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三十七章 甲寅青龙
    三个工人听说要磕头,毫不犹豫地跪下开始磕,但是王老板却有些犹豫。

    一个工人见状扯了扯王老板的衣角,“老板,命要紧。”

    其实王老板也是在自己的地盘不好意思,他不想让自己的手下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不过权衡了一下王老板还是跪下磕头了,那个工人说得很实在,狗命重要。

    周大师在那里左顾右盼,也不知道瞅啥呢,黄天林说他是开了天眼,在看有没有黄仙过来。

    我吃了一惊,卧槽!我还是小看这个周大师了,没想到这货如此屌,那可是天眼啊,传说中的东西。

    “我能开天眼吗?”我在心中问黄天林。

    “你一点修为都没有怎么开?如果我们能够附身占窍的话倒是能让你看见,不过现在也办不到。”小白说道。

    我眼皮一抽,特么的我不想看见的时候能看见,想看见的时候又看不见了。

    “混沌初开太极演,仙佛他把大道传,鸿钧老祖收徒弟,收了徒弟兄弟三,老大他叫李老子,老二本叫原始天,老三就是通天教,个个弟子法无边,老子收的成仙道,原始收的也成仙,老祖一看事不好,不许再把道来传,通天教主心不悦,抓把金丹洒满山,胡黄吃了成大道,蟐蟒吃了也成仙,这才留下披毛带甲百草仙,嗨呀……”

    小瑶姐忽然开始唱起了神调,虽然她唱得很难听,但是结合周围的环境却产生了一种苍凉感。

    我悄悄地后退了两步,和供台拉开距离,经历过一次谈判掀桌子的惨剧,我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呜呜……”供台本来设置在山坡上,此时居然有一阵邪风顺着山坡刮了上来。

    这没风的天气忽然平地起风,任谁都看出不对劲儿了,周大师也悄悄地后退了两步,眼睛瞪得老大,盯着风刮来的方向。

    这阵风很快便顺着山坡上来了,在供台周围旋转起来,香炉中除了小瑶姐插进去的四支香,王老板他们的十二支全部齐根断掉了。

    我又往后蹭了蹭,坏菜了,对方根本就不受香火。

    王老板和三个工人磕头之后都在那里跪着,此时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很难看,但估计是还记得小瑶姐的安排,谁也没站起来。

    小瑶姐也是脸色一变,但是却没有后退,换了一种调子继续唱,“老仙家你要听言,佛祖教诲记心间,修行它本是磨难事,难免七灾和八难,今日遭劫脱了皮,明日修炼得人身,善有善报成大道,冤冤相报难成仙,我劝老仙你息怒,咱把条件谈一谈……”

    噼里啪啦!小瑶姐还唱着呢,供台上的贡品就被风吹得接连掉落在地上,她的四支香也是摇摇欲坠。

    我一看这情况不妙啊,对面还是不买账,看来得研究一会儿怎么保命了。

    “嘎嘎嘎……”跪在王老板身边的一个工人忽然开始摇摆起来,上下牙直打架,声音我离这么远都能听见。

    眼看着那工人双腿跪在地上不动,以膝盖为轴,上半身剧烈地摆动着,我心中佩服得不要不要的,要是我以这种幅度去晃悠,估计早就倒在地上了。

    周大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张符,背在身后用手指掐住,那符纸上面盖着三个大印,可惜我既不认识符上面的字,也不认识大印上的字。

    他这是准备干啥?我在心中琢磨起来,我看小瑶姐还没有放弃谈判,他可千万别扬沙子,不然万一对面翻脸把小瑶姐也收拾了咋整。

    想到这里,我悄无声息地往前凑了凑,如果这个周大师有异动,我就先把他扑倒再说。

    “废话少说!”那个工人终于不摇摆了,口中蹦出来四个字。

    这是被附身了啊,我心中想道。

    “敢问是黄家哪一位得道高仙落马登科,仙门弟马田诗瑶有礼了!”小瑶姐对着那工人一拱手,很有女侠范。

    “我是黄家黄天栾,山中修炼八百年,贼人害我子孙整七个,人心恶毒手段残,我带后人讨说法,又害黄郎整若干,今日前来为索命,小小弟马你休多言,惹怒你家黄老祖,今日叫你命难全!”

    工人口中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已经不是他本来的动静了。

    难不成这些大仙都是大学毕业?说话怎么和煎饼果子似的,一套一套的?

