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术众生笑,一法济天下
    疯狂的笑声中,麻老仰头张大嘴巴。

    须臾间,他的嘴已大如狮口,并且还在不断变大。

    他的口里仿佛藏着一个无底洞,一眼望去黑黢黢的不见尽头。

    犹如狂风过境。

    周围的一切都被吹卷到半空。

    菜肴、碗碟、长案、石墩、巨烛、铜灯……所有这些物什都高高飞起,随后被麻老吸入口中。

    他的肚皮开始鼓胀变大。

    随着吞噬的物件越来越多,他的身形越来越大。

    转眼之间,他已从一个五尺小老儿,变成了身高七八丈的魁梧巨人。

    “妖……妖怪!”

    “他才是妖怪啊!”

    “妖怪来徐府了!”

    “快跑啊……啊!”

    一名想要逃跑的仆人被麻老吸入肚中。

    紧接着,侍女,仆童,厨子,护卫,乡绅……不断有人被麻老吸入肚中。

    他的肚皮越来越大,隐约可见众人在其中哭泣、挣扎、尖叫、求救。

    轰隆!

    庭院的一段墙壁坍塌下来。

    堪堪挡住了那唯一的出口。

    张县令、宋县丞、朱县尉包括数十名徐府族人和来客,全都被堵截在残垣断壁之下,无不面露恐惧,悚然绝望。

    “朱县尉……救、救我。”

    却是张县令和宋县丞一左一右拉住朱县尉的袖子,苦苦哀求。

    朱县尉虽然自个儿也是面无人色、心慌意乱。

    可身为一名气感武人,文和县官方第一高手,他勉强还算是行动自如。

    “两位别慌,某这就去请不良人。”

    话音刚落,没等他跃起,一阵冷哼从背后传来。

    扑通!

    朱县尉七窍流血,轰然倒地。

    “啊!”

    “朱君!”

    张县令和宋县丞瘫坐在墙根下,抱成一团,看着生死不知的朱县尉,瑟瑟发抖,面露绝望。

    在他二人看来,堪称手段通天的武学高手朱县尉,竟敌不过那妖怪一声冷哼。

    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今晚,命休矣!

    此时残破的庭院之中,唯一还站立着的,便只剩下岭南太守徐芝陵。

    “妖孽!住手!”

    他微抿着嘴唇,仰头凝视着正一摇一摆,朝向自己走来的庞然大物。

    起初,他心中也生出过惊恐。

    毕竟他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择人而噬的妖怪。

    然而很快? 一阵不知从哪响起的低沉诵念声? 在他耳边起伏回荡。

    这些年来听从父亲信中所言,而养成的浩然正气? 随着那股诵念之声? 在胸腔中升腾壮大。

    压倒了恐惧,驱散了不安。

    他虽知那妖怪强大可怕。

    可心中却已夷然无惧。

    “妖怪? 你若想要我徐芝陵的命,拿去便是。旁人无辜? 放了他们。”

    闻言? 身形已高达十丈的麻老仰头大笑,眼里充满讥讽。

    “徐芝陵,你现在知道求洒家了?

    死到临头,竟然还想充圣人? 装贤良?

    也罢? 只要你当众承认,你徐芝陵乃是奸佞宵小之徒,你父徐文台更是欺世盗名的奸猾小人……我便放过这些无辜之人,如何?”

    徐芝陵目光轻颤。

    他自己的名声倒是无足轻重。

    可是父亲……

    蓦然,那阵不知从何而来的低吟诵念声? 又响了一分。

    仿佛在提醒催促着他什么。

    妖怪的狂笑声,与耳际的诵念声交织在一起? 竟在无法听见别的声音。

    余光所及,不远处躲在一棵老树旁的徐昆和孔东流? 正焦急大喊,手舞足蹈比划着。

    顺着他二人所指的方向? 徐芝陵看到脚边不远处的那只铜匣。

    他心中蓦然一动? 鬼使神差般? 弯腰伸手,够向那只铜匣。

    与此同时,麻老也看到了铜匣。

    “休想。”

    他挥手一招。

    徐芝陵身体向上飞起,只差一步,便能够到铜匣。

    他眼中浮起一丝遗憾,脸上浮起淡淡的苦笑。

    他已经听出,那阵阵恢弘奇异的诵念声,正是从铜匣中传出。

    “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啊,真以为自己有点贤德,就能受上苍庇护,无视我辈存在了吗?”

    麻老满脸轻蔑与不屑,低头俯视向离自己大嘴越来越近的徐芝陵,不住挖苦道:

    “洒家倒要看看,今夜这天地间,还有谁能救你这位不怕鬼神的徐太守?”

    他话音刚落,好似回应一般。

    嗡!

    如柱金光,冲天而起!

    一片片翠绿的榆钱叶子,冲破地上的铜匣顶盖,化作一道青龙,扶摇升腾!

    数以百计的榆钱叶子,皆在半空旋舞,飘浮,静立,诵念佛经。

    随后,于那万道灵光之下,变化成为一个个拇指大小的金色僧人。

    或是肃穆庄严,或如怒目金刚,跏趺持印,口喧佛号,灵光四溢。

    “大胆妖孽!”

    “不得无礼!”

    “大威天龙!”

    “波若波若密!”

    “我佛渡人不度妖!妖魔受死!”

    “祸世邪魔,枉度轮回!”

    “斩业非斩人,杀生为护生!”

    “我佛慈悲,我不慈悲!杀!杀!杀!”

    叶符所幻化的小僧人,包裹着一道道璀璨若镀金的灵光,一个接一个飞出,疾射向麻老。

    麻老浑身一震,下意识放开了徐芝陵,向后退步,满脸惊诧。

    “佛门?这……怎么回事?啊!”

    漫天穿梭飞舞的金色小僧,皆是周逸所炼的法符。

    并且符道的基础上,融入无名佛经的妙意,术佛相融,玄妙无穷,威力倍增。

    虽然有一小部分金色小僧,被麻老打飞。

    可也不过是化回原形,重新飘落进铜匣之中。

    更多的金色小僧却如流光疾射,击中了麻老。

    打得他嗷嗷直叫,猝不及防,一边仓皇后退,一边不断变小。

    而那些被他吞入腹中的侍女奴仆、官绅百姓,此时也都陆续吐了出来。

    幸而时间尚短,他们并未被炼化,亦未受伤,一个个匍匐在地,向着漫天的金光符僧叩拜祷告。

    “呜呜呜,天佑我徐府二郎啊!”

    “天降神佛,保我徐府!”

    “定是徐太守的赤诚,感动了漫天诸佛!”

    “佛还在!佛还在啊!”

    “佛祖慈悲!圣人慈悲啊!”

    一阵阵泣拜声中,张县令与宋县丞面面相觑,眼中皆流露出震惊,以及难以置信。

    半晌,张县令猛然一颤,压低声问:

    “宋公啊,适才徐太守可是说这盒榆钱叶是之前他家那个僧人送的?”

    宋县丞脸色苍白,表情格外复杂,喃喃道:“没错……就是那位逸尘大师。”

    张县令眼中充满了仰慕和敬畏。

    “厉害厉害啊!如此神通,却隐居市井,当真是一位不求名利的大德高僧啊。”

    “谁说不是呢……”

    宋县丞下意识附和着,目光略显迷茫。

    他不由想起七夕之夜的庆春楼,那个空手摘银一声足矣,震惊四座,随后飘然离去的年轻僧人。

    彼时只觉得那是障眼小术,一笑了之。

    直到今晚他才知道,真正的高僧,游戏人间,一术可令众生笑,亦可一法济天下。

    “错过……那晚错过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