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二十六章 隔空取银
    周逸目光扫过楼内众人。

    怪风袭来,除了纹丝不动的李九娘和拥剑外,几乎所有人都手忙脚乱。

    惊慌失措的宋县丞双膝跪地,紧紧抱着吕神捕粗壮有力的大腿。

    吕无咎却无暇兼顾。

    他正一边用力甩头,一边艰难地将虬髯从嘴里吐出。

    就连香珠,也没能看见近在咫尺的牛首阴怪。

    这阴怪到底是会隐身?

    还是根本就行走在另一个隐秘的空间中?

    夜黑风高,周逸凭栏而坐,欣赏着吕神捕怒拔虬髯的美景,默默思索起来。

    楼外,五丈虚耗看着高僧又露出那晚沉吟不语、深不可测的表情,心头一阵慌乱。

    “法师……可是嫌少?

    某等位卑低贱,所噬人间财赀,多要上贡,成为阴财。

    这一千两,已是某等大半身家,望法师海涵。”

    某等?

    周逸转过头,目光越过庞大的牛头,就见楼外夜色下,二十来头虚耗匍匐于地。

    它们身形从三尺到三丈不等,虽然弯腰拱背,稽首而拜,可如血月般的冰冷眸瞳,雪白利齿间涎着的粘稠液体,却让这一幕愈显狰狞。

    最为诡异的是,往来百姓,有说有笑,穿行其间,竟毫无知觉。

    这就是人间鬼怪之景吗……

    周逸头皮微微发胀。

    可是,你们想干啥?

    一次来这么多个?

    欺负我一夜一次小和尚咯?

    周逸心里暗叹,它们今夜尾随自己,就是为了献银。

    世俗凡人花钱消灾,鬼怪自然也想用钱买命,自己若不收下,它们也不会安心。

    这银子,怕是不收不行了……谁叫自己一夜只能一次。

    “可是赃银?”周逸问。

    楼里还有一位不断在自己暴躁边缘来回试探的大胡子神经病捕头,他可不想惹麻烦。

    虚耗尴尬一笑,小心翼翼道:“世间财赀,你送我取,往来流通,哪有赃银一说。法师放心,银上的纹印记号,已熔干净,就算出了唐国也能使用。”

    周逸微微诧异:“你这阴怪有些水平啊,觉悟高,考虑全,到位了。”

    虚耗一脸受宠若惊,连道不敢。

    身为退役宰相府中最精致的米虫,周逸对于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还真没太多概念。

    不过根据从前的历史常识也能判断,这一千两绝对是笔巨款。

    一顿饭,一两银子,绰绰有余了吧?

    周逸正想要收下这些银子。

    陡然间想到一事。

    “这银子,你早不送,晚不送,偏偏等到此时。莫非,你早就猜到在小僧身上会发生什么?”

    月光下,周逸凝视虚耗,语气听似淡然,一字一言却如万钧雷霆,击打在虚耗心头。

    五丈虚耗耷拉着脑袋,牛头上已是湿漉漉一片,仿佛冒着冷汗。

    “我辈……我辈只是对世间财赀比较敏锐……并非有意窥探法师的财运。”

    周逸看着惊慌失措的虚耗,没再继续追问。

    “如此,小僧先取一银。剩下的,日后再说。”

    周逸表面淡然,心中暗暗叹息。

    天道佛律中有戒贪一条,因此和尚没法攒钱,所谓的银不留身啊。

    听到这话,五丈虚耗猛然抬起头,眼中竟然流露出浓浓的感动:“小怪明白了,多谢法师大恩!今日之后,我辈虚耗愿为法师行人间,逐幽冥!”

    身后的二十来头虚耗齐刷刷抬起头,震惊地看向周逸,随后爪舞足蹈,兴奋不已。

    周逸:???

    啥……啥意思?

    我又说了什么?

    你们到底有多少黑话潜规则?

    等等……这是想要强行追随我的意思?

    “你们可别,小僧受不起。”

    周逸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开什么玩笑,小僧可是要靠着击杀阴怪获得青烟小宝贝提升实力为还俗大业积蓄力量的正道之光。

    日后要是偶尔斩妖除魔,屁股后面跟着一群虚耗,这算什么事?

