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界点名册 > 第242章 这位小伙和我主是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后,末先生魔改‘合体印记’的思路,就往强力、狂暴方向研究,不管到时候这面具小家伙能不能承受住合体的狂暴,反正他要的就是强大给力的效果!

    四个五个合体?这怎么够!没十二个打底的个体合变为一个,能叫合体?

    至于十二个以上的个体思维要怎么统一?这就不是末先生要关心的事情了,意识的统一是面具小家伙的事,而且精神病人思路广,十二种思维一起扩散的话,说不定在战局中能变出花样来,让敌人摸不透你的套路?

    越是魔改,末先就就越来劲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傻乎乎的面具小家伙再次到他面前的样子。

    “这就是未来值得期待的原因啊!”末先生露出了姨母笑。

    许奇寂:“……”

    我是不是不小心按下了末先生奇怪的开关,让末先生变得这么奇怪?

    “这次魔改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你是要在我这里等着呢?还是准备先回去,等我搞定后你再上门取货?”末先生的手指在两个‘元素之祖印记’上不断划动,让印记融合。

    “要多久?”许奇寂问道。

    “不清楚,我也没魔改过这玩意。估计要个一两天吧。”末先生进入专注模式。

    许奇寂略一思索后道:“那我在末先生这里等等吧,如果回去的话,我下次到这里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一两天肯定会错过。”

    他每次进入末先生这里,都跟踩狗便便一样,要看运气。如果回去等,下次万一是一年后才来呢?

    反正现在,外界也没啥好操心的事。

    骷髅小号、眼魔小号不用担心,银发双子小号还泡在元素海里领悟法则……再者,他在这里的只是一缕意识,本体还活蹦乱跳的。

    “那你别柱在这里打扰我,你在这世界随便逛逛吧。”末先生很嫌弃地摆了摆手。

    许奇寂指了指自己:“我能随便逛?会不会有危险?”

    他总感觉末先生所在的世界有些神秘,每次他出现时,都只在末先生身边呆着,都没有走远。

    对于末先生这个大高手所住的世界,许奇寂还是很好奇的。

    另外,他也担心外面会不会有危险?

    末先生这种等级的高手,说不定养的宠物实力都是外界的天花板级,万一他出门遇上末先生宠物,被宠物一掌拍死了怎么办?

    他现在只是一缕意识所化,不是本体,很虚弱的。

    “啧。”末先生随手一扬,扔了一枚玉班指给他。

    许奇寂接过班指:“末先生还有射箭的爱好?”

    兴趣好广泛。

    “有它在,代表着我的身份,你在这个世界可以随便逛逛,就不用担心被拍死。”末先生头也不抬,回头。

    许奇寂:“……”

    果然,如果他不多问一句,出门说不定就死了。他隐隐感觉到了末先生的恶趣味。

    “那我就出门了?”许奇寂接过班指,乐呵的出门了。

    推门而出的时候,门口竟然就立着两个钢铁所打造的卫兵。

    两个卫兵感应到有东西出来,双眼中红芒闪烁,盯住许奇寂,同时伸手做出拔刀的动作来。

    有一种小小的危险感闪现,危险等级不高,不过对于一缕意识状态的许奇寂来说也很麻烦……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抬起手,露出手上的班指。

    钢铁卫兵一扫描到许奇寂手上的班指,眼眶中红色的光芒立马收敛,恢复守卫的姿势,放行。

    许奇寂微微一笑,向着远处飘去。

    待他离远后,两位钢铁卫兵对视了一眼。

    【我主的房间里什么时候多出个外人的?你有见到这位客人进来过?】

    【没有啊,我们一直守在门外,从来没见到有人进来过……而且这次,我主不是还吩咐过,无论是谁都不准进去打扰他吗?这次我主肯定是在修炼的重要关头。连前线的几位大人物都还在外面候着,等着我主出来呢。】

    【那刚才飘出去的家伙,是怎么进去的?他还戴着那枚代表着我主身份象征的班指……】

    两位忠诚的守卫相互对视,一脸迷茫。

    他们守护着主人这么久,也从来没见过这位客人啊?

