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九十四章 周彤表哥的邀请
    虽然知道了老头的来路,但我们还是一筹莫展,对方行踪不定,且实力超过我们太多了。

    这个话题结束我们再也没有心思玩牌,小瑶姐和耿耿姐当仁不让地睡在了卧室的床上,我和赵齐天各自找了个舒适的地方。

    躺在一堆发泡烧纸上,我用手机百度着有关伥鬼的信息,看了半晌,并没有小瑶姐知道的详细。

    就在我想要关掉手机睡觉之时,一条微信消息弹了出来。

    周彤:劳动节,最近怎么样?

    我摸了摸下巴,不是肥龙给我发的消息,看来是找我帮忙无疑了,肥龙定然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和我开口。

    我:挺好的,美丽的龙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周彤:(偷笑表情)我表哥那儿出了一点麻烦,想请你帮忙,你有时间吗?

    我:(震惊表情)开玩笑的吧?你表哥比我厉害不知道多少倍,我能帮上他什么忙?

    周彤:表哥说只有你能帮他,让我请你过来,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难过表情)

    我:少来这一套,到底怎么了?

    周彤:你来了就知道了,等你。

    我再发消息周彤就不回了,根据时间来推断,估摸着是和肥龙滚床单去了。

    周彤的表哥也不算是什么外人了,还教过我修行法门,如今人家有求于我,我实在没有理由拒绝。

    看来又要出门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真的不想出门,毕竟这边的局势很不乐观。

    思来想去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小瑶姐叫醒的。

    “干饭了!干饭了!再不起来没得吃了!”小瑶姐双手叉腰呼喝道。

    我抻了个懒腰爬起来,一堆发泡纸已经被我压得不成形状,小瑶姐没有发表任何看法,这种烧纸她都是用来引火。

    在吃早餐的时候我说出了周彤找我的事,小瑶姐和耿耿姐都支持我去帮忙,说这样还能历练一下,且我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赵齐天有心和我一起去,但这边的生意实在是走不开。

    临出门的时候小瑶姐还叮嘱我一定要小心,说最近流年不好,时乱岁凶。

    我随口答应两声,同他们挥手作别。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我便出发了。

    柳老爷子照例留在堂子坐镇,小白和黄天林同我一起行动。

    黄天林说自己腿快,要去提前打探一下,我自然不会拒绝,他走了我和小白就能过二人空间了。

    我的老家和肥龙的老家距离不远,因此往来的旅客很多,我这个上车前买票的选手只买到了软卧,多花了不少大洋。

    四人包厢中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小白干脆现了形。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烤鱼片……”

    小推车从远方驶来,我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小白这家伙抢过我的手机,跑出去拦住了乘务员。

    “这个这个这个……对对,还有那个那个那个……”小白一通比划。

    几分钟后,乘务员乐呵呵地离开了,而我旁边则是留下了一堆小吃。

    “姑奶奶咱就不能下车再买吗?火车上的东西贵一倍都不止啊。”我一脸悲催地说道,这一堆东西花了快两千了。

    正在啃猪蹄的小白翻了个白眼,“你不爱我了。”

    我当场傻了,这货一定是趁我睡着偷偷玩手机了,词汇量增长惊人,我说怎么这段时间每天早上起来手机的电量都不对劲儿。

    “我只是提出了一个很中肯的意见。”我也想吃一个猪蹄,但小白根本就没给我机会,伸手一划拉圈住一堆零食。

    “不许抢,要吃自己买。”

    还买?我眉毛一阵抖动,只好干瞪眼看着她吃。

    所谓乐极生悲,小白很快就遇到了麻烦,查票的乘务员问她要车票,她自然是没有的,不光没有车票,她连身份证都没有。

    “咳咳……大哥,她是我妹妹,还没成年呢。”我忽悠道。

    乘务员打量了我俩一阵,“都是老乡,就不为难你们了,年轻人耗子喂汁。”

    看着乘务员暧昧的眼神,我一阵无语,你怕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乘务员走了,小白根本就没当回事,继续胡吃海塞。

    她吃不到食物的实体,所以,被她开封的零食只有两种处理方法,一,我吃掉,二,扔掉。

    没有一点味道的东西我自然不会去吃,所以都扔在了一边,我们下车的时候乘务员都看不下去了,教育我们不要铺张浪费。

    我欲哭无泪,这东西是解释不清了,只能当一回败家子。

    走出车站,我打了一个出租车前往在火车上周彤发给我的地址。

    两人不愿意打工,婚后在家人的支持下开了一个奶茶店。

    到地方之后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生意还不错,恰逢周末学生放假,几乎客人不断。

    小白摇着我的胳膊说道:“我也要喝奶茶。”

