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十章 雷鸣真相,悬天剑韵
    颜曲府在徐府中的地位和周逸有几分相似,相比旁人,都较为超然。

    只不过周逸是客,徐公将他带回府中,便抛诸脑后,自个访友去了,至今未归。

    徐府上下对徐公之言奉若圣旨,自然也不敢怠慢周逸。

    颜总管昔日于长安城中为将,沾过血,杀过人,乃是军中一流的武学高手……徐府多嘴舌的奴仆们大概也就只知道这么多。

    可周逸却通过黑色小字知悉,颜曲府当年未受伤时,何止是一流高手。

    此人武学天赋出众,才华横溢,三十岁出头就已经是京畿之地七十万神策军中的三位教头之一。

    只可惜,十四年前,那场“术道之争,五侯乱京”事件中,颜曲府受到牵连,被罢黜了官职。

    幸而被徐公所救,虽沦为一介白身,可好歹拣回了性命。

    从那之后,他便对徐公死心塌地。

    离开长安城后,不远万里,赶至剑南道上的文和县,为徐公看护祖宅。

    与此同时,颜曲府也在暗暗观察周逸。

    一丝轻微的波澜,从他心底荡开。

    眼前这位哪怕放在人才济济的京畿之地,也足以让那些贵胄缨簪之家的夫人小姐叫破喉咙的俊美僧人,居然能够避开自己布置的岗哨,如入无人之境般来到后院。

    莫非,此僧也是习武之人?

    武技还在徐府护卫之上?

    那么至少也是获得了气感。

    可为何他体内并无丝毫炁(qi)流动的痕迹呢?

    这时,颜曲府耳旁响起僧人低沉的声音。

    “为何。”

    嗯?

    颜曲府微愕。

    他看向对面的俊美僧人,心头突然咯噔一跳。

    那双足以让星月为之嫉妒的清澈眼眸里,竟充满了悲天悯人,以及对世间的不解……这位僧人究竟是遇到了怎样的难题,方才会深夜不眠,独自来到后院禁地对月沉吟?

    难不成,与这侍女之死有关?

    颜曲府目光下沉,一时间,陷入了思索。

    周逸当然有很多不解。

    譬如,为何我的头发一直长不出来?

    为何徐府只买本地生姜,就从不试试岭南的老姜?

    为何这么晚了徐府还有这么多人没有睡?

    为何昔日大名鼎鼎的武道高手施展轻功落地时居然还放了个响屁?难道今天忘记打卡一百零八次提肛了?

    为何我又说出了“为何”这两个字?这让颜总管怎么接……

    颜总管突然轻叹口气:“某明白了,小师傅深夜来此,是为了给侍女碧茵超度诵经吧?”

    !!!

    居然真接住了!

    捕捉到周逸眼角那一抹淡淡的怪异,颜总管笑道:“家母在世时,也信过佛,某对佛门并无太多反感。不过既已尘埃落定,小师傅也就不用多费心了。碧茵后事,徐府自会酌情持办。”

    言外之意,佛门已经崩成这样,就别再超度诵经多管闲事啦,别人看到只会笑话,不会觉得这样更帅。

    周逸还能说什么?

    对方不愧是昔日京城教头,实力脑补,自问自答,自己啥都没说,他就已经替自己全部说完。

    月光下,周逸和颜总管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正要告辞。

    脑海中,忽然闪过适才颜总管宛如大鸟一般越过高墙飞入后院的画面。

    周逸收住脚步,仿佛不经意般随口问道。

    “敢问颜总管,你在武学之中,处于何种境界?”

    “境界?”

    颜总管似乎没想到周逸会问这个。

    他按下心中的疑虑,提起烟杆想来一口,嗅了嗅却放下:“小师傅过奖了,境界一词,实在高深莫测,我等凡夫俗子,岂可当之。”

    周逸摸了摸光头。

    没想到此间修行之人竟将境界一词看得这么重。

    可总得有高低强弱之分吧。

    无论是武人、术修还是妖物阴怪的实力划分,黑色小字中都没有直接出现过。

    好在颜总管思路清晰,猜到了周逸想问什么。

    “年轻时不提也罢,现如今,某已退落回‘炁生’。”

    颜总管语气平静,听不出遗憾还是自诩。

    如他者,当过禁军教头,也做过平凡布衣,经历风雨沧桑,很多事都已看淡。

    由此可见,颜总管是个灰常有故事的人。

    可你再有故事,也得给我把话说清楚!

    “炁生”又是什么鬼?

