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三十七章 这是要火(假期快乐)
    旺财村外。

    村口大槐树以北。

    潺潺溪水再过去大约十来里之地。

    一间官道驿站旁边的茶寮前,周逸停下脚步。

    “就这吧。”

    周逸遥望了眼一路烟尘尽头,那个只剩一点模糊黑影的小村庄,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距离,应该差不多了。”

    听了和尚的自言自语,香珠一边掀开茶寮前的帘布,一边转头问:“先生,那个会杂艺的妇人去哪了?”

    周逸接过茶博士送来的茶,笑道:“人家水上杂艺团出道的,自然回水里去了。”

    香珠翻了个白眼,只当和尚是在开玩笑。

    不过暂时能和李九娘分道扬镳,她也挺开心。

    这排行第九的李姓小娘子,明摆着想要勾引对于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单纯和尚。

    哼,果然年纪越大,越不知羞!

    周逸低头看着陶碗中摇曳的水影。

    李九娘带着拥剑潜入玉清河搬救兵。

    那个附体陈池的怪鸟妖物,对此应该也能猜到一些吧。

    可它却依旧我行我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这或许说明了两点。

    一,那妖物很强,强到无视鲤鱼娘背后的玉清水府。

    二,它正在守候的,定是一件不得了的宝物。

    “只是,为何要选在旺财村这么一个穷乡僻壤?”

    直到此时,周逸方才有些好奇起来。

    他打开隐藏于空气中的一行行黑色小字。

    黑色小字更多描述人间之事,关乎妖物鬼怪的,不足千分之一。

    对于黑色小字的出现规律,周逸目前尚在摸索之中。

    即便如此,只要仔细,耐心,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香珠,小僧走个神,有事叫醒我。”

    说完,周逸便沉浸入数以万计黑色小字组成的信息海洋之中。

    香珠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双手托着下巴,乐滋滋地欣赏起表情变得呆萌可爱的和尚。

    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

    “吁……”

    不多时,一群客商打扮的旅人鱼贯而入。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虽然车马劳顿风尘仆仆,可眉眼间却并无疲倦之色,相反精神抖擞。

    “茶博士何在?按人头上茶,银子不用找了。”

    “隔壁那驿站似乎已经荒废多年啊,掌柜的速替某等的马儿添些草料。”

    “小二呀,这十里八村的总共多少户人家?某等可有机会赶上最近的庙会?”

    客商们一边喝着热茶,吃着自带的馕饼,一边拉着掌柜伙计问东问西。

    中间木桌边坐着三个人。

    须发花白、眉如倒勾的黄面老者。

    幅巾束发、身着长衫的俊朗青年。

    以及一名身着湖蓝布裙、头戴木簪的高挑女子。

    这三人从进门后就一直沉默,仿佛各怀心思。

    可当他们坐下没多久,目光却不约而同投向茶寮角落——那里,正坐着一名身穿白袍的光头青年。

    从背影看,赫然是名僧人,身侧却偎依着一名添茶送水的清丽少女。

    而看那少女的姿势,两人关系俨然十分暧昧。

    幅巾青年打量香珠,脸上浮起意外之色,似没想到在这剑南道小县城之外,竟也能遇到如此标志的小娘子。

    旋即,他眉毛轻轻一剔,“啪”的放下茶碗,低哼一声:“婬僧。”

    茶寮顿时安静。

    黄面老者喝着茶,啃着馕饼,津津有味。

    高挑女子则朝向青年微微摇头。

    角落里,香珠体贴地为一脸呆萌的周逸添满茶水,方才侧过身,瞥了眼那青年。

    “你咸蛋吃多了吧?咸得蛋疼?”

    青年也不恼,起身叉手,温和一笑。

    “不瞒小娘子,我们这一路南下,也曾见过一些乡野之人被邪寺妖僧所蛊惑。如今这世道,佛门凋零,万寺皆休,早已没了真正的僧人。小娘子切莫被骗子蛊惑,落得人财两空。”

    香珠冷笑道:“照你的意思,某只是一介乡野村妇咯?呵呵,你们这群客商倒也真有意思,出手大方如乡间土财主就算了,喝茶之前,还偷偷用银针试毒。进门落座,如同军阵。还缠着店家问东问西,打探情报。敢问你们这些军大爷扮作商客,来我们这一乡野之地,究竟有何贵干?”

