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界点名册 > 第159章 双方都很满意的接触
    精神文明族主星舰上,许奇寂‘眼魔分身’从治疗舱中出来。

    得知他恢复后,神祖使者再次使用‘降临’的方式,降临到了一只神族舰长身上,算是‘亲自’来迎接他。

    这算高规格对待了……

    之所以如此热情对待许奇寂,是因为神祖使者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有些图这只‘眼魔精英’的身子。

    准确来说,是图他的灵魂。

    这不屈的战意,坚定的意志,拼死也要完成任务的执念,是神族很缺少的东西。

    所以,他有心想将许奇寂所化的‘眼魔分身’引渡到神族中来,经过培养,让他成为神族中的斗战护法。

    他们神族,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仪式。通过这个仪式,可以将一个生物,转化成‘类神族’的状态,让普通生灵彻底脱离‘肉身’的束缚,成为和神族一样的精神能量体。从此再也不受普通物理攻击的伤害,高高在上。

    当然,进行这个仪式的要求很严格。

    神祖使者目前也只是有这个念头。

    要不要真引渡这只眼魔精英,他还得再考察才行。

    确定这位眼魔精英是否可靠,是否值得培养,然后再用各种方法,让这眼魔精英对神族产生好感。

    等诸多条件都满足后,他才会真正动用那个仪式,将这位眼魔精英转化为神族斗战护法。这并不是脑袋一想,拍拍屁股就能决定的事。

    “祖使您怎么亲自来了?”许奇寂所化的眼魔精英,看到神祖使者降临后,马上演出惊讶的神色。

    “你可是我族这次斩首计划的最大功臣,要不是你拼着自毁境界也要轰出最后一击,斩杀了那人族防御核心,我们的斩首计划就彻底失败了。我来见见你,也是应该的。”神祖使者扮演出一副和善的模样,先拉拉彼此之间的亲密度。

    而且,他说的也有几分真意在。如果斩首计划失败,那么那个人类肯定就会有所防备,下次再想引诱他出来,就没这么容易了。再想斩杀对方,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位人类核心,已经彻底死亡,那么世界的防御是不是松动了?”许奇寂明知故问——这是在甩锅。

    我已经将那个人类核心杀了,防御要是没有完全松动,可不能赖我!

    “那位人类已经彻底死了? 这点我事后还通过卦算之法确认过……对方没有复活? 而且下方这颗人类行星上已经没有他生存的痕迹。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任务已经完美结束? 防御核心已破。在那人类死亡的同时? 防御最外层就已经碎裂,今天就能破开最外层。相信接下来? 防御攻克起来会很简单。”神族使者自信回复。

    他也没有瞒着对方自己事后算了一卦这事,这只是确认的手段? 是很正常的流程。

    许奇寂分身听到这话? 差点冷汗止不住落下。

    ——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有‘卦算’这种BUG手段。明明是个科技发达的文明,竟然还会卦算。

    但想想对方可是科学和玄幻结合的文明,倒也可以理解。

    可能这就是科学算卦吧?

    还好,对方算卦的时候自己的‘真身’正好因为713身体出问题? 跑到了她的世界? 不在现世。

    否则,肯定会被对方卦算到真相。那么一来,自己假死的计划就暴露了。

    【以后行动,一定要加一层‘防卦算’的效果。也不知道妙哥那里有没有卖类似的法器或是法术或科技装置?】许奇寂心中暗暗将这事记下。

    然后近期内,他得在713世界继续呆一段时间。

    回头就将画眉的身体也接过来? 一起在713世界度假。等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或是从妙哥那买到抵抗卦算的宝贝再回去。

