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八十二章 女孩
    耿耿姐骂了一声,单手掐诀,在我的手臂上一拍,那团黑气直接被拍散了,不过我胳膊上却留下了一团血肉模糊,可以想象,如果耿耿姐再慢一步会怎么样。

    我忍痛爬起来用手机照向电梯门,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一样。

    耿耿姐的手机摔到了远处,见我没发现问题,她便去捡。

    电梯门开始自动闭合,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些担忧,逃是出来了,可问题是这个鬼物到底怎么去解决呢。

    这段时间我也算是阅鬼无数了,他绝对算得上是难对付的那一类,善于隐藏和走位,攻击力又强,多亏他离不开电梯,不然这个小区恐怕都没有活人了。

    “什么人!”就在我琢磨这个问题的时候,耿耿姐那边忽然传来声音。

    我转身看了过去,只见耿耿姐正握着长鞭警惕地看着自己眼前的柜子,身体绷紧,蓄势待发。

    难不成那只鬼出来了?我快步走了过去,但是来到耿耿姐身边一看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在柜子和墙中间的夹空里面,一个身穿睡衣拖鞋的女子正披头散发地蹲在里面,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由于头发挡住了脸,我们也看不清她到底长成什么样,也不怪耿耿姐这么警惕,她大半夜的猫到这种地方,任谁见了都得吓一跳。

    耿耿姐色厉内荏的问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女子动都不动,也没有说话。

    耿耿姐见状眉头微蹙,对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上去看看。

    我顿时头大,这种脏活累活危险的活怎么都是我的,老子不服!

    “你怎么不去,这无论是人是鬼都是个女同志,我一个……哎哟!”我的长篇大论还没说完,屁股就挨了一脚,由于没有防备,我直接扑向了那个空隙。

    可恶啊!我心中不爽,但为了避免和女子撞到一起,只好身处双手撑在了柜子和墙壁上。

    当我的身体呈现这个姿势时,女子已经离我很近了,我闻到了一股清香的气息,是某种香水的味道。

    看来是人不是鬼,鬼可没有喷香水的,一般也没有无聊到去影响人味觉的。

    “美女,这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友善一些。

    女子依旧没有反应,我不由得产生了疑惑,难不成这不是人,而是某个宅男的硅胶女友?

    如此想着,我慢慢的伸出手,去撩起她的头发,无论是纯硅胶的,还是充气的,再逼真的制作工艺,也无法模仿出人类五官的神韵。

    事实上我的小心谨慎纯属多余,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任凭我撩起了她的头发。

    这还真是一个大活人,而且这个人我还认识,她正是电梯里面那个榨汁机的女朋友。

    之前通过监控我也见过她的模样,但如今亲眼目睹却有种惊艳之感,不得不说这姑娘好漂亮,虽然不如小白和沈红蝶她们这些非人类,但绝对和耿耿姐以及小瑶姐有一拼。

    她眼神空洞,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全身散发出一种病娇的气质,让人想要怜惜,但是想想她是个渣女,我又觉得她有些做作了。

    想到这里,我闪开身子,让耿耿姐能够看到那个女孩。

    耿耿姐见到是她放下了手中的鞭子,但眼神却并不友好,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喂!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做什么?”耿耿姐对女孩说道。

    女孩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耿耿姐火了,上前揪住女孩的脖领就是一巴掌。

    由于地形原因,耿耿姐抡不开胳膊,所以这一巴掌也不算太重。

    我对耿耿姐这种趁人之危,恃强凌弱的行为没有任何意见。

    女孩挨了一巴掌后眼神总算有了一点神采,耿耿姐见有效果,左右开弓,一连十几巴掌打了过去。

    事实上耿耿姐打到第三个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女孩开始挣扎了,但耿耿姐很明显是公报私仇。

    “呜哇!”十几个巴掌下去,女孩脸蛋发红,居然直接被扇哭了。

    女孩看向耿耿姐的目光异常愤怒,但发现我的存在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继续哼哼唧唧地哭泣。

    估摸着她本来是看耿耿姐的体型很小,打算报复一下,但是却发现耿耿姐还有我这么一个帮手。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我?”女孩哽咽着问道,瞄了一眼耿耿姐手中的鞭子,又往后缩了缩。

    “电梯里面的东西你是不是认识?”耿耿姐根本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声色俱厉地反问。

    女孩的目光有些闪躲,低着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好吧,这个姑娘连撒谎都不会,就冲她这个状态,别说我们是知情人,就算是陌生人都能看出问题了。

    “我们是来解决这件事的,你如果不想死,或者不想别人死,我劝你实话实说。”耿耿姐气势十足。

    女孩忽然抬起了头,“你说什么?难道你们是法师?”

