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三十六章 老槐已成精,小僧不慈悲
    听到脚步声,少年转过身,眸子狭长,嘴唇单薄,一副生人勿近的淡漠表情。

    “阿弥陀佛,施主又见面了。”

    周逸双手合十,微笑道。

    相比起那日徐府里腼腆却专注的少年仵作,眼前的冷漠少年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少年扬了扬眉梢:“‘他’记忆中的徐府和尚?呵呵,有趣有趣,都已经二十多年过去,这世间竟还有僧人。”

    寒凉的目光中,透着一丝揶揄,仿佛在打量某个漏网的猎物。

    天头乌云飘过,阳光洒降,在陈池背后拉出一条狭长的影子。

    影子之中,人面怪鸟振翅欲飞。

    就是这个怪物!

    这一刻,周逸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剑丸又开始蠢蠢欲动,回旋上升。

    他心中大定。

    此前无论面对虚耗,白雨,还是楚夫人时,剑丸都表现出了急不可耐跃跃欲试的态度,结果自然也是压倒性的优势。

    ‘这次应当也一样吧?’

    周逸心中暗想。

    对于这怪鸟的来历,附体陈池的原因,蛊惑村民的目的等等,他都缺乏兴趣。

    今日造访旺财村,只为一剑斩怪,收获青烟。

    因此确认完后,周逸再无多余寒暄,瞥向李九娘:“帮小僧个忙,将它请出来。”

    这毕竟是仵作陈池的肉身。

    身为一名有原则的和尚,周逸不想连累无辜,伤了陈池本主的性命。

    而擅长术法的大手子工具人李九娘,应该有办法……吧?

    可令周逸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夫君,看这天色似乎要下雨,家里晒的被衾尚未收呢。”

    李九娘温柔一笑,扯了扯周逸的袖子,转过身,低声道:“走吧!”

    周逸:?

    香珠:??

    拥剑:???

    “快走!它就是那日伤了本宫的妖物!速回水府搬救兵!”

    周逸耳旁响起李九娘仿佛紧咬着牙槽的急切传音。

    脑海中不由回闪过和李九娘初见时的情景,那条浑身流血,一副衰样,即将在餐盘中安度余生的金鲤鱼。

    “无妨。你只需将它引出。”周逸微笑着低声道。

    李九娘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一脸平淡的和尚。

    “你这和尚是不是念经念傻掉了?还是没听明白?这可是一头超过县主层次的大妖!一直以来都隐匿了气息……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连本宫对上它都……有些吃力,别说你一介气感武人,它胡乱吹一口气就能把你给震死!”

    听着李九娘的传音入秘,周逸默然,眼底却浮起异色,余光望向村口方向。

    就在刚刚,秋风扫过村口的那株大槐树。

    枝叶摇晃,发出沙沙的声响。

    在常人听来,再普通不过,就连李九娘、拥剑也没有察觉到异常。

    可传到周逸耳中,却逐渐变成了另外一种声音:

    ‘它……炼宝……还差一点……村民……我……保护……阁……下……动手……晚上。’

    是村口的那株老槐树,在说话!

    很显然,这老槐树平日里很少“开口”,说得结结巴巴,语焉不详。

    甚至很有可能,这是它数百年的树生中,第一次鼓起勇气,对人类传音说话。

    不难想象,若非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它绝不会暴露自己已经成精的事实。

    周逸稍加思索,大概理解了老槐树的意思——

    ……附体陈池的妖怪,正在炼制一件宝物,这件宝物估计到晚上才完全炼好。而从现在到晚上的这段时间里,由我来保护村民。请阁下到晚上再动手。

    ‘居然和我谈起条件来了?’

    周逸眼中浮起一丝新鲜。

    他对妖怪炼宝什么的并不感兴趣。

    毕竟青烟才是他唯一的诉求。

    可村口的这株老槐树,却让周逸生出好奇……从老槐树的语气中,隐约能听出,它似乎相信自己能够杀死附体少年的妖怪。

    而就连李九娘也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底牌。

    ‘莫非,小僧之前斩虚耗,杀白雨,全都被你看到了?你这老槐树,苟归苟,怂归怂,眼力倒是不赖啊。’

    ……

    “何况它不遵妖规冥律,显然与乱道盟有关。‘杀僧令’问世后,乱道盟中的妖怪也不知杀食了多少像你这样的傻和尚……”

    李九娘尤在苦口婆心地传音劝诫。

    绞尽脑汁,想要阻止这憨和尚不可理喻、自以为是的冲动行径。

    父王就说过,曾经那世道,和尚总是满嘴假仁假义,啰里八嗦,又爱多管闲事,犟如蠢驴,方才为日后的灭亡埋下祸根。

    这逸尘如果实在太犟,直接打晕带走得了!