    就是画眉接过来后? 她办公的事情要麻烦一些。只能通过‘奇迹之门’开个小窗口,远程办公了。

    “你这次做的很好? 你的伤势……虽然眼祖没有要为你治疗的意思,但我这边会好好为你提供治疗宝药? 让你的境界和伤势都尽快恢复过来的。”神祖使者又道。

    他这话就有意思了。

    上回见面时? 他向‘眼魔精英’保证过? 要请眼祖使者亲自出手来救治,但前天的‘九祖使者聚会’时,他根本没向许奇寂提起过这事。

    事后,他再和这只眼魔精英提起时,只提起‘眼祖没有为你治疗伤势’,将这个话题一笔带过。

    如此一来,就像是他出口请眼祖使者为伤员治疗,但眼祖使者没答应一样。

    无形中,这只重伤的眼魔精英对‘眼祖使者’就会产生一丝不满。

    可惜,神使完全没想到,眼前戴面具的眼魔精英和九祖使者空间中的眼祖使者,根本就是一个个体。

    神使的演技高明,说话时都是九真一假,让人分辨不出来。

    但挡不住对方开小心,开两个马甲来配合他演。正派反派都让对方演完了,他演技再高,也挡不住对方两个马甲间的剧透。

    虽然不知道神使到底想干什么,但为了配合对方的‘演戏’,许奇寂所这具眼魔分身眼中,有一缕‘失落’一闪而过。

    这一闪而过的失落情绪,普通人很难察觉,甚至在失落一闪而过时,眼魔分身还装出很镇定的模样。

    但这丝失落,又如何能瞒得过神使?

    神祖使者一眼就抓住了这丝失落,心中满意。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尽可能的让这只眼魔精英对眼魔使者、眼魔一族失去期盼,让他认为眼魔一族已经彻底放弃它——而事实上,一开始执行这个任务时,眼魔使者就已经放弃这只眼魔精英了,否则又怎么会派这只精英来执行这样任务?

    正因为这只眼魔精英没有突破的机会,而且寿元将尽啊!

    【不过现在不能急,再让它在我族的星舰中呆一段时间,让它体验到我族对他的好,体验到我们的温暖。再让他体验到‘眼魔’一族寒,如此一来,就能让他内心倒向我的阵营。】

    【对了,一同来的那一批眼魔,也得想办法处理掉了。不能让它们影响到这只眼魔精锐的情绪……正好借着后继‘对抗防御结界’的实验,让那批眼魔援军尽可能的牺牲掉,或是重伤。最多付点抚恤金。等这批眼魔死伤差不多,再将活着的眼魔送回去。】

    区区这点抚恤金,他神族财大气粗,付的起。

    想起要处理掉的那批眼魔援军时,神祖使者脑海中不由想起那只一直呆在眼魔精英身边的,本次眼魔援军的副手。

    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到那只眼魔副手,长得眉清目秀的。他心头涌上一阵已怜悯之心,有些不想让那只眼魔副手也被牺牲。

    神族使者轻轻摇了摇头。

    眼魔一族长得和他族完全不一样,他怎么会凭空对区区一只眼魔,产生好感?

    这肯定不是他自己的意志。

    那么……难道是我附身的这具‘舰长’身体的情绪?

    他远程降临时,虽然说能完全掌控同族的身躯,但身躯的一些本能还是会被保留下来。

    比如他降临到一只喜欢‘吸能量棒’的同族身上,这个爱好就不会被逆转。也不可能从喜欢吃甜变成喜欢吃苦。

    所以,他心中突然涌现的想法,很可能是之们一舰长内心深处,喜欢上了那只‘眼魔副手’。

    跨种族的爱恋,虽然听起来滑稽……以及不切实际。

    但是,他们精神文明族却经常会发生这种事。

    毕竟和身体上的恋爱比起来,他们更偏向于‘精神恋爱’。

    只要谈得来,外形什么的对他们一族来说就不是那么重要,只要精神电波对得上,就能产生喜爱的情绪。

    毕竟,他们是精神文明。

    【如果只是一只眼魔副手的话,想办法留下来,给这位舰长当个副手也没问题。】神族使者想了想后,下了这个决定。

    以往他并不是这么仁慈的存在,漫长的岁月早就让他变得无情……但今天,他难得发了善心,愿意满足一下这位舰长。

    身为神族的舰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些小条件还是能得到满足的。

    ……

    接许奇寂眼魔分身出关后,神族使者双手负于身后,开始边走边讲道:“你有没有兴趣,在我族中办一次演讲?”