    不过迷茫归迷茫,两位钢铁卫兵没有多想,他们的职责只是守门,不是八卦。

    如果他们有八卦的兴趣,就不会被选中来守门了。

    ……

    许奇寂的意识体悠悠地飘着。

    “这次不是野外,而是某个大建筑里啊。”他飘了大半天,还是在巨大的通道中飘着,没看到出口。

    途中倒是遇上过几个大门状的东西,但都锁着,他进不去。

    “不会让我在这里飘个几天几夜,才能看到出口吧?”许奇寂正这么说着时,便看到了出口光芒。

    这完全不是巧合,而是他在说着‘出口’两字时,这个出口才出现的。

    许奇寂:“……”

    这不会也是末先生的恶趣味吧?

    “算了,出口在就行。”许奇寂也不多想,朝着那位置飞去。

    在飞往出口的时候,许小伙感觉到了一种仪式感——这画面,就像是灾难片的结局,主角们看到了出口,仿佛看到了光明和希望,拼尽一切努力,种向光明的出口!

    画面感一来,他就忍不住模仿起来。

    反正边上又没人,只要没人看到,他就不会尴尬。

    他右手向前,伸向光明的出口:“希望~~”

    然后,他就加速冲了出去!

    这演技,这姿势,这台词,许奇寂给自己打九分~

    嗖嗖嗖~当他的身影从出口中冲出去的刹那,四道锐利的目光如箭一样扎在他的身上!

    出口处并不是许奇寂想象中的‘屋外’,而是一个类似大殿的房间。

    光芒是因为大殿里的灯光。

    而他出现的位置,在主座区域,下面的四人都坐在客位区域。

    许奇寂:“……”

    四位客人:“……”

    五个对视,一时无言。

    “所以,为什么这里会有人啊?”许奇寂叹了口气,收敛自己的戏精表情,站在主座区域:“你们好啊。”

    四位客人盯着许奇寂,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

    很快,他们和钢铁卫兵一样,看到了许奇寂大拇指上的班指。

    四位客人锐利的目光,突然就变得柔和起来。

    甚至,从他们有些丑丑的脸上,还挤出了一丝微笑来——这四位客人,都是类人模样,但形态各异,有些像兽人+虫人+爬虫类结合。

    它们的本体应该不是人类,之所以会用类人的形态化形,完全是因为他们的老大的形态原历。

    【这位是谁啊,你们谁认识吗?】四位怪人一边努力挤出微笑,一边用传音的方式暗中交流。

    【我不知啊。】蝎尾的怪人轻轻摇头。

    【我也没见过他。】独眼怪人眨了眨眼睛。

    【但他手上戴着我主的班指,这班指是我主喜爱的法器。这么看来,他可能是我主的使者?】鲨齿怪人暗中猜测。

    【也可能是宠物?】

    【要不问问?】

    【谁问?万一惹恼了他怎么办?】

    几位怪人暗中交流半天,猜不出对方的身份,只能勉强维持着难看的笑容。

    【话说,他应该是从我主的闭关处出来的吧?至少我们可以问问他我主现在的状态?】蝎尾怪人道。

    【谁问?】

    还是这个问题,谁开口?

    独眼怪人叹了口气:【我来吧,一直这么笑着,我好累。】

    他和其余三个怪人不同,他笑起来的时候会扯到眼睛,笑久了眼睛痛。

    说罢,独眼怪人轻咳一声:“这位……你好。请问,你是从我主的闭关处出来的吗?”

    许奇寂听到这顿时明白过来,这四位看样子是末先生的下属。

    于是他点了点头。

    “那,我能问一下,我主是否还在闭关?”独眼怪人小心翼翼问道。

    【你家主人可不在闭关,他在缝衣服。】许奇寂心中暗道——不过这话,可不能从他口里说出去,会死人的。

    “末先生他目前正在研究两个非常特殊的印记,正处于重要关头,可能需要一两天时间。”于是他这般回答。

    独眼怪人听到这里,松了口气——只是一两天时间,那就好办。

    一两天时间对于他们这些寿元漫长无比的存在来说,也就跟个几分钟一样,无所谓。

    不过听完之后,四位怪人对视一眼,暗暗点头,将眼前这个面具小家伙牢牢记下!

