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界点名册 > 第177章 你想要什么东西?
    御龙符是直接在许奇寂的剑鞘孔洞中凝聚出型的,不是先爆出来再装上去。

    在它成型的瞬间,许奇寂便大概掌握了它的用途……

    所谓的御龙,并不是抓住一条龙就能将它驾驭。而是在激活这枚符文后,就能显化出一条许奇寂想象的‘金龙’模样出来,对目标进行轰炸攻击,伤害值极高……

    而‘金龙’到底是西方龙还是东方龙,都可以按着许奇寂的喜好构造而成,金龙的模样越是精细,消耗的能量就越大。

    除此之外,这枚‘御龙符’还能配合着同类型的符文,演化为‘组合技’出来。至于什么样的符文才是‘同类型符文’,目前许奇寂还没头绪。

    【降龙啪啪掌!】在看到这枚符文的介绍后,许奇寂心中马上便脑补出这么一个画面来——他双手一拍,一条或是数条金龙从手中拍出,在阵阵龙吟声中撞向敌人。

    这技能到时候不在媳妇面前施展一下,简直可惜。

    【是枚价值很高,又帅又给力的符文。】许奇寂心中非常满意。

    另外对于剑鞘中能诞生符文这事,他内心也有些惊喜。

    祝福符文,这是在阿蟹的90层防御笼罩之下,星兽被杀后才会凝聚出来的宝物。

    只要出了那九十层的防御,星兽就算被杀,也无法凝聚出任何东西。

    不过许奇寂此时的情况有些不同。

    首先,面前的星兽虽然被他捅了一剑鞘,但并没有挂掉……而且,他现在并不在自己的世界,头顶没有阿蟹的防御转化。

    “是剑鞘的问题,还是我自身的问题?”许奇寂默默操纵着秀发抽出剑鞘,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将剑鞘重新化为披风。

    连神祖使者都没发现他的剑鞘上多了一枚符文。

    许奇寂猜测,自己的大剑和剑鞘都是用阿蟹留下的功法打造而成,而他本身更是防御的核心。

    这可能就是他离开了九十层防御,依旧能用星兽凝聚出符文的原因。因为他+剑鞘就是防御的缩影。

    剑鞘抽离后,眼前的星兽轰然倒下,五体投地。

    它没有死,只是一身实力被抽干,退化为普通的星兽。

    但它完全没有敌视许奇寂,反而用一种感动的目光,望着‘拯救’了它的斗战法王。

    法王慈悲,非但没有将它斩杀,反而帮它去除了体内的毒素。

    虽然它一身实力褪化? 但它从斗战法王那里得到了一卷全新的修炼法门。以它的经验? 重修回5境,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所消耗的时间不会太大。

    几年后? 它就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5级星兽。但这次之后,它将是斗战法王座下的最忠心星兽。

    对面? 许奇寂体内的星海中,星兽阵营中多了一颗特殊的小星芒。这颗小星芒特别凝实? 忠心耿耿。

    感应到了这只星兽突然的投诚和表露出来的忠心? 许奇寂心中一动。

    他这个小号,的确需要几个下属,来帮他做些事情。

    于是他朝着这只虚弱的星兽抛出了一颗从神祖使者那坑来的丹药,让星兽服下? 让它尽快恢复一些力量。

    做完这一切后? 许奇寂面朝神祖使者:“祖使,这只星兽和我有缘……我琢磨着,我眼魔一族不擅长于日常行走,需要有代步坐骑。”

    “没问题,它的命是你救的。”神祖使者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眼魔一族的身体不擅长赶路是事实。

    眼魔一族身体是一滴水的模样? 别人迈开步子走,它们得蹦哒着跳? 看起来很累。

    虽然转化为了纯能量体后,虚八八可以飘着飞? 但习惯这东西可能一时半刻也改不过来,有个代步的星兽用过渡一下也是正常。

    再者? 这只星兽如今退化到了普通星兽的模样? 境界不在。如果虚八八不要它的话? 它就会被拉过去,进入配种室,疯狂配种,将它强大的基因留下来,培育出更多有潜力的星兽。

    虚八八要它,那神祖使者自然愿意这么一个顺水人情。

    反而身边秘书模样的神族成员,一脸兴奋的望着许奇寂座下的星兽——斗战法王那一剑,有着净化毒素让星兽重新恢复理智的效果?