    “演讲?”许奇寂的眼魔分身虽然早知道这事,但这个时候他还是配合地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已经和你们眼祖使者讲好了,我希望你能在我们这多留一段时间。为我族的战士讲一讲你的意志,战斗的念信,鼓励下我不争气的族人。而你眼祖使者那边,也同意了,我这边也加了钱。”神族使者有意无意的提起‘加钱’这事。

    看~只要我加钱,你们眼祖使者就根本不在意你的身体伤势,直接就同意了。

    果然,许奇寂‘读懂’了神使想要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那巨大的眼睛中,再次有一丝更明显的‘失落’滑过。

    比起上一回的失落要沉重一两左右。

    神使捕捉到了这点,更加满意了,并适时的展现自己的‘善’,补充道:“我知道你的身体伤势还没有恢复,所以这几天演讲的话,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固本培元的宝药,你可以好好服用,先稳定伤势。事后再服下我给你的恢复境界丹药,争取早些恢复为6境,然后突破!”

    “谢谢神使。”许奇寂眼中,非常配合地流出一缕‘感动’之色。

    同样身为祖使,神使和眼使对比起来,一个暖得让人落泪,一个冷得让人想哭。

    “演讲方面,你需要多长的时间准备?”神祖使者又随口问道,还不忘记刷刷好感:“如果身体伤势还没恢复,可以推迟些演讲的时间。”

    “没问题的,虽然我现在还很虚弱,但演讲消耗不了我多少精力。而且,关于斗志,战斗的执念,完成任务的决心这些,我还是很有心得的。”许奇寂回道。

    他完美的演绎一位哪怕在绝境中,也不屈服,要拼命完成任务的战士。

    “而且,时间对我来说很珍贵。我不能浪费时间。如果我不能及时恢复境界,那么我希望在我死亡之前,能完成这最后的任务,完成神使的演讲。”许奇寂再次沉重发言。

    他塑造的形象,越来越符合神祖使者的喜爱——特别是最近,意志总容易情绪波动的神祖使者,就喜欢许奇寂演出来的这种性格人物。

    而且许奇寂口中‘最后的任务’几字含意,他也听出来了。这是这只眼魔精英为眼魔一族执行的最后任务了~奶思~

    “如果……如果你境界真的无法恢复,甚至无法踏出突破的那一步,就来找我吧。”神族使者眯起眼睛,抛出最后的橄榄枝。

    “谢谢神使,如果……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再说吧。至于演讲的话,如果神使你安排的好,我晚上就可以开始。”许奇寂说着,虽然还有些失落,但整个精神都已经振作起来,又恢复成那个‘执着、不屈’的战士。

    “好。”神祖使者大为满意。

    内心中,还隐隐改了自己的决定。

    原本他只是想着拉少数几个神族战士+大量的星兽,来听许奇寂演讲的。毕竟演讲的目标,本来就是星兽。

    但这次为了给许奇寂一个好感,也为了自己欣赏的这个眼魔战士的不屈,他决定第一场演讲,至少要让会场坐满三分之二以上的神族战士。

    让自己族得战士们,也听听这演讲。

    星兽在第一场演讲时,可以在会场外面听讲……

    后面的几场演讲,再慢慢的将会场中的成员也转化成星兽来当观众。

    这一次的会面,神族使者很满意。

    许奇寂也很满意。

    双方都很满意,就是双赢的场面。

    ——此时许奇寂还不知道神祖使者想在后面几场,将听众大量转化为星兽的事。否则,他肯定还要点赞,来谢谢老铁支持。

    给神族成员演讲,最多发展一批‘好友’。

    给星兽演讲,可以暗中多掺杂一些‘自由、平等、不畏强权’等等的先进理念。让受压迫的星兽们,在未来有一天能够站起来!

    许奇寂早就想这么干了,但苦于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