    众客商脸色皆变。

    头戴蔚蓝色幅巾的俊朗青年眼神也凌厉起来。

    他豁然起身,一袭淡紫色云绣宽衣袂长袍袖猎猎飘扬,倒显得风度翩翩,卓尔不群。

    “你怎么知……”

    “三郎,够了。”却是黄面老者开口打断,“歇息得差不多,该动身了。”

    高挑女子也道:“卓君莫要节外生枝,正事要紧。这位小娘子见识不凡,想来也不会自误。”

    卓三郎心知同伴这番话也是在拐弯抹角提醒那小娘子,不由暗叹口气,朝香珠微微拱手,便随同伴离席而去。

    走出两步,他仍心有不甘。

    “小娘子……”

    他回头瞬间,那白袍僧人也终于转过了头。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木栅,洒落上那张无可挑剔的清俊侧脸。

    卓三郎愣住。

    他出身名门,世代缨簪,相貌出众,自恃甚高。

    可当看到那俊美无双的和尚时,竟有种自惭形秽之感。

    一旁的高挑女子也怔了怔,旋即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如此俊美一和尚,突然出现在这么个荒郊野岭,身旁还跟着名身材火爆的小娘子,着实诡异。

    换成平日里,她少不得前去打探一番。

    可眼下委实不是时候。

    “听说佛门清净,四大皆空,方可修成大德。然而如今这世道,魑魅横行,魍魉遍地,六根不净者,还是早日还俗,以免自误。”

    女子凝视着周逸,意味深长说。

    周逸刚阅览完成千上万的黑色小字,一脸茫然,怔了怔,低声问香珠:“她该不会在和我说话?”

    香珠看着从习惯性“发呆”中回过神的和尚,吃吃笑道:“是啊,他们都说你是婬僧。”

    周逸愕然,随即轻叹口气:“小僧这是要火了吗,连素不相识的外乡人都认出了小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下银僧逸尘,诸位有礼了。”

    香珠憋住笑,一本正经道:“是啊,先生妙手银僧之名,早晚定会传遍大唐。但愿先生真能人如其名啊。”

    尚未走出茶寮的“商客”人人变色。

    ……妙手婬僧?

    那僧人一边自念着如此邪恶的名号,一边还面露笑容向他们微微颔首,简直就是明目张胆、胆大妄为到了极致,想来平日没少欺男霸女,该当此地一大恶霸。

    卓三郎面冷眸寒:“幼娘,现在还要放过这恬不知耻的婬僧吗?”

    高挑女子敛住眼底寒光,传音道:“若真是如此。等过了今晚,再来结果他性命也不迟。”

    日头西沉。

    周逸连要了四壶茶水,依旧迟迟不见李九娘的身影。

    而距离李九娘约定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

    香珠不耐烦地把玩着茶壶:“银僧啊,我们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周逸轻轻放下茶碗。

    “看样子,她是来不了了。终究还是辜负了小僧的信任。”

    香珠嘟哝道:“奴就知道她不靠谱。先生,咱们回府吧。”

    今日旺财村之行,虽未能查探出陈池的底细,可却终于发现了和尚的本领——至少是一名炁生的武人高手。

    对香珠而言,已然足够。

    她站起身,却发现和尚犹在低头沉吟。

    “先生?”

    半晌,周逸抬起头:“晚点再回徐府……”

    诚然,他是好怂一假和尚。

    斤斤计较,贪生怕死。

    总喜欢躲在暗处窥探这世间人性之扭曲道德之沦丧。

    可整整一个下午过去,村口那一幕依旧萦绕在他的脑海,驱之不散。

    接连喝了四壶茶,也没能让他彻底冷静。

    既然这都翻不了篇,那就只能……真从心了。

    况且,那个怪物也提到了“杀僧令”,早晚会来找自己麻烦。

    “……虽被放了鸽子,可我们还得再去一趟旺财村。”

    他话音刚落,就见远处的小村中,忽然升腾起一道黛青色的光柱。

    光柱上方,有着一团烟雾缭绕的血云。

    冥冥之中,似有什么在孕生着,转瞬消隐不见。

    茶寮中的空气仿佛氤氲的水汽。

    陡然间,摇曳扭曲起来。

    一行新“出炉”的黑色小字从中浮升。

    ‘……旺财村中,有妖物附体少年,攫取奇宝。又有武人甲士扮作客商,行将驱马入村……’

    “就是刚才那伙客商吗?他们的目标果然也是旺财村。”

    周逸目光闪动,低喧佛号,缓缓起身:

    “珠侍女,我们也该出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