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九十章 寻人
    小瑶姐听到这里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就此原谅赵齐天的意思。

    “看来这个叫林倾城的女人也不是普通人啊。”耿耿姐说道。

    “不对啊,上学的时候没见她有这方面的天赋啊。”我说道。

    “你懂个屁,没听说过千年修行不及一念成魔吗?治病救人的法术都需要道行和功德催动,但那些祸害人的法子一个比一个简单,踩小人听说过没?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笨得像猪……”小瑶姐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

    我心知这是小瑶姐把气撒在了我头上,可偏偏我又不敢反驳,只好忍气吞声了。

    在狂喷了我一顿后小瑶姐的脸色终于多云转晴,并温柔地扶起了赵齐天。

    我心中暗骂小瑶姐重色轻友,我都快成她的专业出气筒了。

    小瑶姐说她本以为是那个老头搞出来的幺蛾子,问赵齐天昨天有没有见过什么人,也是奔着老头去的,没想到差点让爱情的小船翻掉。

    在确认赵齐天确实没见过老头后,小瑶姐只能认为是林倾城干的了。

    其实这个推测也不是没有任何依据,毕竟林倾城闯进了赵齐天家里,如果单纯为了找赵齐天理论的话她大可以在赵齐天家门口等着。

    “可是现在我们到哪里去找这个林倾城?”耿耿姐说道。

    “这个简单,去你家。”小瑶姐看向了赵齐天。

    ……

    因为赵齐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和耿耿姐留下来看店,我带着钥匙和小瑶姐一起赶往他家。

    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解对方家的程度不亚于了解自己家。

    小瑶姐在开车载我去赵齐天家的路上,旁敲侧击地打听关于赵齐天和林倾城更详细的事情,我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撒谎,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因为赵齐天和林倾城真的没什么,而且赵齐天已经彻底和林倾城划清界限了。

    然而女人这种生物在如此情况下的推理能力丝毫不亚于福尔摩斯,我不敢流露出一点不正常的神色,生怕小瑶姐和赵齐天来个同归于尽。

    直到我指挥她开到赵齐天家的小区,小瑶姐总算是放过了我,并十分严肃地警告我一定要盯好赵齐天,一旦有“异常”立刻向她报告,不然有我好看的。

    我当即保证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第一时间报告,赵日天,原谅哥们吧,咱也是为你着想,小瑶姐无论相貌身材都是顶尖的,而且人家有自己的事业,最重要的是恋爱都没谈过,把第一次给了你。

    如今这个年代对男人的最高评价是自律、有钱、高、帅、专一……而对于女人的最好评价只有两个字——干净,你小子算是捡到宝了,如果你背叛小瑶姐,且不说小瑶姐会怎么样,我都得和你绝交。

    和小瑶姐一起进了赵齐天家里,小瑶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赵齐天这小子的家庭卫生搞得很不好,三个字形容,脏乱差,我家虽然不敢说是洁整佳,但至少看得过去,这货都把袜子挂在门口的衣服挂上了。

    “他家平时没有别的女性来吧?”小瑶姐问我。

    “不可能的,他父母都在老家,从来都是他回家过年,我也没见他找过家政。”我说道。

    “好,找女人的头发。”小瑶姐对我发布了指令。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过想来是需要林倾城的头发了。

    不得不说在这种事情上我和小瑶姐的差距太大了,仅仅十分钟的时间,小瑶姐已经找到了一小绺,而我只找到了一根。

    “够用了,回去吧。”小瑶姐站在门口对我招了招手。

    下楼之后,小瑶姐快速把车开回了店里,赵齐天无精打采地瘫在沙发上,耿耿姐则是正在招待一位购买香炉的顾客。

    那人明显是认识小瑶姐的,不过小瑶姐实在是没有心情和对方扯皮,直接低价出售了一个紫铜香炉,而后打发走了客人。

    耿耿姐看到小瑶姐握着一把头发,顿时就明白了她的用意,从抽屉中取出一张红纸递给了小瑶姐。

    小瑶姐一边用红纸包头发一边上楼,我们都没有跟上去。

    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过去,小瑶姐从楼上下来了,她又背上了自己的皮卡丘背包,手中拿着那个古朴的罗盘。