    黑吃黑?

    碟中谍?

    无间道?

    咦……听起来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五丈虚耗面露感伤,箕坐在地,呜咽道:“我知法师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况佛门。法师若不收留,我辈就只有死路一条。呜呜呜……”

    “呜呜呜呜……”

    二十多头如同大小套娃一样的虚耗同时箕坐在地,嚎啕大哭。

    卧……佛如来,这群货怎么还耍起无赖了?

    它们真的是一群阴怪吗?

    突然间,一行黑色小字从空气中浮出。

    所描述的,却是五丈虚耗近日来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待遇。

    想到自己还有九百九十九两白银存在人家那儿,周逸也没好意再拒绝,不置可否般点了点头。

    “阿弥陀佛……此事,日后再说。”

    过了好一会,庆春楼内的怪风方才缓缓消止。

    众人整理衣袍,各回各位,带侍女的检查完侍女,又是一阵唏嘘。

    宋县丞松开吕捕头粗壮有力的大腿,满脸羞红,头也不抬,以袖掩面奔回雅间。

    吕无咎则看着手里的一把断须,眉头微皱,心生不安,原地陷入推理之中……这几根格外卷的,究竟是从何而来?

    月白如昼,晚风和畅。

    楼外往来行人的杳杳脚步,桥下扁舟摇橹划起的碧波涟漪,从不可描述某处隐隐飘来的男欢女笑……所有一切,似乎都预示着庆春楼已经重回正轨。

    客人们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言笑晏晏。

    可就在下一刻,楼内突然阒寂无声。

    静得有些诡异。

    楼下的散客,二楼的雅间,一道道目光凝滞在窗边那名俊美不可方物的男子身上。

    吕奉孝手中那一把长须飘然落地,虎目圆瞪,纹丝不动地盯着周逸。

    表情已然呆滞。

    如水月华,垂落窗棂。

    只见那名隐居徐府的俊美僧人嘴角含笑,面朝楼外夜色,低声说了句什么。

    随后……哗啦啦……

    月下半空,竟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银子雨!

    密密麻麻的白银从天而降,却并未坠地。

    而是飘浮在二楼雅间的小窗外,悬于半空中。

    那僧人伸出空无一物的左手,往窗外随意一招。

    一枚雪白的银子,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他的掌心。

    “足矣。”

    僧人话音落下,如言出法随。

    上千两的白银好似烈日下的薄冰,陡然消失不见。

    无中生有!

    隔空取银!

    毫无破绽!

    扑通!

    呆若木鸡的店小二扑倒在地,连连稽拜,面红耳赤喊道:“高僧……不,圣僧啊!”

    附近的食客也都瞠目结舌,震撼不已,随后纷纷拜倒在地,神情激动。

    “参见高僧!”

    “圣僧在上……”

    “……请受凡夫俗子一拜!”

    “我等竟然遇上了活神仙,何等荣幸哉!”

    圆桌对面,香珠同样一脸懵。

    看着周逸从窗外缓缓收回的那只手,她脑海里不由回闪过几日前,徐府雨夜里的那一幕。

    风雨中幽若歌泣的絮语,和尚的无端之言……

    今晚,一切又发生了。

    “那……那两个人呢?”

    香珠突然左右张望,却不见了那名容颜气质皆超然出尘的女子以及她的青衣仆人。

    “不用管他们。”

    周逸轻描淡写地说道。

    李九娘今晚前来,显然是为了完成“报恩”。

    然而……只是为我买单解围?

    你好歹也是玉清水府的府主之女,按照地域对比,也相当于广元郡守的大小姐,未免也太敷衍了吧!

    幸而有虚耗献银,缓解了尴尬,也让她没脸再继续待下去。

    黑色小字对李九娘的描述并不多。

    周逸对此也是见怪不怪。

    毕竟小字中有关鬼怪妖物的信息要远少于人间隐秘之事。

    不过照这么看来,鲤鱼娘还真挺小气。

    幸好在玉清国里没发生那啥。

    性格可是会遗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