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君子之礼……一匣叶子?
    麻老闷着头,脸上依旧挂着怪异的笑。

    眼角却不时抽搐两下。

    适才在巷口,遇上那个气质宛如阴间帝王的人间捕头时,他就心生过一丝退意。

    而此时,见到这好似地府行宫,又如佛菩宝殿的城南小院时,他愈发惊觉这小小文和县非同一般,心中再度萌生退意。

    “洒家究竟该如何是好?”

    麻老翻身下驴。

    趁旁边的食客们不注意,一口将驴子吞入腹中。

    随后叫了碗馄饨,一边埋头吃着,一边掐指而算。

    他擅长卜算推演,占微风而知天下大赦,即便在乱道盟中,也堪称一绝。

    他只用了十来年,便噬主上位,并且暗中施法,蛊惑剑南隐门的各方头目。

    方才成为了剑南隐门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者。

    这其中,虽有乱道盟相助。

    可更多时候,却是他自己步步为营,游走各方,绞尽脑汁,推演卜算,方才经营出的大好局面。

    他也知道,自己对于乱道盟而言,不过是一枚用来掌控剑南隐门的棋子,方便作乱人间。

    他又何曾不想提升自己在盟中地位,与盟中诸位大佬,如那空山姥母者,真正的分庭抗礼?

    可随着那具筹备多年,潜力难测的飞天女尸,在广元郡府外炼化太阴之体的最后关头,被不知来路的高人强行放走。

    他的愿望也随之破灭。

    虽恨之入骨,近乎疯癫。

    可他却知道,那高人能唤醒女尸,手段堪比斡旋造化,斗转星移,乃是人间地仙一流的存在? 当世真正的神仙人物。

    或许也只是一时兴起为之。

    算自己倒霉。

    此后一个多月的风平浪静? 仿佛也证实了,那位深不可测的人间地仙? 应当已经游历到别处去了。

    估计早就把自己给忘记。

    ……

    “咦……竟然算不出来?”

    麻老连吃了三碗素馄饨。

    可任凭他如何掐捏推演? 都卜算不出今晚究竟是凶是吉,会成还是会败。

    这种感觉? 就仿佛是有高人干扰了天机,影响了他的占卜。

    周围响起食客们的议论声。

    “今晚可是徐府大宴的最后一天啊? 县令、县尉等诸公都将前往徐府? 为徐太守饯行。”

    “是啊,听说明日上午,徐太守便将动身赴任岭南。”

    “徐二郎没能留在广元郡,实在太可惜了。”

    麻老低着头? 目中寒光隐现。

    “的确是可惜了? 若你安心做一县民,于这县城之中潦草一生,说不定洒家还会放你一马。”

    他虽未能卜算出凶吉,可却分析出了利弊得失。

    结论是,这县城虽有些古怪? 然则,他自身修为已至大荒太守? 更是有着从空山姥母那借来的魂铃,堪比节度使一击。

    就算前方院中的僧人? 是幸存于世的佛门高僧,哪怕强如早已绝迹的金刚护法? 也绝非自己的对手。

    所以……今晚该干嘛干嘛!

    麻老打定主意? 不再迟疑。

    他起身走到馄饨铺老板面前? 笑着问:“不知可有清水?”

    “有啊,客官且坐,小老儿这就是给你倒一碗。”

    “一碗不够,至少得九碗。”

    “啊?”

    “噢?这有一桶?甚好。”

    麻老走到棚边抱起水桶仰头饮尽,随后哈哈大笑,骑驴而去。

    众食客目瞪口呆。

    半晌,才有人低声提醒:“老板,他可有结账?”

    “啊!”

    老板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追出去。

    黄昏暮色,行人来去匆匆,那骑驴老者却已不见踪影。

    “老匹夫!老贼货!几碗馄饨而已也赖账!居然想到讨水喝这种法子?你怎不去喝你那驴尿啊!”

    ……

    徐府。

    黄昏落下时,庭院中已是高朋满座,人头攒动。

    巨烛高燃,长灯辉映,侍女们托着菜碟餐盘,在石灯幢间来回穿梭。

    “恭喜徐太守,祝徐太守此番岭南之行,马到功成。”

    “徐太守‘无一日不忘君恩’的事迹,如今已是天下皆知了。”

    “哈哈哈,有那七篇平南策,想来过不了几年,那‘假节’岭南就要变为‘真节’了。”

    宴席尚未正式开始,文和县的三位父母官,便已早早前来恭贺。

    张县令,朱县尉,还有宋县丞,堪称文和县三巨头。

    可在岭南代理节度使徐芝陵徐太守面前,这三位的官职可就显得太过寒碜。

    好在徐芝陵平素待人和善,温文尔雅,与三位父母官交情也都不错,更没有因为今日骤升高位而有所怠慢。

    “多谢三位前来赴宴。三位心意徐某收下,可这贺礼,还请收回吧。”

    “这怎么行。”

    “哪有送礼不收的道理?”

    “莫非徐太守嫌我等官微礼轻?”

    徐芝陵微笑摆手。

    “某知三位,皆是清廉父母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而与徐某则是君子之交,此交淡如水,亦可甘如饴。

    唯独不能多那阿堵之物,多,则变味。”

    张县令苦笑摇头:“难怪传闻那日徐府堂上,京城天使大赞徐君‘天下能吏之典范,我等皆不如之’。单单此君子之风,便是我等学不来的。”

    宋县丞手捋胡须,笑道:“君子之风,治国之才,徐太守兼而有之,这才是最难得的。”

    张县令微微颔首,接口道:“县丞说得极是,昔年徐太守方才弱冠之龄,便于殿试中探花,武略入三甲,允文允武,世之奇才。圣人更是在金銮殿上兴起而作诗,‘一方文武魁天下,万里英雄入彀中’,指的便是徐太守啊。”

    听着文人引经据典,卖弄风骚,朱县尉自然有些插不上话。

    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向徐芝陵的长案前,眼前微微一亮,仿佛发现了某个巨大的破绽。

    “徐太守说是不收礼,可这铜匣,分明刚刚出硎,不知是何人所送贺礼?”

    朱县尉略显得意地说道。

    一旁飘来张县令微微不悦的目光。

    宋县丞更是暗暗摇头,这小朱不会捧哏倒也罢了,连眼色都不会看了,居然还停留在上一个话题?

    徐芝陵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随后看向案上铜匣,淡淡一笑。

    “这是某今晚收下的唯一一份贺礼,只因为,此乃真正的君子之礼。”

    “哦?”

    闻言,张县令三人脸上皆露好奇之色。

    张、宋二人还没有开口,朱县尉却忍不住道:“不知我等可有荣幸,见识一番,究竟何为君子之礼?”

    张县令正要喝斥,徐芝陵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

    他掀开铜匣。

    张宋朱三人低头看去。

    “这是……”

    “一匣子榆钱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