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一百五十章 夫般若者,苦海之慈航
    孔东流已经撞得头昏眼花,闻言,满脸惊喜:“圣僧愿意收我为弟子了?”

    “自然不是。”

    周逸哂笑道:“况且小僧知道,你心中所向往的,更多是术法,而非佛法。”

    闻言,孔东流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就听周逸接着道:

    “然则,佛法本无相,可以为术,亦可为法。

    佛法是世间法,世间法亦可是佛法。

    你若有心,他日回京,自可在那长安城里,劝人向善,弘扬我佛法义。

    不过你需明白,不日即将登基的唐皇陛下,和他忠臣们,对佛门都深恶痛绝。

    你若真有慧根,首先得明哲保身,方才可于暗中行事,在你的好友圈子里,秘密发展信众。

    出家与否,并不重要。

    夫般若者,苦海之慈航。

    多劝人向善,方可渡众生于苦海。”

    孔东流眸子渐渐变得明亮,不住点头,脸上浮起喜悦。

    他自然能够听出,师父已然接纳了自己,否则又岂会如此关心。

    不过圣僧说得很对,姑丈……噢不,太子殿下,也就是即将登基的陛下,对佛门似乎恨之入骨。

    而那些潜邸追随,即将一飞冲天的年轻重臣们,自然是自己最大的阻力。

    譬如说,宋义将军? 令狐少卿……

    哦? 最关键的,还有那个太子少保? 薛远山薛胖子!

    向来排斥外戚? 整日和父亲针锋相对。

    只因确有才华,又衷心耿耿? 而被姑丈视为股肱之臣,数一数二的心腹。

    为了日后能在长安顺利传播佛法? 这座大山? 必须首先得要迈过,可如果迈不过,那就把他搞臭!

    孔东流正想着回头如何整那个薛胖子,耳边响起僧人和善的声音。

    “是了? 京城之中? 倒是还有一人,身居高位,有手段有计谋,日后或能帮你。”

    闻言,孔东流暗暗惊讶? 却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这可是游戏人间的当世圣僧啊,信手落子布局? 再稀松平常不过了。

    “不知那位是?”

    “佛曰,不可说。若有朝一日? 佛法在南方始兴,你们一个在京城筹备建寺? 一个于暗中发展信徒? 到那时? 自会相见。”

    周逸说完,朝孔东流摆手:“把头伸过来。”

    孔东流顿时大喜,几乎颤抖着爬到周逸身前,满脸虔诚地垂下脑袋。

    “请师父为弟子剃度。”

    啪!

    周逸隔空摘下一片榆钱叶子。

    轻轻吹了口气,用力打向孔东流的脑门。

    “哎哟。”

    转眼间,绿叶变成发丝,迎风而长,须臾间,化作了一头黑直长。

    孔东流惊讶地抬起头,脸上浮起不解,遗憾,以及感动。

    周逸转向徐昆:“听闻小郎君,也即将随这秃子前往长安城?”

    徐昆躬身叹息道:“我二叔不久将赴任岭南,却偏偏不肯带上某。我与东流一合计,索性随他前往京城,投奔我一位远房亲戚,看看能否谋个前程。”

    周逸笑道:“岭南凶险,你又是长房独苗,徐太守方才有此考量。去京城也好,总好过在文和县醉生梦死。”

    说话着,周逸伸手一招。

    一片榆钱叶儿,悠悠荡荡,飘落掌心。

    他以指为笔,在叶上点画了起来。

    这一个月多来,周逸把修行重点放在了炼制法符上。

    符道属于奇门遁甲之一,却又与术道息息相关,所炼之符,可警示,可传信,可留影,可防御,可杀鬼,可伤妖,可遁走,可隐身……此时周逸为徐小郎君所炼制的,却是一道传音留影之符。

    片刻后,符成。

    表面看起来,却依旧是一片嫩绿圆叶。

    “阿弥陀佛。”

