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二十七章 代代相传,做大做强!
    饭菜上了,周逸却食之无味。

    此前在徐府,也就被香珠一个人看。

    最多再加一个管事徐良,以及后来的肠奴。

    可眼下,不仅香珠,店小二、掌柜、食客……整个酒楼的人全都直勾勾盯着自己,生怕自己吃完不给钱就溜似的。

    不远处那几个雅间,也早已没了欢声笑语。

    宋县丞、本地乡绅以及一众县衙胥吏,一个个噤若寒蝉,时不时偷瞄一眼周逸,却也不知在顾忌什么,无人敢上前。

    而那个自断胡须的狠人吕捕头,却是擦亮了眼睛般,一眨不眨地瞅着周逸,脸上不时浮起怪异之色,咂巴着嘴唇,说不出的变态。

    吃到堪堪七成饱,周逸便放下筷子。

    “小二,结账。”

    店小二还没开口,就被不知何时到来的瘦条掌柜挤到一旁。

    “高僧能来小店,那是小店的福气,怎么还敢收高僧的银子。”

    周逸沉吟。

    却是突然灵光一闪回想起来,历史课上曾讲过,盛唐的一两银子,约合四千多软妹币。

    此唐虽非彼唐,可风俗习惯大致相通,那一两银子,怎么也够在这酒楼吃上二三十顿吧。

    要不先撤?回头拿碎银。

    香珠见状会意,直接抽出银子,抛向掌柜,昂首挺胸,淡淡道:“我家先生岂是那等白吃白喝之辈?银子收下,不用找了。”

    周逸心头一颤,幽幽斜睨了眼香珠。

    我是这个意思吗,败家娘们!

    阿弥陀佛,贪嗔不可有。

    香珠回以微笑,温柔动人。

    “那可是高人的银子啊。”

    “是仙银是圣银,总之不是人间银子!”

    “李掌柜不收,真傻啊。”

    听到食客们的议论,李掌柜眼睛一亮,如同供祖宗般捧着那银子,朝周逸深施一礼:“多谢高人厚赠。”

    “善哉。”

    周逸低吟一声,神色泰然地向外走去。

    香珠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一副立了大功的得意表情。

    这时,从身后传来李掌柜毕恭毕敬的声音:“往后高人若是再光临小店,所有的酒菜全都算在这枚银子里。”

    周逸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

    上道。

    不过看周围食客的神色,似乎还是这掌柜赚了,自己在徐府有吃有喝,又能来几回。

    周逸带着香珠走后,寂静的庆春楼彻底炸开了锅!

    食客们兴奋地议论着这位徐府高人凭空摘银的神奇手段。

    店小二早已被酒楼李掌柜等一干人围住,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刚刚的所见所闻。

    尤其是高僧仿若与神灵交谈时的神秘之语,高深莫测,不可名状,令人心生敬畏。

    就连宋县丞和一众乡绅也都听得津津有味。

    突然间,一张白净无须、下巴裹着布条的大饼脸凑过来,不由分说夺下掌柜的银子。

    掌柜大恼,转头怒道:“你是何人,敢抢高人的银子?好大胆子!你……啊这,是吕捕头啊,拔光胡子倒有些面生了,呵呵。”

    吕无咎捏着银子,翻来覆去观察了数遍,方才冷哼道:

    “这银子有问题,某过两日再还你。”

    李掌柜顿时急了眼:“这银子斤两足,成色新,何来问题?吕捕头,你可不能私占高人的银子啊!”

    周围食客纷纷帮腔。

    “高人?”

    吕无咎淡淡一笑,下意识捋了把虬髯,却连半根毛都没摸着。

    他顺势握拳轻咳一声,悠悠道:“某曾在郡府见过术士对镜摘月、剪纸成虎、穿墙而过,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奇术。至于隔空摘银,不过是障眼把戏。”

    宋县丞同样低咳一声:“那他那位突然不见的娘子呢?如此人物,美艳无双,似是一对神仙中人。”

    吕无咎对宋县丞还是很恭敬,唱了个肥喏,方才低声道:“宋公莫被这双簧把戏给骗了,逸尘乃是一和尚啊。”

    宋县丞面色怪异,摇了摇头,终究没再多说什么。

    酒楼掌柜急了:“可是吕捕头……”

    “聒噪,过几日还你,我说话算数。”

    吕捕头毫不理会李掌柜幽怨的目光,向宋县丞告罪,随后迈着四方步走回雅间。

    胥吏差役们眼里透着戏谑,开起玩笑:

    “吕君这一回可看走眼了。”

    “难得难得,能让吕神捕碰壁,不愧是老宰相带回来的男人。”

    吕无咎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笑容:“尔等谬矣。此人已被激怒,方才使出这等障眼手段,一切尽在某掌控之中。”

    “难道吕君已经找出此人破绽?”一名捕快问。

    “虽然没有,不过也是早晚的事。”

    吕无咎施施然转过身,望向窗外的夜色深处,那道远去的人影。

    下意识,又捋了一把颔下空气。

    一副成竹在胸,从容镇定的模样。

    然而掌心之中,却已沁出汗水,心里慌乱如麻。

    ‘出事了,出大事了!徐府僧人,好像真不简单啊!怎么办……哦,对,去找陈池!那小仵作能通鬼神,定能帮我解决此事!’

    吕无咎并不知道,身后不远处,隐去身形的李九娘和青衣拥剑正注视着他。

    “公主这位前夫君有‘银怪’虚耗暗中相助,又长住徐府,怕是不缺金银财帛。”拥剑喃喃。

    “是啊,本想借夫妻之名,当众给其一笔巨财,让他一跃成为广元郡甚至剑南道首富,也算结清因果。现在看来,此路果然行不通。”

    李九娘低语,清冷如月的眸中尤存着惊异。

    她万万没想到,那虚耗竟是为了逸尘和尚而来。

    以她的道行,尚不足以探听阴怪传音。

    可那些虚耗对逸尘毕恭毕敬甚至隐透畏惧的态度却是一目了然。

    虚耗虽然实力平庸,远未达到县主的层次,却是奉冥律而生的先天阴怪,放在从前,那也是地位不俗。

    这美……这男僧,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半晌,李九娘道:“有点意思。这和尚倒是有些不简单,报恩之事,且徐徐图之吧。”

    “得令。”

    拥剑叉手应道,眼里飘过一丝怪异。

    李九娘看在眼里,转过身,淡淡道:“本宫单纯只是为了报恩,拥剑,你可别多想。”

    “是,属下自然明白。”

    拥剑面无表情,沉声应道。

    本来还真没多想,有公主这句话,得了,必须要多想了!

    ……大事不妙,这位小主子忙着撩和尚,一时半会是送不走了。

    ……

    小楼轩窗前,周逸摘下巾帻,活动了一下光溜溜的脑袋,任由发汗的头顶享受窗外清风的抚弄。

    香珠撸起袖筒,露出白皙雪嫩的肌肤,一丝不苟地冲泡姜汁,调匀水温,准备着和尚的睡前洗头水。

    回来的一路上,她都未曾开口。

    若说那场雨夜中的怪声还只是让她半信半疑。

    那今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更是让她笃信,和尚绝非普通的僧人……至少也会一门空手取银的手艺啊,以后小和尚就不愁养活了。

    和尚传小和尚。

    小和尚传小小和尚。

    小小和尚再传给小小小和尚,代代相传,做大做强!

    就在香珠患得患失想日非非之时,耳旁响起周逸的声音。

    “香珠啊,这文和县中,哪里可以找到幽静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