    早晚被你吃穷!我在心中嘀咕道,“这个不用买,我带你去喝。”

    奶茶店是一二楼加地下室三层的格局,地下室用做储物间,不计入使用面积,光是一二楼就有三百多平方。

    服务员来来往往,一楼二楼几乎都坐满了人,我和小白乱转了一通,被很多小情侣投以白眼,终于是在二楼的一个角落找到了肥龙和周彤两人。

    这两个家伙不好好照看生意,居然跑到这里来喝奶茶,不过他们自己都敢喝,足以说明这奶茶的卫生是达标的。

    “来个啥口味的?”肥龙扔给我一个菜单样的本子。

    小白抢过去翻看起来,肥龙和周彤都开始打量小白,我和小白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劳动节你小子不讲究啊,将来补办婚礼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肥龙说道。

    “好漂亮的小妹妹。”周彤坐到小白身边,捏了捏小白的脸,估计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人。

    还小妹妹呢,你的年纪乘十都没她大,我暗暗腹诽。

    “嫂子也很漂亮呢,我要喝这个。”小白指着一种奶茶说道。

    肥龙当即用对讲机交代前台送一杯上来,他这老板当得是真到位了,不服不行。

    奶茶很快就被送上来,胡侃一阵后话题终于步入正轨。

    周彤说她和肥龙已经把店里的事情安排好了,下午我们就去乡下她表哥那里。

    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黄天林还没回来,我也不知道咋回事,问周彤她还和我卖关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奶茶店还有蛋挞等糕点,中午我们只是草草地吃了一点,因为周彤说她表哥晚上要请我们吃大餐。

    下午肥龙开车载着我和小白下乡,周彤自然也跟着一起来了,习惯了化形的小白并不想回到我的心窍中,坐在那儿吃着打包的糕点,真不知道她到底能吃多少。

    汽车驶出城区后,周围的景色就变了,城市的高楼大厦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苞米地、黄豆地、稻田。

    如今夏季已经到了尾巴,骄阳拼命释放着最后的火苗,温度居然不亚于盛夏时节。

    周彤拿着手机在那里不停地拍照,这是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都有的情怀。

    见惯了城市中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这童年时并不在意的田园风光反倒是成了最好的心灵归宿。

    心中一动,我知道是黄天林回来了,忙问道:“黄哥,怎么样?”

    “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我一路打听,这边的仙家都没听到什么风声。”黄天林说道。

    也许是周彤的表哥并不活跃,所以本地仙家不了解他,我只能这样猜想了。

    “嫂子这个怎么玩啊?”小白拿着我的手机请教周彤。

    “这样,只要加入购物车就好了,然后点击付款……”周彤在旁边指点。

    我嘴角猛地抽动了一下,小白这个坑货是在弄我的淘宝吧?

    “大姐咱没钱了,你悠着点,要不我就得饿死。”我万分悲催地说道。

    “劳动节不是我说你,小白这么好的姑娘你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花你点钱怎么了?”周彤对我进行谴责。

    小白吐了吐舌头,给我一个鬼脸。

    丫的!你就花,花光了我领你一起出去要饭!我心中暗道。

    大表哥的家并不是很远,肥龙把车开进了一个村子。

    如今是农闲的时候,村里的劳动力都进城干零活儿了,也没什么人,只有几户人家门口坐着聚堆闲聊的老人。

    车停在了一户人家门口,我打量一番,这是一个老式砖房改出来的瓷砖房,门前大院中停着四轮车等农机。

    我们刚下车,周彤的表哥就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迷彩服,有点脏,但那双透着智慧光芒的眼睛告诉别人不能以貌取之。

    “来啦。”大表哥热情地迎了上来,还和我握了握手。

    “好久不见。”我回应着,大热天的他的手却微微发凉,而且近距离感受我发现他气场也有些不对,看来是真出事了。

    “小彤去帮忙做饭,阿龙你也去吧。”大表哥没和周彤他们客气。

    “你就是弟妹吧,果然国色天香。”大表哥又看向了小白。

    小白害羞地低下了头,“我也去帮忙。”说着便跑开了。

    我正欲开口,但是却被打断了。

    “进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