    “天栾老祖您莫气,修行从来不容易,黄郎真身早晚弃,遭劫本来是天意,八宝罗汉心懊悔,金身大庙供奉您,还望大度抬贵手,万万不可起刀兵。”小瑶姐继续劝说。

    “小弟马,若不是看在你家黄堂教主的面子上,今天定然叫你有来无回,如此深仇大恨,岂是塑像建庙就能够解决的?”工人声音转冷,也不摊煎饼果子了。

    小瑶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没想到对方如此的不给面子。

    一直背对着我不说话的王老板忽然开口了,“这位黄大仙,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愿意在这里建一座真正的黄仙庙,只要我王正阳不断香火,这庙就不会断了香烟,冤冤相报何时了。”

    “没错没错,我们都愿意出钱建庙!”其他两个工人纷纷附和。

    不等黄天栾说话,小瑶姐就接过了话头,“老仙家,你这样强行索命定然会损失道行,到时候不知道要上堂子积功累德多久才能修回来,仙家修行不就是为了得道成仙吗?这庙宇一旦建起来,其中功德想必老仙家你也知道,何苦不死不休呢?”

    附在工人身上的黄天栾好半天都没说话,如果不是那工人从被附身开始就一直轻微地哆嗦着,我都要以为他已经走了。

    这回连我都能看出来事情有转机了,如果黄天栾不接受的话肯定会一口拒绝,哪里会犹豫呢。

    万万没想到,周大师居然在这个时候起刺了。

    “孽畜胆大包天,着家伙!”周大师大喝一声,就要抖手把符纸扔出去。

    卧槽!我吃了一惊,我防备他是防对了,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坑,眼看事情有了转机,你跳出来搁楞啥?

    因为我早有准备,所以周大师还没来得及扔出去符纸就被我一个饿虎扑食给压在了下面。

    小瑶姐猛地转头,一脸的难以置信,似乎没料到剧情会这么发展。

    王老板先是错愕地看了周大师一眼,进而眼中浮现出杀机,我完全能够理解王老板的心思,特么的老子面子都丢了,去服软,你特么就这么让我白忙活了。

    “哼!不知天高地厚。”没想到附在工人身上的黄天栾居然没有翻脸。

    “你们这些披毛戴甲的畜生,张扬跋扈惯了,以为谁都怕你们不成?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在这甲寅青龙阵中能翻起来多大浪头!”周大师被我扑倒在地,但是嘴上却没闲着,喊了一嗓子后被他夹在手指间的符纸居然直接爆出一团火花。

    我吓了一跳,直接弹了起来。站起来后我才想到自己这不是把周大师放出来了吗?

    没等我重新动手,周大师已经就地一滚,起身窜到了一堆油桶后面,警惕地看着我。

    我见他学聪明了,知道再想料理他已经很难了,便不再搭理他,只不过我有些想不明白,我怎么感觉周大师好像和这黄仙有啥深仇大恨呢?

    这事儿本来都没把他牵扯进来,他却主动出击了,也不怕惹怒那些黄大仙死于非命,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其实我的心理活动都只在一瞬间,在周大师的那张符纸刚烧完没多久,周围就出现了变化。

    雾气凭空出现升腾翻涌,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啥也看不见,我不敢乱动,只好站在原地。

    等我再次恢复视觉的时候,周围已经完全变了样,我正站在一座连绵的大山之前,我身边是王老板他们四个以及小瑶姐。

    在我们这些人的前方,一群衣着古怪的人面向着我们,他们或是身披铠甲,或是一身古装,男女老幼,高矮胖瘦都有。

    “昂!”大山的方向传来一声高亢的龙吟,一条半透明的青龙从山体中冲了出来。

    这青龙体长超过了十米,足有水桶粗细,虽然比我想象中的龙要小,但这也是龙啊!

    “好一个风水师,居然借助地脉用龙气布阵。”黄天林的声音有些惊讶。

    “怎么?很厉害吗?”我忙在心中问道。

    “不好说,静观其变吧,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了,是在阵法中,不过你千万小心别受伤,你现在是灵魂体,如果受伤了会很严重。”小白的声音响起。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小瑶姐他们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小瑶姐明显凝实一些,王老板等人就有些飘忽,原来我们是灵魂进入到了阵法中,小瑶姐是修行人,灵魂自然比我们要强许多。

    也多亏是这样,不然这青龙一出现,我们这些人明天就要上浏览器头条。

    被附身的那个工人的身体忽然一阵扭曲,紧接着一个身穿黑盔黑甲,手提大刀的中年人从工人的身体中弹了出来。

    中年人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不过此时他的眼中带着一丝震惊,这就是黄天栾吗?

    看到那个工人的灵魂恢复了原状,一头栽倒在地,我松了口气,灵魂没散就行,不然这人就算活下来也是只能光合作用的植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