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九十三章 为虎作伥
    “黄哥!你有没有杀了她?”我一把抓住黄天林的手,激动地问道。

    黄天林被我吓了一跳,一脸地尴尬,“我冲出去之后连人影都没看到,一点气息都没有。”

    我颓然地放下了手,虽然心中早就有了猜测,但听到这个结果时我还是很难接受。

    从前我不愿意相信那一幕是真的,但今天那些黑色的钢钎却给了我一巴掌,而黄天林又没能成功追到林倾城,这说明一切很难改变。

    “五一,你到底咋了,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劲?”小瑶姐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无奈地笑了笑,“赵日天的咒术解决了吗?”

    耿耿姐点了点头,“其实在你掀了法坛的时候就已经破了法术,那草人也被我处理了。”

    我松了口气,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过以后我们都要多加小心了,我看她不会善罢甘休。”耿耿姐补充道。

    “小瑶姐,你知道那些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吗?”我看向小瑶姐。

    “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说来奇怪,当时我突然就失去意识了,多亏你了。”小瑶姐有些后怕地说道。

    我又看向了小白和黄天林,他们也都摇了摇头。

    下一刻,小白他们两个消失在了屋子里,我感觉到他们已经回到了我的心窍中。

    “看你们两个这么虚,姐姐给你们买点好吃的回来。”耿耿姐挑了挑眉,走出了房间。

    “真没想到一个人居然能改变这么多。”赵齐天感叹道。

    “咋的,你还想和她再续前缘啊?”小瑶姐翻了个白眼,气势汹汹地说道。

    这是一个危险的问题,一旦回答不好有性命之忧。

    小瑶姐先是败给了林倾城,又被我呼喝一通,心中必然是不爽的,赵齐天这算是撞枪口上了,很光荣地成为了出气筒。

    赵齐天哆嗦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天花板,假装刚刚说话的不是自己。

    眼见小瑶姐迈动妖娆的大长腿杀气腾腾地走向自己,赵齐天开始疯狂地和我挤眉弄眼。

    我无奈,只好接了一句,“是啊,走遍天下游遍州,人心怎比水长流,且看桃园三结义,哪个相交到白头。”

    小瑶姐停下脚步,顺手抄起床边的皮卡丘玩偶,隔着被子对我一通猛抡。

    好吧,作死者无人能救,反正也不疼,我干脆蒙上被子装死人。

    小瑶姐发泄了一通后总算恢复了正常,一脸心疼地恢复着皮卡丘玩偶的形状。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刚刚她疯狂抡这皮卡丘的时候可看不出一点心疼。

    有了前车之鉴,我和赵齐天已经不敢说话了,用我们独有的暗号交流起来。

    小瑶姐双手抱胸坐在床边,冷冷地盯着眉来眼去的我和赵齐天,给我一种她随时都会暴起伤人的感觉,直到耿耿姐回来,我们才算是解放了。

    耿耿姐不愧是传说中的大姐大,买的补品也这么有特色,两个大甲鱼、生蚝一袋、速冻羊肉、火锅底料……

    小瑶姐和耿耿姐这两个家伙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火锅就准备好了。

    赵齐天只是有点虚,我多了一点外伤,问题不大,耿耿姐给我和赵齐天一人来了一大杯甲鱼血兑出来的二锅头。

    我看着那殷红的液体,眉毛一阵乱抖,但黄天林的声音此时从心中传了出来,“五一,你不喝就给黄哥哈,这可是好东西。”

    “不可能!”我当即拒绝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有啥用,但已经到了嘴边的东西怎么能让出去呢?

    轻轻嘬了一口,味道也不是特别奇怪,赵齐天见我试毒了,也来了一口。

    “来尝尝姐姐亲手做的蒜蓉生蚝,不许剩啊。”耿耿姐把一盘黑黢黢的生蚝推了过来。

    我和赵齐天对视一眼,都缩了缩脖子,首先,生蚝是烤出来的,而小瑶姐家并没有设备,其次,金黄色的粉丝已经是大劲儿了,这黑色的明显不靠谱。

    但是眼看着耿耿姐一脸的期待,我和赵齐天都犹豫了。

    我拿过来一个生蚝闻了闻,蒜蓉味是有了,但隐隐夹杂着糊巴味。

    “快尝尝。”耿耿姐投来鼓励的目光。

    小瑶姐嘴角抽了抽,那表情显然是尝过耿耿姐的生蚝。

    好吧,生蚝生吃也是没问题的,这个颜色充其量就是火大了,应该吃不死。

    我用筷子挑起贝壳中的黑色物体,被我夹起来的时候它居然还掉了几块黑色的渣子。

    颤抖着手把那东西放进口中,大蒜味,糊巴味,以及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味道一起冲上大脑。