    这可是好事!

    在他们的无间之狱中关押着不少中毒的星兽,每只都是5境左右的战力,在那发狂等死,他们却束手无策。

    现在斗战法王虚八八这里,明显是个突破口呀!

    虽然被捅了一剑后,星兽境界会被清零……但没关系,治疗这种事情都是循序渐进的,可以一点点去改良。

    只要有斗战法王的配合,一步步来,说不定能在付出很低的要求,就能治疗星兽体内毒素。

    当然,现在不是提起这事的时候。现在是虚八八大人仪式大典,它要等仪式结束后,再去找虚八八法王。

    秘书神族成员用热切的目光盯着许奇寂。

    而许奇寂……也在悄悄瞄着这位神族秘书成员。他同样在想着有没有办法,接近这位神族秘书成员。

    ‘斗战法王转化仪式’的原理,水晶门的构造,整套设备要怎么搭建和激活,这些知识他都想从对方的手中弄到手。

    很巧,双方的目光短暂的接触到一起。

    眉来眼去,目光交接的瞬间,许奇寂和这位秘书成员就达成了某种共识。

    ——今晚约啊?

    ——好呀,今晚不见不散~

    达成共识后,双方都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子各干各事。

    边上。

    原本虚弱的星兽在服下补品丹药后,已经能勉强站起。在它体内《大夏系统》已经入门,开始缓缓自动运转,每时每刻在恢复它的实力。

    站起身后,它便主动背起许奇寂。

    长发飘逸的眼魔,卡在龙型星兽的背上,在神族成员眼里倒是更加威武起来。

    “很好。”神祖使者也满意地点头,然后他对许奇寂道:“虚八八法王,接下来你有一个★的时间适应新的身体,一个★的时间结束后,我会开启萨拉星,你将带领一支神族精英战士入局,争取在那里恢复到6境的状态。”

    虽然不知道萨拉星是什么地方,但听起来应该是个能短时间内提升实力秘境?但应该会有些危险的样子?

    许奇寂点了点秀发:“我很期待。”

    至于神祖使者口中的一个★时间,推算下来应该相当于许奇寂世界的两个半月左右时间。

    【抓住这个机会。】这时,许奇寂耳边响起了神祖使者的传音。

    许奇寂一愣。

    【你虽然成了我族的斗战法王,但境界还没恢复,只有五境的境界。虽然潜力极大,但我还不能给你安排匹配‘斗战法王’的职位和权力。所以,趁着这一个★的时间,你快点将境界磨合到5境巅峰,抓住萨拉星的征途,恢复6境战力。到时候,我就可以将你安排为我神族十二殿的新殿主。你前往萨拉星的成员,我会派一支真正的精锐战士配合你,这是你未来的班底,能不能收伏他们,就看你能不能在远程中展现你的人格魅力了。】神祖使者又给许奇寂传音了一大段的留言。

    为了安排这位合他心意的斗战法王,神祖使者也是用尽了苦心。

    神族的权力结构有两大分支。

    顶尖以‘神祖’为一切权势和力量的中心,祖使则代表着神祖。

    祖使之下,分为文武两大阵营。

    一支由360位议员组成的神族议会,负责管理神族中的各种事务,法律,仪式……

    另一支是由十二殿组成的绝对暴力武装,每一尊殿主都是神族中除去祖使外的最强者。

    十二殿主,并不一定满额,实力不够的话,哪怕殿主之位空缺,也不会让人滥竽充数。

    一旦成为殿主,就算是立于神族权势的巅峰。

    许奇寂都没想到祖便会这么看中他——真有些受宠若惊。

    【十二殿主之位中,本有一殿就是为‘斗战法王’预留。6境之后,你勉强能上位。但是……想要服众,你必须得达到7境,成为圣境之下的亚圣级别才行。我希望你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亚圣,真正以自己的实力服众。】神祖使者传音完后,便不再发话。

    “定不负祖使所望。”许奇寂这个间谍都差点被感动哭了,若他是真正的眼魔成员,在这神祖使者这一套连环拳下,恐怕已经肝脑涂地,誓死效忠祖使了。

    十二殿主之位吗?

