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四十三章 过路高人
    旺财村向西,越过青牛山,再向西,那条横贯大半个广元郡的南庭江分支玉清河上空。

    乌云遮蔽住星月。

    一道雷霆乍然闪现,划破夜穹。

    须臾间,密集的雨点如天降玉珠,击打在整片玉清河水域上。

    李九娘轻抿着唇,一脸冷漠地看向对面仪态伟然的美男子。

    两人脚下皆是水雾蒸腾,犹如云团状,凭此方才悬浮于长河的上空。

    李九娘幽幽道:“二哥,你不让小妹去搬救兵也就罢了,挡着路又算什么?”

    美男子轻叹一声:“九妹,你婚期将近,还到处乱跑,兄长我奉父君之命,将你带回。”

    李九娘瞥了眼河中,兀自冷笑:“亏我还喊他一声黄伯伯,居然通风报信。不瞒二哥,小妹欠下一个人情,须还此因果,否则修为再难有寸进。”

    美男子轻“呵”一声:“真的只为还因果?”

    李九娘黛眉轻挑:“兄长何意?”

    美男子莞尔:“我听黄虚说,九妹欠下人情的僧人,容色俊美,世间罕见,又险些与你在梦中成婚。听闻泾河龙君之子生性好妒,倘若知道该僧与九妹之事,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干脆让这僧人死于那大妖鬼车之手,既可抹除九妹这场因果,又能让我未来的九妹夫消消气,再者‘杀僧令’余威犹在……”

    “你说够没有?年纪越大越聒噪!”李九娘冷冷打断。

    美男子目光闪烁:“看来,你们果然有事啊。大妖鬼车,不求化形,专食生魂,入微入极,照神观心,乃是超过大荒县主层次的妖物,与你二哥我也只是伯仲之间,就算你请出底下那条老黄鱼,也未必是对手。想来那和尚此时已经凉透了。”

    李九娘黛眉隐皱,眸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与感伤。

    忽然在这时,又一阵疾雷从远处传来。

    雷霆划过天际,一道身着紫色大氅的雄壮身影,出现在半空中。

    “四哥!”

    “老四?”

    河上两人同时叫出声。

    一个惊喜,一个诧异。

    被称为“四哥”的雄壮男子同样脚踩水雾,声音低沉:“单论此事,老二说得倒也在理。你是何等身份,岂能与一凡夫俗子纠缠不清,何况还是一和尚。”

    李九娘表情僵硬:“四哥,你怎么也变得这般世故?”

    雄壮男子停顿了大约三四个弹指,浓墨般的眉毛飘抖,随后笑了起来。

    “为兄这么说,是因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就在刚刚,鬼车已被杀死。”

    李九娘愣住。

    美男子脸色变了变:“四弟,究竟怎么一回事?鬼车实力不俗,更是昔日神州姑获鸟的血裔宗亲,能摄人阴魂化作己命,纵然接近人间太守层次的高人,也很难轻易将其镇杀!”

    雄壮男子微微摇头。

    “我经过村庄时,鬼车就已被高人所杀,魂飞魄散,血肉无存。观其余韵,应当是那高人单凭一招剑气,就将鬼车斩杀……嗯,你们听得没错,只用了一招,尸骨无存。”

    李九娘与她二哥同时愣在半空。

    村中那头鬼车,已经超过百岁。

    兼之其血脉不凡,放在中土群妖之中,也是有名有姓的存在。

    他们的叔伯辈,若对上鬼车自然能够胜出,可要想一招让其尸骨无存,却也非易事。

    雄壮男子低声道:“这荒郊野岭之地,竟能遇到如此高人,至少也是人间太守……不,接近人间节度使般的存在了。

    就是不知修的武道魂气,还是术道神游,又或那长生异人……

    即便这些存在,也有很多年不曾在人间听闻了。”

    二哥轻叹一声,随后瞥了眼李九娘:“你那和尚前夫运气倒是不错,误打误撞被高人所救。只可惜‘杀僧令’余威犹在,他接下来命运如何,九妹怕是看不到了。”

    “我与他萍水相逢,只想报恩而已。你们可别再胡思乱想了。”

    李九娘淡淡道。

    这时,四哥略透困惑的呢喃声音响起。

    “那高人,似乎与阴怪关系不错。我路过村口时,听被救的人间武士说,那高人在杀鬼车时,身后有鬼怪侍奉追随。”

    李九娘螓首低垂,袖底双手猛地握紧,眼底浮现出一抹震惊。

    她自然还记得,那晚文和县酒楼,阴怪虚耗追至庆春楼,匍匐叩拜,向和尚捧银而献的场景。

    这一个月来,所有种种,在脑海中回闪而过。

    渐渐的,她的眼神恢复如初。

    唇角却扬起一抹略带苦涩的笑意。

    自己这位毒舌“前夫”,还真不是普通的僧人呢。

    竟把所有人都耍了一遍。

    从市井黎民,到昔日宰相,再到神怪妖物,皆被他戏弄于股掌之中!

    估摸着近一甲子内,自己都无法将这个不领情的混蛋和尚给忘记了。

    幸好,自己能活得足够长。

    长到,能轻易忘记这尘世间一切。

    她却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已被对面的雄壮男子——她的四哥收入眼底。

    “九妹,闹够了,也该回去准备你的婚事了。”

    ……

    哪怕没来得及洗头,这一晚周逸也睡得很香。

    梦境里,仍是那片荒凉无垠的土地。

    他身着一袭白袍,行走于黑沉沉的乌云下方。

    而在他头顶上空,那只俯瞰人间的紫色巨眸,缓缓闭合起来。

    横贯天际的青烟凝聚成的香火云霾开始摇晃,天地之间,那亘古不变的众生秩序,亦在摇摇欲坠,行将崩塌。

    周逸停住脚步,仰头凝望天际。

    正疑惑间,身后响起沙沙的声响。

    他转身看去,就见一条只有五寸的灰色怪影,正一蹦一跳地跟随在自己身后。

    “耗头?”

    ……

    周逸醒来时,楼外依旧暗沉。

    远处的天际犹如紫色纱帘,平静,祥和。

    和梦中那片青烟、香火、众生秩序坍塌凌乱的天穹,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周逸借着微弱的烛灯,看向铜壶滴漏。

    木制的浮箭显示,刚到卯时,也就是清晨五点多,距离日出还有一会。

    “刚才梦里场景,之前看到过两回。居然还演起连续剧来了?将来可千万别烂尾啊。”

    周逸摸了摸脑袋。

    即便在他所来自的那个科学为王的世界里,梦的成因也尚未有定论。

    非要看透它的本质,岂不是没事找事,自寻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