    我张嘴就要吐出来,可是耿耿姐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危险了。

    小瑶姐掩嘴轻笑,拨弄了一下锅里面的羊肉。

    “嚯嚯嚯……”我傻笑着咀嚼起来,那种感觉谁试了谁知道啊,耿耿姐绝对是一个暗黑系的厨师,这一手焦盐蒜蓉生蚝简直让人欲xian欲死。

    耿耿姐见我已经咽下去了又把目光投向了赵齐天,赵齐天吓得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

    “吃不吃,不吃我就都喂给她。”耿耿姐一把搂住小瑶姐的脖子威胁道。

    小瑶姐没想到耿耿姐会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之下被当场捕获。

    “别,我吃,我吃。”赵齐天也干掉了一个生蚝,表情五颜六色地变化,好像脸谱一样。

    “不许剩哈。”耿耿姐这才松开小瑶姐,两人来了一场饭桌pk。

    一顿火锅下来,甲鱼和羊肉的味道我都没记住,令我回味无穷的是甲鱼血勾兑出来的酒和那独步天下的生蚝。

    喝到最后我才知道,那血酒越往下酒味就越淡,血腥味越重,到最后杯底的残渣就别提了。

    而小瑶姐和耿耿姐以我和赵齐天不宜多饮为由,让我们直接干掉了残渣。

    “今天你们两个就在我家对付一宿吧,我怕那死三八会来报复。”小瑶姐说道。

    想象力丰富的我瞬间就脑补出了后面的剧情,我和耿耿姐早晚都会离开的,而在这段时间过去之后,小瑶姐就能名正言顺地和赵齐天开始同居生活了。

    赵齐天明显是没有发现这其中的险恶之处,直接答应了下来。

    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此时的我头一次期盼能够拥有小瑶姐和小白口中的大堂人马。

    就比如在小瑶姐家,楼上待着一群大佬,借林倾城几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进来撒野。

    收拾好碗筷之后,由于天色尚早,我们便在楼下打起了红十,这是北方一种独特的扑克牌玩法。

    玩儿得正起劲儿呢,小瑶姐忽然说道:“那老家伙的底细我查到了。”

    “啊?”我呆呆地不知道她说得是什么,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是伥鬼。”小瑶姐扔出一个小猫说道。

    “伥鬼,这怎么可能呢?伥鬼能有这种本事?”耿耿姐表示不信。

    “猖鬼?猖狂的鬼?”赵齐天问道。

    “傻蛋,是为虎作伥的伥!”小瑶姐翻了个白眼。

    接下来,小瑶姐为我们进行了一场科普。

    伥鬼指的是因为被老虎吃掉而变成老虎奴仆的鬼魂,其品行卑劣异常,常引诱人使其被老虎吃掉。

    又有一种说法,老虎之所以能用吼叫声震慑人心,多是伥鬼迷人所致,正气不足以及胆小的人在虎吼声和伥鬼迷惑的双重作用下直接就会丧失抵抗能力,被老虎咬死,当然,水浒传里面的武松明显不吃这一套。

    所谓为虎作伥就是这个道理,伥鬼被老虎吃掉,不思报复,却反为老虎做事。

    明代的趼廛笔记和清代聊斋志异都对这种鬼物有过记载,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而伥鬼却专门勾引自己的亲人让老虎吃。

    在趼廛笔记里就有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老人,他的长子、媳妇、妻子先后被老虎吃了,他的小儿子梦见自已的母亲托梦给他,说在某山的某树下藏有金子。

    这其实就是他的母亲死后成为伥鬼,想引诱自己的儿子去那里给老虎吃,好在有神灵护佑,老人的儿子没有被老虎吃掉,而这只老虎也被老人等人所捕获,据说伥鬼有所醒悟,自首后到鬼门关为阎罗王做事。

    故事的真假已经不可考证,但据各路仙家所言,伥鬼之说并非空谈,而这老鬼奇就奇在他做伥鬼做着做着居然反客为主吞了老虎的魂魄。

    自此之后他便以老虎的魂魄为食,从元末明初时修行到现在,道行之高难以估计,且不做好事为祸人间。

    像这样的鬼魂为天地所不容,但他却一直能够成为漏网之鱼,可见有多难对付。

    这些消息都是小瑶姐家的清风从别的堂口打听来的,有关那老鬼的信息只有这么多了。

    我听得脊背发寒,老虎是什么东西啊,森林之王,所谓虎啸山林百兽惊,他居然吞噬老虎的魂魄,这也太牛叉了。

    “涨姿势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鬼物,他要是祸害起活人来,谁能拿它有什么办法啊。”耿耿姐也虚了。

    我也是忧心忡忡,所谓的抹角之年当真可怕,这样发展下去我所看到的那些场景极有可能变成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