    “耿耿,你留下帮我照顾一下这边。”小瑶姐对耿耿姐说道。

    “放心,有我在啥事儿没有。”耿耿姐自信满满地说道。

    “五一,你和我一起去。”小瑶姐对我说道。

    我琢磨了一下提议由自己留守被采纳的成功率,还是老实地跟了上去。

    “你们小心一点。”赵齐天知道我们是去干什么,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保护好弟妹。”我对赵齐天挑了挑眉。

    “艹!”赵齐天的回答简单而又直接。

    这次小瑶姐没有开车,端着罗盘走在前面,我怕她一直看罗盘摔到,只好和她并肩而行,帮她盯着脚下的地面。

    “那个叫林倾城的还在这个县城,我已经让仙家探路了,只要跟着罗盘的指引就能找到她。”小瑶姐一边走一边说道。

    “找到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做?”我问道。

    “杀!”小瑶姐言简意赅。

    我顿时沉默了,S人吗?虽然我亲手干掉了那个降头师,但这两个字依旧是我心中过不去的一个坎。

    “她滥用邪术,妄图害普通人性命,人间的法度没办法制裁她,自然要由我们来管。”小瑶姐感受到了我的心情,如此说道。

    我顿时释然了,是啊,我们这些人想要害人的话JC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么又怎么约束我们这些人呢?只有同样不是普通人的那些人来做了,而小瑶姐作为护法者本来就有这个责任。

    公报私仇也罢,义不容辞也罢,林倾城算是犯在她手里了。

    小瑶姐走得很慢,毕竟现代的磁场不比古代,到处都有干扰存在,罗盘上的指针时不时颤抖一下,指针一动小瑶姐就要停下来确认半天。

    一条二百多米的街道我和小瑶姐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我是百无聊赖,后来确定小瑶姐不会摔倒后我干脆打开手机玩儿起了游戏。

    “就是这儿了。”就在我刚打完一局运输船时,小瑶姐终于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跟着小瑶姐背后的皮卡丘走了多远,但此时我们正站在一个我很熟悉的地方,海棠园。

    这是我们县里唯一的一个别墅区,说是别墅,其实就是小洋楼,价格也不贵,几十万就能买下来,由于供暖不太好,所以真正的大款都不愿意买,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爱好虚荣的中流人士。

    这地方倒是符合林倾城的性格啊,我心中暗想。

    罗盘指针直直地指着其中一座房子,小瑶姐干脆收起了罗盘。

    我们两个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门卫根本就没有阻拦,我感觉这和小瑶姐那一身不菲的行头有很大关系。

    “小瑶姐,我们怎么办,直接冲进去吗?”我问道。

    “你是傻子吗?”小瑶姐毫不留情地给了我一杵子。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弟这不是请示您的意见吗?”

    “你先去看看有没有人在家,如果有人的话你就缠住她,我溜进去,反正你是她同学,应该不会引起怀疑。”小瑶姐说道,伸出两根手指做出了行走的动作。

    我寻思了一会儿,虽然有点不靠谱,但眼下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小瑶姐猫在了一个草丛后面,我则是来到楼下敲门,这一幕让我有种在玩游戏的感觉,小瑶姐是蹲草丛的法师,而我则是吸引火力的坦克。

    敲了半天没有反应,我伸手拉了拉门把手,没有上锁。

    这下我有些为难了,进去还是不进去,如果里面没人固然是好事,可如果林倾城在里面不是坏菜了?我用什么借口搪塞她?

    就在我纠结之际,一个想法出现在了我脑海中,我是人,进去就被发现了,可如果是灵体呢?就比如我这两个报马。

    “喂喂,好大儿,你别坑妈妈,这里面有一个法阵,我要是以灵体状态进去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不然你以为那姑娘会不让自己的仙家去探路?”小白当即对我开启了嘲讽模式。

    “是啊,五一啊,咱们遇事得动动脑子,不能莽撞。”黄天林顺势补刀。

    我嘴角抽了抽,这两个毒舌报马是猴子派来的吧,不过他们说得有道理,奈何我也看不出来里面有法阵啊。

    至于小瑶姐不告诉我的原因,想必也是没想到我能生出让小白他们去探路的想法。

    “那咋整?”我在心里问小白他们俩。

    “你直接光明正大地走进去,你只有心窍开了,我们两个躲在里面不会被发现的。”黄天林说道。

    我犹豫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小瑶姐发来的微信信息。

    “你进去看一眼,我进去的话容易打草惊蛇,屋里没人的话记得通知我。”

    我叹了口气,这已经算是入室了吧,可是为了赵齐天的小命,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