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八十六章 老头
    许心月居然这么快就变成鬼魂了,这是我没想到的,不过相比于肖亮,许心月的灵魂实在是太弱小了。

    她这一抓并没有让肖亮的那只手停下,反而使得自己的身体被贯穿了。

    肖亮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一脸的震惊,动作一滞。

    我想要收手都来不及了,雨伞贯穿了肖亮的头部。

    在与肖亮头部接触的刹那,雨伞就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待到雨伞完全穿透肖亮的脑袋后,肖亮好似被扔进了水中的烙铁一样,身躯中爆出一大团烟雾。

    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消散,那雨伞也在持续散发着光芒。

    肖亮想要反抗,但是却被许心月一把抱住,穿透了许心月的那只手被她的身体锁住,而另一只手又被许心月紧紧抓住,他已经无法反抗了。

    “你这又是何苦?这样你也会魂飞魄散的。”耿耿姐来到近前,对许心月说道。

    她刚刚死亡,又不是修行人,更没有怨气,灵魂本就很弱,如今又遭到肖亮的攻击,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了。

    “无论生死,我都要和他在一起,既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十八层地狱肯定也是真的,我不想让他受苦,倒不如和他一起消失,谢谢你们了……”

    许心月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子扎进了我的心里,她是一个柔弱的姑娘,但是却做到了很多男人也无法做到的事。

    肖亮虽然强得可怕,但是在无法反击的情况下被雨伞散发出的光芒持续侵蚀,此时也变得透明了。

    更让我吃惊的是,他身上的黑气居然消失了。

    “小月……”肖亮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在我看来还能撑一会儿的他居然炸开了,变成点点光芒。

    许心月脸上出现满足的笑容,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她的身体因为失去支撑倒在了地上,虽然胸口有着一个狰狞的伤口,但她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一直在下降的电梯停了下来,周围变得异常安静,如果不是许心月的尸体还倒在这里,我简直要以为这一切都是错觉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我们已经到了一楼,电梯外面物业的人和身穿制服的卫士进来抬走了许心月的尸体。

    虽然电梯里面只有三个人,而许心月又死了,但是他们连盘问我和耿耿姐的意思都没有,看起来是在监控中看到了一些事情。

    姜涛站在后面,见到我们两个出来忙迎了上来,看到我手臂上的伤口时,他脸上出现了惊悸之色。

    从姜涛口中我们得知,其实我们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姜涛见势不妙就已经打电话了,增援来了之后都站在门卫室等待。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处理有关电梯的问题了,什么办法都不管用,所以他们只能等着收尸。

    然而,监控录像中发生的一切却让他们目瞪口呆,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

    此事因许心月和肖亮而起,亦由他们两个的魂飞魄散告终,虽然并不圆满,但却符合因果关系。

    我和耿耿姐没有在现场多逗留,在门卫室给我的伤口包扎一下后我们就离开了。

    “看来这里要不太平了,那个老头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养的痴儿怨,难道是要报复社会?”耿耿姐担忧地说道。

    “像他这种人,自然有专业的来收拾,不关我们的事吧?”我说道,那老头一看就很不好对付,我可不想找不自在。

    “你懂什么,你以为我们这些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你还没有拜七星递文书,在天上没有挂号,自然不关你的事,可瑶瑶就不一定了。”耿耿姐说道。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你可以把出马堂和出道堂都当做天庭和地府在阳间的下属机构,事实上每年你们都有一定的任务指标,只要完成就可以了,当然,临时派发的任务也不是没有,更何况瑶瑶的堂口是你们这个县城的护法堂。”耿耿姐解释道。

    耿耿姐前面说的我倒是听懂了,不过后面就有些懵,“什么是护法堂?”

