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八十七章 唵!
    “你怎么教我?”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她是要教我怎么拼读吗?可是我会读啊。

    小白坏笑了一下,“不告诉你哦。”

    我顿时无语,刚要说点什么,她忽然伸出右手食指点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感觉脑袋一痛,好像被一根针刺中了一般。

    下一刻,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脑中的疼痛还未散去,让我忍不住以手扶额。

    我看向一旁,想要和小白理论一下,然而小白并没有躺在那里。

    我有些发蒙,在心里呼唤了两声,依旧是没有回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只好穿上衣服,来到了堂单前面。

    山川河流、亭台楼阁依旧在堂单之中,但是却好像遭遇了地震一般,破败不堪。

    黄天林和柳老爷子都不在,小白更是无影无踪,我慌了神,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传来,这不是梦!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了?我取出手机,给小瑶姐打了个语音,她应该会知道吧。

    平日里听着很正常的呼叫铃声如今让我心烦意乱,直到系统判定无人接听小瑶姐都没有接语音。

    是不是睡着了手机静音?我一边猜测一边又给耿耿姐打了一个。

    依旧是无人接听,我终于忍不住了,披上衣服就出了门,既然打语音没反应,我干脆上门拜访好了,反正他们就在楼下。

    走在楼道中,我发现有些不对劲,平日里打个响指就能亮起的声控灯一个都没亮,墙壁上也有着一层灰尘,角落中还挂着蜘蛛网。

    虽然我们这儿是个小县城,但卫生搞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我们这个小区,之前物业因为疏于打理,被几个大妈大闹了一番,从那以后,楼道中几乎没有灰尘杂物。

    出了楼道我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楼道里面的一切只是小儿科罢了,小区中间那个花园的所有花草树木居然都枯萎了。

    没有了树叶的树木好似张牙舞爪的鬼怪妖魔,一些歪脖子树上还挂着风干的尸体,在灰色的月光照射下诡异无比。

    没错,我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灰色的月亮,它好像也被蒙上了一层灰尘。

    那些干尸虽然皮肤都已经满是褶皱,但容貌的变化并不是特别巨大,其中几个我还有些印象,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这就是现代小区式社交,你看我眼熟,我看你眼熟,见面可能点个头,问一句好,但根本就不了解彼此。

    浓浓的不祥预感弥漫上我的心头,我顾不上害怕,撒丫子狂奔起来。

    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我看到有两个五六岁大的小孩被开膛破肚,肋骨一节卡一节,将他们的身体连接在了一起,一个船锚式的钩子贯穿了他们的口腔,钩子上端栓了一节绳子,将“连体”小孩挂在了拱门上。

    这丧尽天良的一幕并没有勾起我的同情心,因为我发现这两个小孩都是满脸的邪笑,双手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

    出了小区,我的视野更加广阔了,心中的震撼也是成倍的增加。

    一辆辆汽车七扭八歪地停在马路之上,他们的主人或是不知所踪,或是大头朝下,被栽进了车顶,或是从车窗探出身子,好像要奋力逃脱而出一样……

    对面的那栋社区办公楼三分之一都消失了,好像一块蛋糕被切掉了一块,而那一块不知所踪。

    在我前方十米左右的位置,马路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手印,深入地面足有两米多,在这个手印凹槽中还有几个汽车的图案,我怀疑它们是被拍成了饼。

    双腿有些颤抖,我艰难地向着小瑶姐的门店走去,直觉告诉我,小瑶姐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耿耿姐说她是这个县城的护法者,县城已经变成这样了,明显就不是人类做的,那么小瑶姐还有可能活着吗?