    周逸双手合十,旋即松开。

    榆钱叶从他掌中飞出,飘至徐昆手上。

    “此叶,可传音留影,还可……总之,日后小郎君若遇到性命攸关之时,可执此叶,呼唤三遍小僧的名号。你需谨记,此叶只有一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

    周逸虽有黑色小字,可终究只是客观描述的文字。

    况且,惫懒如他,也不可能随时随刻盯着。

    而给徐昆的这片叶符,却能将徐昆的声音,包括他所遭遇的局面,一起传来。

    万一这位徐小郎君日后遇到生死险情,就算自己一时没空赶不过去,也可留作证据……日后好给小郎君报仇啊。

    徐昆面露狂喜,小心翼翼地接过,如视珍宝般收起,长拜道谢。

    孔东流腆着脸道:“师父,如此宝贝,徒儿可有份啊?”

    周逸隔空点了点他的脑袋。

    “啊!”

    孔东流反应过来,兴奋地摸了把满头黑直长。

    徐仲才虽得师父赐予叶符。

    可自己也得师父用叶子变了一头假发啊。

    岂不等于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师父的法眼注视之下?

    妙啊妙啊!

    “陈池,去把那个铜匣取来。”

    “是。”

    陈池放下书卷,起身走进书房。

    出来时,怀里多了一只三尺见方的铜匣,宛如大号的女子梳妆盒。

    这是半个月前,师父请铜竹街上的一家铁匠铺所订制,连陈池也不知有什么用。

    周逸道:“你叔父不日即将远赴岭南,小僧在文和县的这些日子,承蒙他关照,感激不尽。这只铜匣,便是小僧为他准备的践行薄礼,希望日后他所到之处,都能够带着。”

    “仲才替二叔拜谢大师馈赠。”

    徐昆心知这铜匣绝非凡物,当即对周逸一拜再拜,表达感激。

    他父母早亡,太公待他素来淡薄,其余诸房也不怎么来往,唯独与二叔徐芝陵关系亲近。

    见周逸不再开口,闭上双目,徐昆也是知趣。

    他深施一礼,拉上依依不舍的孔东流,走出小院。

    自从逸尘大师离开徐府后,每次再相见,总感觉今人非昔人,明明依旧是一团和气彬彬有礼的僧人,却有种说不上出的庄严之感。

    跨出小院门槛,徐昆下意识地望了眼院中那两棵榆钱树。

    这城南小院,是他命人购置,并且亲手操办。

    院中的诸多物什,仍旧记忆犹新,就譬如那两棵榆钱树。

    他清楚记得,两个多月前,自己所见,那树叶已黄,枯者过半,大多都已飘落,枝叶光秃秃一片。

    而今日他再望去,却惊奇地发现,那两棵榆钱树,何等的枝繁叶茂,叶绿且盛,亭亭如华盖矣。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却是连树,也能这么好命……啧啧。”

    “喂,别长吁短叹了,还不快看看我师父送了你二叔什么!”

    “我说东流兄,逸尘大师似乎没有承认收你为徒吧。”

    “呵呵,没有承认,可也没有否认啊。仲才兄,你嫉妒就直说嘛。”

    “哈哈哈,我嫉妒你?我与逸尘圣僧曾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懒得向你炫耀罢了。”

    两人行至街角处,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停下脚步。

    “就看一眼?”

    “放心,就一眼。别装了,你难道就不想看?”

    徐昆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掀起铜匣盒盖,却只打开一条缝。

    两人往里面看去,同是一怔。

    半晌,孔东流感叹道:“仲才啊,逸尘师父对待你二叔,也太好了吧。”

    徐昆同样满脸感触:“大师刚来徐府时,所有一切,吃穿用度,都是我二叔亲自命人打理。”

    “这看似区区一只铜匣,怕是大半个长安城的财富加起来,也都买不到啊。”

    “那必须的。”

    铜匣中,铺得满满的,皆是一片一片的榆钱叶儿。

    如立如坐,无风摇曳,不时发出震耳的呼啸与低鸣。

    又似金刚护法,怒目吟诵,五蕴皆空,慈航普渡,杀生亦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