    李九娘正想着,就见和尚抬头望向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满脸凝重。

    “的确……是要下雨的亚子啊。小僧晒的被衾、衣衫、书籍还有生姜草药都还没收呢。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陈池施主,小僧得先走一步,告辞了。”

    说完,周逸不再去看微微错愕的“陈池”,耷拉着脑袋,转身便走。

    李九娘目瞪口呆,随后赶忙跟上,暗中传音。

    “喂,你这和尚怎么说走就走啊,嘴脸变得也太快了吧!你不是应该倔强的坚持到底吗?”

    “等等啊,你也先别这么害怕,等本宫从水府搬来救兵,自能灭了它。这也算报恩吧?”

    “那和尚,我们一个时辰后,村口见?”

    周逸大步流星,疾走如飞,头也不回大声道:“不了,小僧准备在徐府再闭关半个月……喔,还是三个月吧。”

    “你这也太过了吧!”

    李九娘气结。

    “天下九成九的妖物阴怪,都因‘杀僧令’视你们为眼中钉,肉中刺!杀而后快!今日不除去它,你早晚会被它盯上!你这么胆小怕事,干嘛不还俗?还当什么和尚!”

    这用你说!

    你以为我不想!

    周逸心里吐槽,随后向李九娘悄悄眨了眨眼。

    李九娘一怔,旋即明白了什么,不动声色微微点头。

    在他们背后,“少年仵作”阴冷的目光中透着轻蔑和不屑。

    却并没有动手阻拦几人的意思。

    周逸心中了然。

    那妖怪明明表面上实力占优,却还是放他们几人离去。

    显然正在进行着某件十分重要的事,不想被打断。

    十有八九,就是老槐树向自己通风报信所说的“炼宝”。

    反正距离到晚也没几个时辰了,等李九娘从水府搬来救兵,施法逼那妖怪从少年体内现出真身,自己再动手也不迟。

    在此之前,先勿打草惊蛇,也别伤了少年的肉身。

    好在鲤鱼娘最终明白了自己的暗示……果然,长得越美的女人心思越深啊。

    周逸正想着,突然间,停下脚步。

    李九娘正要传音,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她顺着周逸的目光,转头望去。

    还是村子中央,那株枯藤老树旁。

    头发花白,满脸褶子,衣衫褴褛的老妇人箕坐树下,嚎啕大哭。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你不是我儿陈池……你这个怪物!你把我儿怎么了!”

    “儿呀,为娘在这里……你若是还在,快快应娘一声啊……”

    老妇倚靠着树干,胸脯起伏,泣不成声。

    她歇息了好一会,方才颤颤巍巍地离开大树,伸出双手,想要去捞陈池。

    她的双眼浑浊、泛黄、空洞,就好像烧化的老蜡,显然早就已经瞎了,只能通过声音去辨别方向。

    扑通!

    老妇捞了个空,身体重心不稳,狠狠摔倒在地,撞得头破血流,满嘴泥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

    “你还我儿……还我儿呀……呜呜呜……”

    阴冷的少年低下头,淡漠地看了眼低声啜泣的年迈妇人。

    “瞎老太婆,我辈不杀你,已经开恩了。”

    被妖怪附体的少年发出一声嗤笑,对老妇吐出一口浓痰,随后抬脚跨了过去。

    李九娘转头看向周逸。

    和尚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英俊的脸庞静如止水,眼皮耷拉,只是低喧了一声佛号:

    “我佛慈悲。”

    微凉的声音,在起风的村口渐渐飘远。

    村口的大槐树发出簌簌的声响,仿佛在拍着胸脯做着某种承诺。

    ……

    你懂便好。

    因为小僧,却是不太慈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