    “你可以理解为她负责这个县城的所有恶性灵异事件,那个老头如此胡作非为,土地爷发现了应该就会把任务派给瑶瑶。”耿耿姐说道。

    “那么完成了有什么好处,完不成又会怎么样?”我有些好奇了,原来我们这些人也是有体制的。

    “完成了自然是得到功德,完不成的话,不好说啊,降职、折寿、遭难、受刑都是有可能的。”

    “这么严重?”我听得有些发毛。

    “没听说过权利和义务是不分家的吗?为官一任自当造福一方。”耿耿姐一脸的大义凛然。

    我暗暗撇嘴,说得好听,反正出事是小瑶姐担着。

    我俩一路溜达回小瑶姐的门店时已经是半夜了,小瑶姐依旧很不精神,蔫吧地坐在二楼。

    还真让耿耿姐给猜准了,小瑶姐已经接到了三份文件,一份是天庭通过灶王爷送来的,一份是地府通过鬼差送来的,一份是土地爷直接让小瑶姐堂口的仙家带回来的。

    三份文件的内容大致相同,我们这里有妖魔作乱,为祸人间,委派小瑶姐处理。

    耿耿姐作为小瑶姐的铁杆闺蜜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我这个“忠诚”的“狗腿子”也跑不了了。

    而且按照小瑶姐的说法,我和耿耿姐今天把那老头养的痴儿怨给收拾了,就算我们不对付他,他也不可能放过我们。

    被三界下了通缉令的老头明显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货色,弄死两个得罪了自己的人估计他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今天赵齐天没来,耿耿姐自然是选择和小瑶姐大被同眠了,我回家后和小白他们讲述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

    小白有些后悔没和我一起出门,说如果我没回来她就要守寡了。

    黄天林则表示很早就听到了一些风声,这边出来了一个厉害的角色。

    柳老爷子一直没吱声,我怀疑他在闭关。

    “黄哥,你都知道什么啊?”我问黄天林。

    黄天林摊了摊手,“我就知道这些了,不过既然你已经把人家给得罪了,我和小白以后就每天跟着你了,省得被下了黑手。”

    我被搞得有些害怕了,我没见过那个老头,但是根据已有信息判断,这货的本事可是很高啊,我现在这个水平如果单独遇到他怕是要歇菜。

    小白和黄天林虽然不是大白给,但平心而论我感觉他俩都够呛能干过肖亮,更别说肖亮背后的老头了。

    由于状态不佳,小白并没有拉着我滚床单,而是说要给我打一个梦,在梦里教我修行。

    我头一回听说还有这种修行方法,便满怀期待地入睡了。

    再次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草原上,小白正百无聊赖地蹲在前面扒拉草稞呢。

    “你睡觉可真够慢的。”小白抱怨道。

    我无奈地说道:“你不告诉我要给我打梦我就睡得快了,我这人沾枕头就着,你这么一说给我搞得激动了。”

    “我不告诉你的话,如果你就当做普通的梦了我不是白费力气,你以为打梦很轻松吗?”小白扔掉手里的小草说道。

    “怎么会呢。”我当即否认了小白的说法。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在梦里对我干了些什么。”小白红着脸说道。

    我顿时就尴尬了,“小白啊,你这样不好,这么搞多影响夫妻感情啊,我都没有隐私了。”

    “哼!醒着的时候就够色了,没想到梦里更色!”小白给了我一杵子。

    在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并隐晦地表示我醒着的时候如果要玩花样她视情况也可以满足我后,小白终于步入了正题。

    “你的天资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佛法方面,你才读过几遍地藏菩萨本愿经,就能有这样的感应,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要知道每一个陀罗尼,没有几万遍的功德加持都不可能显露威力。”小白说道。

    “可是我也没法用地藏菩萨本愿经当做攻击手段啊。”我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地藏菩萨本愿经的超拔之力才是最强大的,你可以学习六字大明咒。”小白竖起来大拇指和小拇指,比我眼前一通比划。

    “六字大明咒?我会啊,唵嘛尼呗咪吽!”我将六字大明咒背了出来,小时候看西游记,猴哥就是被如来佛祖用六字大明咒压在了五行山下,那时候我还特地查了字典。

    “你个白痴,你以为光会读就有用了吗?我给你买个收音机得了,录上六字大明咒,以后遇到危险你就放。”小白翻了个白眼。

    “别生气啊,那你说我该怎么学嘛?”小白生气的样子很呆萌,我忍不住在她头上揉了揉。

    小白打掉我的咸猪手,说道:“六字大明咒含有诸佛无尽的加持与慈悲,是诸佛慈悲和智慧的音声显现,奥妙无穷,蕴藏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是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能清除贪、瞋、痴、傲慢、嫉妒以及吝啬六种烦恼,堵塞六道之门,超脱六道轮回,往生净土而证菩提,我也只会一个字,今天就教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