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二十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是吕捕头!见过吕君!”

    “那位便是吕神捕?”

    “是啊,这可是本县……不,本郡奇人啊。”

    “对了,前些日子的冻死人奇案怎么说的?”

    “嘘,已经好几天没有再发生了,别说别说,小心成了乌鸦嘴。”

    楼上楼下的食客,无论认不认得吕神捕,纷纷起身叉手,打着招呼。

    旋即,一道道目光投向二楼雅间。

    文和县芝麻大点地方,徐府藏高僧的消息,老早就在县流传开来,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闲谈。

    尤其是文和县里,已经许多年没有再出现过僧人,物以稀为贵,如今的僧人绝对是天下第一大稀罕。

    可谁曾想,这所谓高僧,竟是骗子!

    吕神捕可是节度使大人,都亲口夸赞的奇人,破获奇案无数,更是传言幼年有高人传授奇术,神眼无双,县中威望仅次于县令。

    他说是骗子,那准没错!

    雅间门帘尚未挂上,周逸云淡风轻的俊美面容,呈现在众人眼前。

    目光中的鄙夷,渐渐变成了意外和诧异,也有些许难以置信。

    就连最该气愤的小二,也是拿捏不定,犹犹豫豫。

    如此人物,根本就像是从说书人的故事里走出,怎么就成为骗子呢?

    吕无咎哂笑:“高僧实在吃不起饭,不如来某这同食。顺便讲讲,你准备如何偷香窃玉,带上桃侍女私奔?”

    身后雅间中的几名胥吏差役第一时间哄堂大笑——条件反射性捧哏。

    香珠表情平淡,眼里却泛着冷光。

    “桃个屁,你眼瞎啊!”

    自己最骄傲的存在一而再再而三被那大胡子羞辱,香珠也忍不住了。

    放在桌下的小手正要隔空拍出,便被一只卷着棉布袖子的手轻轻挡住。

    香珠惊讶地看向周逸,和尚……竟然主动抓我手?

    晕了晕了,小和尚叫什么来着?

    就见周逸微微摇头,道:“不去,脏。”

    香珠低下头,扑哧一笑,果然,和尚不止嫌我一个人脏……呸呸!

    下一瞬间,香珠却愣住,诧异地看向周逸。

    自己掌中凝升起的气感,被先生的手指轻轻一挡,竟如月下潮汐,悉数倒流回体内丹田。

    这……怎回事?和尚身体刚好,才练了几日武学,就已能挡下我一掌?

    虽然只用了五成功力,可自己好歹也是三年前就已获得气感的武人啊。

    在这文和县,乃至附近诸县中,绝对是人间无敌。

    “脏?”

    吕无咎眼底浮起一丝阴霾。

    就在这时,从角落另一间雅座中,传来冷哼声。

    “吕捕头好意相邀,你却恶语相向,所谓高人,不过如此。徐公错付矣!”

    门帘掀开,一名戴着赤色幞头双鬓花白的老者缓步走出。

    吕无咎稍有意外,旋即笑着拱手:“宋公竟然也在。”

    被称为宋公的幞头老者微笑道:“七夕之夜,百姓齐乐,某自然不愿错过此等景况。”

    吕无咎哈哈大笑:“难得宋公有雅兴,卑职一会就来陪宋公小酌几杯。”

    楼下的酒客们也都看到了幞头老者。

    “那位是?”

    “他就是我们文和县的宋县丞。”

    “见过宋县丞!”

    宋县丞微微颔首,示意楼下的客人们自便,随后目光落向临窗雅间中的周逸。

    饶是他已年过六旬,阅人无数,可乍一见到周逸,仍是眼前一亮。

    “你便是……徐府高僧?”

    “当然不是。”

    周逸双手合十,垂眸道:“区区小僧逸尘。”

    宋县丞若有所思,随后瞥向吕捕头:“奉孝,怎么回事?”

    没等吕无咎开口,香珠已经忍不住拍案而起:“还能怎么回事?这个自称大胡子的所谓神捕,无缘无故,三番两次为难我家先生!”

    宋县丞目光瞬间变得清冷:“小小一侍女,竟敢口出狂言,成何体统!”

    吕无咎低声道:“此人牵扯到徐府一桩隐案,同样是和侍女有关。”

    说话间,吕无咎眨了眨眼。

    宋县丞立马反应过来。

    他是八品文官,县衙中的地位也远高于胥吏出身的吕无咎。

    然而吕无咎不仅名声在外,交友广泛,平日里对自己也很尊重,逢年过节没少送礼。

    也因此,每当吕神捕向他求助,身为老好人的他,自然乐意施以援手。

    至于吕捕头用眼神求助的内容,无非两个字——捧哏。

    配合他激怒嫌疑人以便完成探案。

    老把戏了。

    “哼。”

    宋县丞脸色突然变得严厉,盯着周逸:“果然,仗着容颜俊逸,便在徐府胡作非为,诱引侍女,伤风败俗!”

    吕捕头点了点头,幽幽道:“说吧,你究竟想对这个桃侍女做什么?”

    一旁的香珠快要疯了,桃你妹啊桃你妹!

    她倒是希望和尚能对自己做点什么。

    可和尚就是不做,自己也无能为力啊。

    毕竟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和尚……除非和他一起睡。

    周逸放下手中茶盏,不答反问:“胡捕快,你觉得呢?”

    “某不姓胡……”

    吕无咎下意识捋了把虬髯,语气一滞,道:“我询问过徐府,你自称俗家姓名为周逸,可寻遍文和县与附近县的卷宗,本郡录入在册的尚存寺庙中,并无与你相似的僧人。”

    宋县丞缓缓点头:“哪怕出家人,也非无根浮萍。你若真不是为了骗吃骗喝而进入徐府,大可如实说出你从前念经拜佛的寺庙,容吕捕头前往印证。”

    吕捕头接口道:“我已问过给你疗伤的许大夫,他说你并未患魇症,更不可能失忆。”

    宋县丞目光闪烁:“哦?竟有此事。许大夫可是诚人君子,绝不会无中生有,逸尘啊,本官看你还是如实招来吧。”

    二人光顾着一唱一和,全然没发现对面僧人眼里一闪而过的诧异与狂喜。

    “阿弥陀佛。”

    周逸低喧佛号,压下心头巨波,淡然道:“小僧并非广元郡人氏,听二位口气,广元郡尚存有一座佛门寺庙?不知能否告知详情,小僧日后或许会去挂单。”

    惊喜来得太突然!

    广元郡竟然有寺庙!

    那寺庙里一定有和尚!

    和尚里肯定有一位老和尚!

    老和尚中说不定还会有一位得道高僧呢!

    就算没有高僧,自己认一位老和尚做师父,同样有资格批准还俗啊!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小僧在大唐色彩斑斓的幸福生活,就要扬帆起航咯!

    看来自己往后还是要多接触社会融入群众。

    毕竟黑色小字并非万事具全,多少会漏掉一些有用信息。

    吕神捕瞅着笑容满面的周逸,愈发狐疑。

    “哼,某可不会将最后的兰若清静之地,告诉你一个假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