    如果这个‘虚八八法王’小号,能成为神族的十二殿殿主,那他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随便操作一下,对神族而言可能都会造成致命打击。

    这个十二殿主之位,他的确应该争取一下。

    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7境亚圣……目前才5境的他,不用想那么久远。

    ‘先订个小目标,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成为6境皇者吧。’许奇寂一头长发飘逸,背后披风和长发一同飞舞。

    如果此时他飘到半空,只看背影的话,说不定会很帅气?

    ……

    ……

    夜深了。

    许奇寂的虚八八小号,坐在祖使为他安排的园林中修养。

    他在这里等待着那位秘书的到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许奇寂没有浪费时间,而是抓住每分每秒修炼、冥想。

    冥想中的他,发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当他的本体、眼魔小号、骷髅小号,同时进入冥想状态时,因为共鸣的原因,冥想修炼的交易提升了数倍!

    【下回修炼的时候,得争取让本体和小号一起修炼才行。事半功倍,美滋滋。】许奇寂内心愉悦。

    那位神族秘书要处理的事情可能比较多,快到凌晨时刻,竟然还没有过来。

    ‘难道是我和他打错暗号了?’许奇寂内心也是相当疑惑。

    既然如此……那我先深入冥想片刻吧。

    许奇寂的意识深沉下去。

    沉着沉着,那种‘飞升’的感觉又来了。

    【咦?那位布偶前辈又在召唤我?】许奇寂心中一动。

    他没有抵抗这种‘飞升’之感,选择主动配合。

    飞升了片刻后,许奇寂的感觉自己的意识一亮,进入到了全新的空间。

    他一睁眼,然后便看到了一脸泥污的儒雅男子,正面露诡异的笑容,双手在一团泥上捏着。

    这次不是布偶前辈,而是末先生。

    许奇寂的突然出现,让一脸姨母笑的末先生面部一僵。

    手中捏着的泥团都差点捏崩。

    “末先生,您这是在玩泥巴?”许奇寂好奇问道。

    这天都没冷呢,末先生就要在董北玩泥巴了?

    “制陶。”末先生轻咳一声,提醒许奇寂。

    他这可不是在玩泥巴,这是在捏陶器。

    “哦,制陶啊。原来如此。”许奇寂望了眼边上,果然边上有很多瓶子的模样,看起来都是末先生烧的陶器,不过大部分都是半成品,还没上色。

    没想到末先生的爱好还蛮广的,除了钓鱼外,还会制陶。

    说不定还会烧玻璃啥的?

    总感觉末先生像是一位退休老大爷一样,什么东西都要鼓捣一下,闲得很。

    思索间,许奇寂又看到另一侧,这边的陶器就更加精致漂亮,而且都是已经上色完的,看起来就赏心悦目。

    “画眉好像就很喜欢陶器,可惜了……”许奇寂说着,又遗憾地叹了口气。

    末先生这块地方也不是普通的地方,在这里除非是一些很特殊的东西,否则根本带不进来。

    目前他能带入到末先生这片空间的,也只有布偶前辈弄的面具。

    “你想要?”见许奇寂一脸‘想要’的表情,末先生脸上露出了笑意——自己的作品,有人欣赏,也是极美的事情。

    “想要是想要,但是带不回去。”许奇寂摇了摇头。

    “下回吧,下回过来,我给你弄个能带回去的陶器,就是制作起来会稍有些麻烦。”末生先一擦脸,脸上的泥污变得更大。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能保持着儒雅得气质,气质这东西果然学不来。

    “这次来找我有事?”末先生又问道——他已经布下了躲避的结界,结果许奇寂竟然还是一头撞了进来。

    这样子他未来的隐私有些堪忧。

    “我拿到了和面具一样的宝物,所以正想着来找找末先生。”许奇寂说罢,掏出了那个眼镜,递向末先生。

    “这么快?”末先生接过这个眼镜,双眼发亮,亮的如同恒星。

    这宝物,对他太重要了!

    “你想要什么东西?”末先生抬头,对许奇寂道。

    这一刻,末先生像是完成任何愿望的神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