下,其父得以入郡学当一名教授。

    可方子期却放着好好的书不读,偏偏喜欢追寻那飘渺无迹的“仙道”。

    数年下来,少说也花了数十两银子,业已和家里闹僵,人也变得神神叨叨。

    湖风吹来,在水面掀开圈圈涟漪,悄然荡入周逸心底,诡异之中蔓生出一丝警觉……不管这两人想打什么主意,都绝不可以影响自己的还俗大计!

    周逸也不是没有想过,业果寺存在于世,本身就很蹊跷。

    然而,这座寺庙。

    寺庙里的和尚。

    和尚中的老和尚。

    已然成为他还俗绝大部分希冀所在。

    遗憾的是,黑色小字中,并没有关于业果寺的消息。

    怀揣着这番沉重心思,周逸在船尾停住脚步,迎风而立,面容无悲无喜……稍显冷漠。

    一旁的船家托起斗笠,颔下微黄的虬髯在风中抖动,脸上已然盈满笑意:“贤……”

    第二个“婿”字尚未落下,就被僧人冷冽如剑的目光刺碎。

    他低笑一声,喉部耸动,改口道:“先前得罪之处还望小师傅见谅。”

    周逸沉默片刻,道:“她可还好。”

    “船家”轻叹口气:“好与不好,又能如何。身为九子后裔,她的命运,终难自主。”

    周逸望向远处湖山:“泾河龙君之子,纨绔恶劣,实非良配……罢了,说这些有何意义,阿弥陀佛。”

    自嘲般笑了笑,周逸渐敛形色,话音一转:“老黄你不去做玉清国国主,跑来人间,乔装成一船夫,又是为何?难不成想要干那湖上下饺子的害人买卖?”

    箕踞而坐在船尾的斗笠老翁,正是上个月时,周逸在玉清国认识的黄须国君。

    也是《剑南地方志》里所记载的黄须巨鱼。

    彼时两人还曾做过七日准翁婿。

    然则玉清国七日,却也不抵人间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