    在我眼里护法者就是守护者,何为守护者?真正的守护者会在自己守护的东西被摧毁前以身相殉,而小瑶姐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来到小瑶姐家门口,我看到了让我险些晕过去的一幕。

    赵齐天挡在小瑶姐前方,身体从正中间被劈成了两半,已经变成了石头。

    小瑶姐和我当初在甲寅青龙阵中看到的形象一样,穿着盔甲,她的四肢插着黑色钢钎一样的东西,整个人斜着被钉在了地上。

    她的胸口一片血肉模糊,那把短剑依旧被她握在手里,她昂头看着天空,从她已经失去了神采的眼中我看到了不甘。

    耿耿姐也没有幸免,小瑶姐身边的那具无头尸体就是她,无论是那袖珍的身材还是手中的鞭子,辨识度都很高。

    很快我就找到了她的头,她的头被安在了门店前方的路灯杆子上,电线在她的七窍中贯穿而出。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亲眼目睹自己朋友死状惨烈的尸体让我几乎要崩溃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心中问自己,但是却没办法得到答案。

    强忍着已经快要把我压趴下的恐惧走上前去,我扶着赵齐天的肩膀,想要帮他把分成两半的尸体和在一起。

    可他已经变成石头的身体好像和地面粘在了一起,我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飞出来,我又试图擦掉小瑶姐嘴角的血迹,可那血迹已经干涸,我一用力居然蹭掉了她脸上的一块肉。

    “啊!”我大叫一声,彻底崩溃了,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秦五一……”

    天空中忽然传来缥缈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

    我猛地回头看了过去,只见灰色的月亮上出现了一张脸,那是我自己的脸,但他的额头上有一团火焰的印记,而且双眼通红,其中还布满了黑色的纹路。

    “他们因你而死,你不感到愧疚吗?”他再次开口。

    “不!不是的!”我下意识地否认,但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他说的是事实。

    “你还不醒悟吗?”他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但我却感觉自己正在被逼问。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是谁?”

    “我是你。”他回道。

    “不可能!”无名火起,我大叫着反驳。

    “你可以不承认,但这就是事实。”他好像就没有其他情绪一样,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语气。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再与他做无谓的争辩。

    “你现在所看见的,都是未来要发生的事,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你。”他说道。

    “我……”我发现自己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

    “那我该做些什么避免这一切的发生?”沉默了好久,我终于抓到了重点。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微微张开嘴,但没有声音发出来。

    “你说话啊!”我焦急地催促道。

    他还是不出声,维持着这个表情。

    我彻底崩溃了,朝着他疯狂地挥出拳头,但我在地上,他在天上,我根本不可能打到他。

    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没了力气,双手扶膝气喘吁吁。

    这荒唐的一切让我摸不到一点头绪,但心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强烈了,我就好像一只落在了蛛网上的蝴蝶,无论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

    等到一口气喘匀,再抬头看向月亮上的自己时,我发现他的口型有些奇特。

    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好半天,自己的嘴也开始模仿起来。

    啊?哦?都不是,这两个音节没有任何意义。

    唵!是唵!我终于在不停地尝试中找到了重点。

    确定之后,我下意识地发出了这个音节,声音很小,但是却让这片天地都震动了一下。

    “唵!”我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喊了出来。

    月亮上的那张脸也发出了同样的音节,如果说我竭尽全力发出的声音是低音炮,那他就是麻雷子。

    咔嚓!周围的一切好像玻璃一样碎裂开来。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周围有着无数游离的光点。

    我在这些光点中游弋,那令人窒息的恐惧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畅快舒爽。

    “时间不多了,能改变一切的只有你自己。”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很微弱,很遥远。

    “你说清楚啊!”

    ……

    “啊!”我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把正骑着我的腿坐在我身上双手托腮看着我的小白吓了一跳。

    “怎么样?怎么样?”小白拍了拍胸口,然后激动地问我。

    我掀开被子,被子变得异常沉重,因为它已经吸满了我的汗水,我感觉都能拧出水来了。

    “小白,刚刚那画面都是你搞出来的?”难道是梦中梦?我不敢确定,就问小白。

    小白诧异地看着我,“你都看到什么了啊?”

    直觉告诉我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于是我卖了个关子,反问道:“都是你安排的,你还问我?”

    小白莞尔一笑,“我就是捏造了一个鬼吓唬你一下,只要你能正确地用处唵字咒就能醒来啦,没想到你这么不禁吓,出了这么多汗。”

    我也笑了,但是心中却蒙上了一层阴霾,不是小白搞出来的,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和我长得差不多,自称是我的人真的让我看到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