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八十一章 赴险地
    姜涛抱着自制的标示牌和我们一起出发了,来到楼梯间的时候他把标示牌放在了电梯前方。

    我一看电梯旁的公告栏上居然贴了两张宣传单,其中一张上面写着禁止情侣一同进入,请分批乘坐,禁止夜晚独自乘坐,如乘坐期间发生故障请闭上眼睛,原地不动等待救援……如有违反,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张是这样子写的,不信谣,不传谣,本单元住户每月十五日可到物业领取一千元电梯故障赔偿金。

    “二位,你们一定要小心,我要回去了。”姜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回去吧,别忘了我说的,一定要盯紧电梯,一旦出现坠落,立即制动。”耿耿姐再次叮嘱道。

    “放心,我一定盯死电梯。”姜涛再三保证后这才离去。

    我打量着眼前的电梯,不知道耿耿姐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令我没想到的是,耿耿姐居然按了开门键,短暂的延迟后,电梯门打开了。

    电梯内并不宽阔的空间给我一种压抑感,当然,也可能是心理作用,毕竟这里出过那么多事,还死了好几个人。

    耿耿姐直接大步走进了电梯,而后转身看着我。

    我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耿耿姐现在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小白鼠一样。

    “小秦子,你进来。”耿耿姐招了招手。

    我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正打算后退,但耿耿姐先发制人,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就把我扯进了电梯。

    可能是怕我逃跑,耿耿姐一个叉腿绊,把我放倒在地,用腿弯锁住我的脖子,然后去按关门键。

    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耿耿姐的锁技太厉害了,我根本就挣脱不开,“耿耿姐,亲姐,你不能坑我啊,和女人一起进来的男人都死了,我还没活够。”我直接连声求饶。

    耿耿姐根本就没鸟我,还是关上了电梯门,并按了二十一层。

    直到电梯门关上,且已经开始上升,她这才放开了我。

    我欲哭无泪,就要去停下电梯,可是手刚伸出去就被耿耿姐打掉了。

    “你现在不是普通人了,你到底在怕啥?”耿耿姐给了我一杵子,没好气地说道。

    我刚要发火,这不是拉着我去死吗?可是耿耿姐这么一说我又有些懵逼了,是啊,自己也做过一段时间鬼,我怕个锤子?

    这个念头刚升起来,转念一想我就感觉有些不对,我是出道了不假,可是我啥也不会啊,遇到鬼我还是麻爪。

    “大姐,我啥也不会啊,求你放过我吧,我真不行,我怕死,还是那么难看的死法。”我抱住耿耿姐的胳膊就差哭出来了。

    耿耿姐一脸嫌弃地抽出了胳膊,“别丢人了,已经来不及了,周围的阴气加重了。”

    我缩了缩脖子,看向自己脚下,在监控视频中那鬼物就是从脚下攻击人的。

    灯光之下,只有我和耿耿姐两个人的影子,并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人在当场是看不到那黑影的?只有在监控中才能看到?可是如果这样为什么乘坐电梯的人会被吓到?

    暂时的安静并没有让我安心,心头的恐惧反而更加剧烈了,毕竟看不见的才是最可怕的。

    “还没出现,你的报马呢?让她给你开眼。”耿耿姐对我说道。

    我连忙在心里沟通小白,可是没有任何回应,我这才想起来小白并没有跟来。

    本来她不在的话也应该是黄天林接班,但黄天林说要收拾屋子,我就没让他跟来,这下可坏菜了。

    “我报马没来。”我忙和耿耿姐说明了一下情况。

    耿耿姐身体一僵,随后又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我急得直跺脚,丫的,这下子真坏菜了。

    “背靠背站着,发现不对立刻告诉我。”耿耿姐说道。

    我忙侧身和耿耿姐靠在了一起,双眼盯着自己的脚下。

    虽然耿耿姐长得比较小,还有一张萝莉脸,但身材并不虚,小屁股很翘。

    我也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可能是下意识苦中作乐的心态在作祟吧。

    电梯还在缓缓地上升着,我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已经越来越冷。

    被小白打开心窍之后,我的感觉变得敏锐了,以前我也曾接触过阴气,但只是感觉寒冷罢了,就好像冬天没穿外套出门一样。

    可如今我感觉空气中好像充满了钢针,正在扎我的身体,针尖刺入得并不深,仅仅只是破皮,可就算是这样也足以让我毛骨悚然了。

    “有些不对。”耿耿姐忽然说道,由于背靠背站着,我能够感受到她后背的起伏,这真实的触感让我安心了一些。

    “怎么不对?”我问道,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真是无谓的惊吓啊。

    “周围没有鬼。”耿耿姐说道。

    我愣了一下,没有鬼,这是好事啊,眼看着电梯已经升到十三层了,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能出去了。