    “唔。”

    周逸低吟一声,正想着如何套话。

    颜总管今晚似乎颇有谈兴,笑着道:

    “我辈武人,以‘气感’为分水岭。”

    “未获气感者,便只能追逐武技。武技大成,获‘技成’之名,倒也能在江湖中出人头地。”

    “而再往后,获得气感的武人,则有三个阶段,炁生,开府,观魂。”

    “一般来说,武人炁生,足以在江湖建帮立派,或投入军中为校尉。”

    周逸顿时明白,按照从前所看网络小说里的套路,技成是武者第一大境界,气感则是武者的第二大境界。

    而气感境的第一阶段,称作炁生。

    放眼大唐江湖,已算高手。

    以此类推,开府为第二阶段,观魂是第三阶段。

    未及多想,耳旁响起颜总管意味深长的声音:“某若没猜错,小师傅也已获气感,方才能避开护卫来到此间。不过奇怪的是,小师傅体内,并无‘炁’的痕迹,莫非与之前受伤有关?”

    月光下,周逸微笑不语,俊美无俦。

    反正小僧也不太懂。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脑补者无敌……

    “哎。”

    颜总管突然叹了口气,幽幽道:“二十多年前,中土灭佛,我大唐佛缘已尽,所藏佛经妙法皆被焚烧一空,不剩半页。据说也就只有北境诸国,留有当年出逃僧人所带去的佛经残本。小师傅想要重续气感之路,怕不容易。除非……走修武之路。”

    大唐已无佛经?

    你确定吗?

    周逸看向从空气中浮出的一行黑色小字——关于一部此前藏匿于大唐宗室之中的无名佛经。

    二十年前,天下灭佛,大唐宗室中自然也有个别人推波助澜,可唯独留下了这部佛经,秘密收藏。

    哪怕用木鱼想想也知道,这部佛经定非凡物。

    而十四年前那场“术道之争,五侯乱京”祸乱中,术士,武人,阴怪,各路公侯齐聚,甚至出现了妖物,可其背后却也有着这部佛经的影子。

    周逸很想问一下颜曲府,关于这部佛经的事。

    身为当年事件亲历者,他也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

    想来定能看到颜总管惊讶、震撼、不可思议等种种面部表情。

    都是成年人,看破不说破。

    所以周逸决定……将来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不过今晚就算了。

    时候不早,该回去好好睡上个“生发觉”了。

    “多谢颜总管关心。”

    周逸袖底双手抬起合十:“听闻颜总管每日清晨,都会带着护卫操练习武,并且传授武技。不知明日,小僧可否前往旁观?”

    颜总管闻弦歌而知雅意:“小师傅若来,某自是欢迎。”

    周逸目的达到,笑着告辞而去。

    和来自黑色小字的剑丸剑气不同,体内那股奇秘的力量是来自青烟的眷顾。

    算是截然不同、互不干涉的两种体系。

    一个是一日一次,迅猛暴力。

    一个,则使自己耳聪目明,身轻体健,更注重长期养生?

    那么,用武道来对后者进行开发,可行性应当会更高吧?

    而徐府之中,武学造诣最高的,除了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香珠外,便属颜曲府了。

    当然,前提是颜曲府真心实意地传授。

    ……

    “获得气感的僧人,多少年未曾听闻了。”

    颜总管望向周逸背影,低声自语。

    他有意帮这位来历不明僧人再续气感之路,原因并不复杂。

    逸尘虽是僧人出身,可平日里足够低调谦逊,且又是徐公带回来的客人,自己顺手帮个小忙,何乐而不为。

    “咳咳咳……今晚说得有点多,某不是出来寻找雷鸣真相的吗?”

    颜曲府自嘲一笑,抽了口旱烟,向前走去。

    正好走过周逸先前伫立之地。

    又恰好想起什么,脚步一滞,转身朝着周逸离去的方向高喊。

    “对了,明早卯时开始……”

    风起云弥,月影婆娑,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在他惊讶、震撼、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道宛如被长剑劈开的无尽沟壑,贯穿于天地云霄之间。

    风月、星光、树叶、空气、尘埃……天地之间,但凡碍眼之物,皆被那一剑斩成粉碎。

    这一刻,他隐隐意识到了徐府夜晚雷鸣声的来源——就是眼前这剑韵之声。

    可究竟是何等深不可测、俯瞰苍生的存在,才能劈出这么一剑?

    逸尘小师傅今夜来此,莫非也是发现了这一缕仙人所留的剑韵?

    啪嗒!

    终日舍不得离身的烟杆跌落在地。

    那一道若真若幻的剑痕,早已消失在感观世界中。

    可颜曲府的额头上,却浮起了黄豆大的汗珠,覆盖住了青色深痂。

    斩!

    斩!

    斩!

    他脑海中不断回荡起同样的声音。

    长安城中那些不堪回首的阴暗龌龊,让自己羞愤难当的屈辱往事,以及追悔莫及的种种遗憾。

    这些平日里都被压下的心魔,此刻再也控制不住翻涌而上。

    他自然想将它们一斩而尽。

    可若早能斩尽,又何必强行压着?

    夜穹高处,那道早已隐遁的垂天剑韵,犹如一只无形巨眸,冷漠俯瞰着颜曲府挣扎痛苦的内心。

    斩!

    斩!

    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