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全职灵尊 > 第六百四十章 我要的答案
    刘昊迎流而上的黄泉河是一处支流,因而,总有到头的时候。

    在支流和主流的分叉点盖了一座亭子,上书牌匾:望乡亭。

    “望乡亭,难不成在亭子里能望见自己身前的家乡?”刘昊将信将疑的拾阶而上。

    就在他即将迈入亭中的那一刻,一句吟诵让他抬起的右脚悬空而停。

    “黄泉路上无老小,望乡台上泪涟涟。孟婆一勺断前生,还望诸君路走好。”

    “冥王路帝?”刘昊没有回头,而是在等。走夜路不能回头,更何况在这诡异的黄泉世界。

    “你到是谨慎。”路帝从后面一步步走来,直到背对刘昊,站立于亭子的中央才停下脚步。

    “见过冥王。你怎么会在这?”刘昊走入亭中,向他行礼。有他在,自己提起的心能放下大半。

    “我来这不是偶然,而是你的爱徒,我的儿子向我发了求救信。不然,我也不会来此。要知道,我给路将的求救玉佩只有两块。”

    “多谢了。敢问此地是何处,为何我全身灵力都被禁锢了,不!准确一点的说,就像是被人抽空了灵力。”刘昊不会惺惺作态,更不会因为站在自己眼前的是冥王就畏首畏尾。

    “你可知你已经死了?”路帝没有正面回答刘昊,而是突来一问。

    “我怎么会死呢?身为灵者,对自己的寿命还是了解的。现在的我是灵宗境,拥有至少两千年的阳寿,怎么会死呢?”刘昊说了半句,隐藏了半句。

    “呵呵,刘昊,你是不是觉得身后有人护持,便能万事大吉了?自你来到黄泉界后,你的护道者可还在?你所谓的秘密对你可曾有一点帮助?”

    在路将的质问下,刘昊一时有点尴尬。搞了半天,自己在他面前竟没有秘密可言。

    “刘昊,对我来说几年就是一瞬而已。可就是这一瞬,你变了很多。以前的你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假如是以前的你见到我,断然不会是此时的心态。

    你的路虽有坎坷但都不算事。一路的顺风顺水,一路的打遍无敌手,让你的心膨胀了。看似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实际上内心已开始虚浮。不然,你怎么会露出那么大的破绽,让人有可趁之机呢?

    你以为真的是天道在收你吗?你以为你值得天道关注吗?你以为的以为实际上只是你以为。

    邪飞需要你,才会让你出场。当他不需要你时,你便永远也出不了场。盟友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你觉得现在的你能带给他多少利益?你只不过是他转移注意力,跨过河流的浮石而已。

    再有你母亲所在的世界可是大世界,鸿灵世界即便三合为一也是中等世界。对生活在大世界的人来说,区区中等世界算得了什么?哪怕有大人物出手抹掉一个中等世界,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言及于此,你应该能明白点什么了吧!”

    路将什么都说了,也什么都没说。悟性是强者前进路上必不可少的动力,没有悟性的人即使最后取得了成功,其付出的代价,耗费的时间不可计数。

    “你的意思是,我当下的这场遭遇不是偶然,不是天道所为,而是两方势力巧合下的合力。”

    “孺子可教也。现在明白,为时未晚。

    对邪飞来说,你是他最大也是最具威胁的人。你想着一统三界,让鸿灵世界再度出现在世界排行榜上,他难道就不想吗?

    对地灵界来说,天灵界的人是神仙,人灵界的人是人,而他们则是鬼,是妖,是邪灵,是所有恶的,黑暗的,负面能量的集合体。想要摆脱这种状况,就必须进行转换,而想要转换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冥王的意思我明白了,是我懈怠懒惰了。我以为的感情不是感情,我以为的运筹帷幄不是运筹帷幄,我以为我是执棋者实际上却是他人手中的棋子。

    幸好是在现在给我当头棒喝,要是继续往前走,在前面来这么一出,也许就来不及了。”

    路帝点点头,继续说道:“你在人灵界是人杰,是妖孽。可你的天赋若放到天灵界,只能算是上等。再往上,放到鸿尊大世界恐怕只能在中游徘徊。

    这不怪你,而是你身处环境的问题。就算三界合二为一,鸿灵世界的妖孽天才在鸿尊大世界的人眼中也只是普普通通。

    我不知道你的护道者可跟你讲过,在灵道境之上还有尊者境,也只有达到尊者境才算得上一方巨擎,才有资格守护一方。

    人灵界有尊者境吗?没有。天灵界有尊者境吗?地灵界有尊者境吗?若他们没有,他们会肆无忌惮的对人灵界发起进攻吗?地灵界为何不对天灵界发起挑衅呢?

    其中的原委只要你用心去思考,便能发现其中的端倪。

    在凡俗世界有学无止境一词,这个词放到你们所在的世界也是一样的。修行有尽头吗?修行没有尽头,就算是我,也让然在修行感悟,不敢怠慢。

    别看我拥有神位,像我这样拥有神位的神多着呢!想要神域广大,想要信徒众多,就必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影响力如何扩大?最终还要凭实力!

    我可以救你一次,但救不了你多次。我出手次数越多,你今后遇到的敌人便会越强大。敌人强大不是不好,但总归要跟自身实力相匹配,不能超越太多。

    此处名为望乡亭,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你想知道的但又不超过天道限制的。你是聪明人,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有时候,提前知道答案不是一件好事。

    去吧!你要答案都在那里,如何取舍,你自己看着办!”

    刘昊抬起左手,死劲的抓了抓脑袋,然后,鼓足勇气,往前走了三步。

    三步后,他一个转身又折了回来。

    “冥王,答案我不想知道了,这便是我要的答案。天机不可泄露,泄露后的天机还叫天机吗?若我是天道,我也不喜自己布置被人看得一清二楚。说不定在我知道了这件事后,会大发雷霆,让原本简单的事变得艰难,让看破天机的人承受我一时的怒火。”

    “哈哈哈...,有意思,你真的很有意思。怪不得路将对你的评价那么高!我没看错人,路将跟在你身后,我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