    “没鬼不是很好?”我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个屁,这阴气都快实体化了,分明就是有强大鬼物在周围的表现。”耿耿姐没好气儿地说道。

    我瞬间就明白耿耿姐的意思了,她也看不到那个鬼物。

    这下子可坏菜了,虽然我们是两个人,但实际只有耿耿姐一个战斗力,我就是个打酱油的,辅助都算不上,现在射手没了视野,而对方的打野已经在附近的草丛,这简直就是灾难啊。

    “怎么办?”我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向耿耿姐求助。

    “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相机,试一下能不能看见。”耿耿姐说道。

    我照做,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哆嗦,我现在既怕打开相机后发现那只鬼就站在我面前,又怕这招也不好用,继续做睁眼瞎子。

    手机相机打开,我用镜头照着自己这边的扇形,屏幕上什么都没有,我莫名松了口气。

    后边小瑶姐的后背一阵蠕动,应该也是在做同样的事。

    “我这边也没有。”耿耿姐不等我开口问就如此说道。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猛地抬头,用手机照向上面,四周和脚下都在监视范围内,可头顶一直被我们忽略了。

    这一抬头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还握着手机,这这一抬头间,手机也下意识地抬了起来。

    虽然我的眼睛什么都没看见,但手机的屏幕中却呈现着恐怖的一幕。

    电梯的顶端布满了碎肉块和碎骨,已经无法从外形辨别他们分别属于身体的哪个部分了,只有其中最显眼的两块我认识,那是两个眼珠子,一个在电梯顶部偏中间的位置,一个在边缘的角落。

    按理说它们已经脱离了眼眶,又距离那么远,应该不可能表现出什么眼神了,可在我发现它们的那一刻,我感觉它们正在用怨毒的眼神注视着我。

    “上边!”我当即向耿耿姐传达信号,空着的左手掐了一个剑指,别管有没有用了,能有点心里安慰就行。

    耿耿姐的反应很快,闪电般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机。

    下一刻,她忽然手腕一抖,从腰间抽出了一条鞭子,鞭子乌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看着很厚重。

    天知道耿耿姐是怎么在身上藏了这么一条鞭子不被别人发现的,这要是不小心掉下来,别人不是把她当成小受就是角色扮演的女王。

    “着家伙!”耿耿姐娇喝一声,手腕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抖动,那把鞭子毒蛇一样直奔电梯的顶板。

    我顿时对耿耿姐佩服不已,鞭子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如果不会特殊的手法,你的力气越大,抽自己就越疼,暗想当年偷村里放牛老头的鞭子玩,那简直就是血泪史。

    黑色的鞭子划过空气,发出诡异的嗡嗡声,就算耿耿姐不说她是收池的传人,我也能发现这鞭子不凡了。

    手机屏幕上,那些零碎的血肉居然快速地散开,让耿耿姐的这一鞭子抽了个空。

    耿耿姐目光中露出骇然之色,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个情况。

    鞭子在顶板上留下了一道凹痕,落下来时缠在了耿耿姐的手臂上。

    那滩东西被这一鞭子激怒了,居然像下雨一样往下落。

    天知道这东西如果沾到身上会不会是榨汁机的结局,我一直紧盯着楼层指示灯,二十一楼已经到了。

    如果电梯门能打开的话,我有信心带着耿耿姐一起逃出去。

    此时此刻可谓是分秒必争,一瞬间都能决定生死,因为那些碎肉肉眼可见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终于,电梯门打开了,我顿时大喜过望,这鬼物应该是光顾着琢磨我们了,忘记了操纵电梯。

    “喝!”我怒吼一声,单臂一圈,直接拢住耿耿姐的腰,将其袖珍的小身板夹了起来。

    眼看着已经有碎肉要落在头上,我一个前扑,身体压低,带着耿耿姐就滚出了电梯。

    然而,由于速度的差距,我还是被一块碎肉落在了胳膊上。

    接触到我的一瞬间,它就化成了一团浓郁得有如实质的黑气,拼命地往我皮肤里钻。

    我好像被电钻击中了手臂一般,疼得冷汗瞬间就出来了,身体也因此失去了平衡性,和耿耿姐在电梯门口摔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