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若为贤良,鬼怪莫侵
    “这气息……”

    麻老的目光越过人群,投向徐芝陵面前的红漆几案。

    让他不敢妄动的威势,竟是来自一只款式做旧的青铜匣子。

    他隐约感觉到,匣边翻腾溢出的气息似曾相识。

    可偏偏想不起究竟在哪遇到过。

    他也不知匣子里所藏着的是何物。

    然此时,距离收取徐芝陵的性命,只有一步之遥。

    他虽对那铜匣心怀顾忌,可自恃太守封号与姥母所借魂铃,倒也不惧。

    只不过,若能将徐芝陵引走,离开那条几案上的铜匣,倒是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一些。

    以他过往的经验,只要稍微展露一些术法手段,便可使人着道。

    视他为仙神,此后任由摆布。

    今晚他骑驴而来,招袖收雨。

    在场县令、乡老们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

    然而偏偏,庭院中喧闹沸腾的人群中,他唯一想要引诱的“目标”,疑似文宗种子的徐芝陵,却依旧正襟危坐,从容不迫,神色平静。

    兀自吃着酒菜,竟像是对他视而不见,完全无动于衷。

    ‘……这徐芝陵,莫非是个木头人?’

    麻老见徐芝陵不上套,心中微恼。

    却在这时,一位老人站了出来,颤巍巍地拱手说:“这位仙人,果真与南庭江水府很熟悉吗?

    南江流经岭南,时而大旱,时而洪涝。

    我徐府二郎,即将赴任岭南,奉圣命平定南岭南灾患。

    不知仙长可否与那龙君说项一番,请他多多照顾。”

    徐芝陵眉头微皱,看了眼那位族老。

    族老是他的伯父一辈,秀才出身,后久居邻县乡里,平日里就喜欢烧香拜神,对于怪力乱神痴迷至极。

    此时虽然站出来搭腔? 可终究也是为了自己着想。

    徐家族老这番话? 也让张县令等人纷纷回想起来,现在还是在徐府的晚宴上呢。

    当下? 张县令、宋县丞? 包括一些乡绅,纷纷出列? 拜向麻老。

    或是请他引荐水府龙君,或是请他帮忙平定岭南之乱。

    总之? 都是在为此间主人徐芝陵考虑着想。

    麻老心中冷笑……你不上钩? 旁人上钩也是一样。

    他仿佛这时才发现上首主座的徐芝陵,淡淡一笑:“哦?你就是传闻中‘大唐能吏之典范’的徐芝陵徐太守?”

    伸手不打笑脸人。

    徐芝陵面色从容,起身微微拱手:“徐某见过居士。既然居士有急事,徐某不敢强留。”

    麻老心头咯噔一跳? 面上依然云淡风轻? 仙风道骨油然而生。

    他仔细看了眼徐芝陵,眉毛挑了挑,突然笑道:“徐芝陵啊徐芝陵,你此行岭南,将遇妖邪? 并有血光之灾。”

    话音落下,众皆悚然。

    无论张县令等官绅? 还是乡老族老,纷纷向麻老求情。

    甚至就连一些奴仆侍女也都伏身而拜? 乞求这位仙长救自家主子。

    麻老长叹口气,一脸悲天悯人? 道:“此灾祸? 唯南江水府龙君有能力可破解。也罢? 这孽畜贪杯误事,毁了贵府晚宴。本居士便带徐太守前往那龙宫走一遭,算是赔偿。徐太守,还不随某来……”

    他话音未落,就被“噗嗤”一阵笑声打断。

    “你这人,一套一套的,露相露得也太快了吧?”

    发笑的自然是京城太子党孔东流。

    一旁的徐昆放下酒杯,冷笑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趁今晚来。真是古怪的很呢。”

    “黄口小儿,快快住口!”

    “还不快仙长道歉!”

    “徐仲才啊徐仲才,你耍什么酒疯呢!”

    几名徐家老者对着徐昆大声喝斥。

    徐昆翻了个白眼,自不理会。

    孔东流更是借着酒劲,哈哈大笑。

    他二人心里都明白,倘若徐芝陵真有血光之灾,城南小院中的那一位,自然能够未卜先知,并且发出警示才对。

    文和县虽是小地方,可如今有圣僧坐镇,岂是妖魔鬼怪能够胡来的?

    “诸位且静一静。”

    徐芝陵抬起手掌,眉宇稍凝,不怒而威,镇压住全场喧哗。

    他转身朝向麻老再度拱了拱手,声音平静,却透着一股毋庸置疑的笃定。

    “我父亲常说‘有道之日,鬼不伤人。观德之时,神无乏主’。

    我徐芝陵一介书生,今蒙圣恩,出仕为官,虽非古之贤德,可也自问不是宵小奸佞。

    若真有鬼怪,能祸害得了我徐芝陵,那便是我德行不够,配不上这银龙扇,绯鱼袋,更不配穷我所学,报效君王,造福百姓,兼济天下。”

    鸦雀无声。

    张县令等官吏看向平日里好似儒雅君子,今日却登堂挥斥,意气风发的徐芝陵,目光充满钦佩。

    而徐府的老人们,却是面露复杂,想要劝说,却被徐芝陵气势所慑,无一敢言。

    “所以……”

    徐芝陵收敛形色,淡淡道:“多谢阁下好意,徐某心领了。顺祝阁下和那位龙君,今夜酒菜尽兴。”

    “你!”

    麻老左侧眼角微微抽搐,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心中充满了羞愤。

    这一情绪,却是从何厚才奇怪惨死之初,就已缓缓酝酿。

    之后剑南隐门连遭挫败,包括自己被夺女尸,姥母失信毁约,更是将这一情绪彻底点燃。

    而今日,来到这小小的文和县城后,所见所闻,更是处处透着古怪与不祥,屡屡令他产生退意,扰乱心志。

    直到此时此刻,徐芝陵当众说出的这番话,让他哑口无言直接下不了台。

    一番计谋,沦为笑柄,终于将他心中那团烈火彻底引爆。

    他脸庞上,那伪装出的仙风道骨,一点点褪散。

    扭曲,阴沉,幽冷,诡异。

    终于,发出阴测测的冷笑。

    “徐芝陵,你还真是了得啊。

    难怪,难怪你能接替尔父,成为天下文宗。

    可是你未免也太小瞧我辈。真以为有点贤德和才华,就能不怕鬼怪妖魔了?”

    冰冷的月光下,麻老那不似人类的笑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阴寒诡异。

    “书生无用,迂腐不堪!

    洒家今夜不仅要吃掉你!

    还要吃了你这徐府上下以及在场所有的人!

    洒家倒要看看,你究竟如何阻拦我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