    【末先生?他是在说我主吗?】

    【这位果然是从我主的闭关之处出来的!】

    【能进入我主闭关之处,还活着出来,看样子我主和他的关系很好。】要知道,闭入主人闭关处的生物,基本上都死绝了。

    怪人们没想到的是,许奇寂也被捏爆了一次,就是他又活过来了。

    【人主还赐下了班指,得慎重对待他。】

    【他出来是不是就是为了给我们传话?】

    正当几位怪人交流时,许奇寂微微一笑道:“你们还要在这里等末先生的话,那我就不打扰啦。”

    他还想到处逛逛,不想呆在这里陪这四位怪人。

    主要是这四位长的也丑,如果换成四个画眉的话,他可以嗨聊一整天。

    “先生要出去走走?”蝎尾怪人闻言,心中一动——它是四个怪人中少有的坐不住的类型,它天性比较好动。

    “嗯,出去散散心。”许奇寂答道。

    “那先生需要向导吗?我给先生带个路?”蝎尾怪人露出讨好的笑容来,反正向主人汇报的事情有他三个同伴在,有他没他区别不大。

    不如给这位面具先生当个向导,借机会出去散散步。

    “好啊。”许奇寂点头同意。

    末先生的这个世界,他人生地不熟的,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走也不是个办法。有人带着散步的话,至少不用担心迷路。

    蝎尾怪人见许奇寂同意,心中一乐——这位面具先生看起来很好说话,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暂时看来是位能好好说话的存在。】不是那种暴躁的性格。

    【一路上试探下这位先生和我主间的关系,如果他和我主关系非常好的话,我们也得打好和他的关系才行。】

    【万一能借着他,让我们再进化,就更妙了。】

    四位怪人对着蝎尾怪人瞄了一眼,心照不宣。

    ……

    ……

    许奇寂跟在蝎尾怪人身后,逛了几个景点后,他就后悔了!

    不是蝎尾怪人不热情。

    相反,蝎尾怪人热情似火,它在前面带路时,尽量带许奇寂去一些有特色的地方。

    就是这些特色,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

    “这里是我们附近很有名的地方,叫疯狂山脉。它们看起来像是一座座的山,连成山脉。但事实上,它是一个整体。每到深夜时,它会发出特别动听的惨叫声……组成这山脉的是很多被抛弃的怨恨体。它们因为各种原因,被最亲爱的人抛弃,所以哪怕融入到疯狂山脉里,它们还会呼叫最亲爱个体的名字。”蝎尾巴人隆重向许奇寂介绍道。

    许奇寂望着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看到有黑色恶心的汁水从山脉中流出,隐约间还能看到山上有一个个巨大山洞,不时会有类似眼睛的组织从中伸出张开,向外瞅一眼又缩回去。

    这种东西,令他头皮发麻,胃部都隐隐提出抗议——好在他现在是一缕意识,真正的胃没有带过来。

    但这一切在蝎尾怪人眼里,却仿佛是最美好的风景!就跟人类来到一片山清水秀之地一样!

    蝎尾怪人伸展双臂,恨不得能扑入到那些黑色汁液中,然到还想着带许奇寂去泡泡汁水。

    许奇寂强颜欢笑,腼腆拒绝。

    他的强颜欢笑,在耿直boy蝎尾怪人眼中,却成了‘眉开眼笑、玩得很开心’。

    于是,蝎尾怪人更加热情的带许奇寂前往一个个令人抓狂的地方。

    什么碑原虫族的巢穴啊,什么阿鲁巴龙的祭坛啊,食尸鬼之井啊……

    许奇寂发誓,这是他一辈子印象最深刻的游山玩水。

    一连玩了十余个景点后,蝎尾怪人终于提出要不要休息休息?

    许奇寂当场同意。

    然后一人一怪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了会儿。

    “莫逆先生,我主这次在研究的东西,是不是‘进化元素’?”蝎尾怪人感觉自己和这位莫逆先生已经拉近了关系,所以试探着开始提一些内心疑惑。

    “进化元素是什么?”许奇寂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