    耿耿姐哼了一声,“不然你以为呢?这种事是普通人能够解决的吗?”

    女孩有些犹豫地看着我们,似乎还是不愿意相信。

    耿耿姐眉毛一挑,又要暴力解决一切,我连忙拉住了她,虽然这个女孩挺可恨的,但这么欺负人也不太好。

    耿耿姐深吸了口气,“现在只有我们能帮你,你如果还有一点良知……”

    耿耿姐还没说完,女孩忽然抓住了她的手,“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

    这回不仅是我,耿耿姐也懵逼了,一脸震惊地看着已经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

    过了好半天,耿耿姐才把她拉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孩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们,“我们进屋说好吗?”

    我和耿耿姐自然不会拒绝,她这个完全处于弱势的都不害怕,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

    就这样,我和耿耿姐一起进了女孩的家,很近,她旁边的门就是。

    一进屋我就发现传说中的谣言是真的,单身女性的家卫生一般很差。

    衣服鞋子扔得到处都是,垃圾桶翻倒在地,里面还有几罐啤酒,各种各样的零食包装堆满了桌子。

    厨房的洗碗池中碗筷已经堆成了小山,床上的被褥枕头乱糟糟的……这简直不忍直视啊,如果不是没有异味,恐怕我转身就出去了。

    耿耿姐一进屋就皱起眉头,踮着脚避让着地上的杂物,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女孩脸红了,快走两步把挡在我们前进路上的垃圾都划拉到两边。

    “从他走了以后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好意思,家里以前不是这样的。”女孩语气低落。

    “你不是很快就又交了两个男朋友吗?怎么会没有兴趣呢?”耿耿姐来到相对干净一些的沙发上坐下,毫不留情地说道。

    女孩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我不是!我没有!我也不想的!”

    我被这否定三连气笑了,“这种事情还能强迫吗?”

    耿耿姐也是冷眼看着女孩,一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表演的样子。

    如果论气势压迫,我肯定是不如耿耿姐的,于是便开始打量起这个屋子,目光扫视之时,我发现卧室的墙上还挂着两人的结婚照,茶几上也摆着相框。

    这下子我也搞不懂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她真的要另寻新欢,这些东西留下来只会降低她的效率。

    “你们听我说,事情真的和你们想得不一样。”女孩已经急哭了,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耿耿姐。

    接下来,在女孩的口中,我们听到了一段荒诞不经的故事。

    事情还要从两人乘坐电梯时开始,这场事故也是一切的源头。

    女孩说自己本以为能够和男孩一起死去,她也不害怕这个结果,她们两个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发小,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班同桌,直到高考成绩不理想,便一起步入社会打拼,直到后来结婚。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是极为吃惊的,我原本以为赵齐天和我已经创造了奇迹,没想到他们这一对更加奇葩。

    有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从校服到婚纱都是你,他们不仅拥有校服和婚纱,还有襁褓和开裆裤。

    如果让我去评价他们的爱情,那我绝对不会认为这样的感情能够出现裂痕。

    什么一年之守,三年之痛,五年之离,七年之痒,十年之约什么的在这种感情面前都会显得很无力。

    如果真的有能打破这种感情的事物,那可能只有死亡了。

    言归正传,让女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男孩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够救下她。

    眼看着男孩惨死在自己面前,女孩吓傻了,她纵然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害怕的,可是人是有本能的,身为一个女孩子,她的本能让她想要逃出电梯,而不是拥抱已经变成碎肉的男朋友。

    听到这里我并没有产生什么太多的想法,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只是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而已。

    不过很明显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在第二天变故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