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七十九章 爱的力量
    我和耿耿姐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找我们这些人来帮忙,那肯定就是这方面的事了,不然也用不到我们。

    “说说吧。”耿耿姐寻了个地方坐下。

    “我是这里的夜班保安,这里晚上闹鬼,我要辞职,老板说辞职的话压的一个月工资就不给我,你们一定要帮我啊。”姜涛说着眼睛都红了,可见对老板的憎恨程度。

    “你是不是对我们的职业有什么误解啊,工资什么的应该申请劳动仲裁的吧,我是让你说一下怎么个闹鬼法,是什么鬼。”耿耿姐气笑了。

    姜涛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驴头不对马嘴,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给你们看两段录像吧。”

    这个好啊,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任何视频了,鬼片更是没有,今天看来能补补课了。

    姜涛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在我的电脑里面翻到了一个文件夹,打开后是一堆以日期命名的视频文件。

    然而在这些视频文件中有几个特别的,它们不是以日期命名的,而是一二三四的汉语数字。

    姜涛点开了标着一的文件,将视频调到全屏。

    这应该是电梯里面的监控录像拍下来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而且清晰度很高。

    视频中有一男一女,都很年轻,估摸着也就我这个岁数,男孩揽着女孩的腰,女孩挽着男孩的胳膊,表情亲昵,是一对情侣无疑了。

    电梯操作板上二十一楼的按钮亮着红灯,这一对情侣住得倒是很高。

    视频中的画面没有太大变化,只有这一对情侣不时小亲热一番,不过直觉告诉我电梯正在上升。

    耿耿姐目光炯炯地盯着视频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根据我单身多年的经验来看,她应该已经连两人的孩子什么样都想象出来了。

    就在我以为画面中会突然出现个红衣女子,或者灯光闪烁一阵时,两个人的身体忽然一阵剧烈地抖动。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两人开始以诡异的姿势抱在一起,脸上充满了惊恐与绝望。

    虽然视频是无声的,但我却能够猜出来发生了什么,电梯失控了,正在高速坠落。

    我曾在大学时因为无聊听过一节建筑学的课,坠落的电梯是极其危险的,就算能够在半空中停下,巨大的惯性也会让人受伤,更别说坠落到底了。

    往往这个时候电梯的保护系统都没啥用,因为一旦达到一定高度,那东西等同于没有。

    我已经能够想象出两人的结局了,血肉模糊,在电梯地面上留下一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

    然而,男孩的一个动作却让我目瞪口呆。

    他忽然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女孩抱了起来,眼睛瞪大,眼角崩裂,鲜血流淌而出,嘴巴大张,似乎是在大喊。

    下一刻,男孩双臂上扬,女孩的身体居然被抛了起来,撞到了电梯顶端,可见男孩用了多大的力气。

    画面再次出现剧烈的抖动,男孩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分裂开来,支离破碎,鲜血、碎肉、碎骨、naojiang、内脏、筋条、血管,以及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失去了支撑的衣服裤子以及鞋子里面还有血肉流出,场面之血腥吓得耿耿姐险些从椅子上栽倒。

    电梯的监控录像质量太好了,经历了这样的坠落居然都没有损坏。

    就在男孩粉身碎骨之后,女孩终于落了下来,砸在了那滩本来是他男朋友的固液混合体中。

    女孩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脸惊恐的表情,满脸满身都沾上了不明固体和血液,她在那滩东西中翻滚着,拼命地扒着已经变形的电梯门。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姜涛目光闪躲地关闭了视频,连一眼都不愿意去看。

    耿耿姐表情有些呆滞,渐渐从惊恐变得茫然,眼泪不自觉地流淌了出来。

    我也感觉心里酸酸的,这段视频虽然无比血腥,比恐怖片还吓人,但这绝对是恋爱界的楷模。

    那个男孩在最后一刻做到的事情是绝大多数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他击败了惯性与引力,超越了生死,救下了自己爱的人。

    相反倒是那个女孩的反应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虽然那是人之常情,但历史流传下来的伟大与不朽,哪个不是在下意识中产生的,因为他们跨越了人的利己本能,选择了舍身取义。

    我站在一旁,看着还在抹眼泪的耿耿姐,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还好耿耿姐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过腿的女强人,很快就缓过来了。

    “这个女孩真不是个东西,他男朋友为了救她死得那么惨,她居然……”耿耿姐挥起拳头就要去砸笔记本电脑。

    我和姜涛都惊了,他一把将笔记本电脑抱了起来,我则是给耿耿姐来了个拦腰擒抱。

    耿耿姐身体瞬间腾空,不过即使如此她也奋力地踢着腿,想要攻击笔记本电脑。

    果然女人都是感性的,不可理喻的,像耿耿姐这种爱好暴力的,一旦受到刺激更是难以控制。

    在我和姜涛的耐心劝说下,耿耿姐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事情发生没多久,老板就把视频发到网上炒作去了,当时还很火来着,不过后来因为过于血腥,被封杀了,等到我们做好马赛克重发的时候,别人早就做了同样的事。”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小区老热闹了,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有来看那个电梯的,来的也都是一些小情侣。”

    姜涛一边重新摆好笔记本电脑,一边和我们叙述。

    “这也没什么问题啊,怎么就突然闹鬼了呢?”我好奇地问道。

    “别急啊,你看这个视频。”姜涛打开了标着二的视频文件。

    这依旧是电梯监控拍下来的画面,看起来摔坏的电梯已经被换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关心了一下修电梯的那段时间该单元的住户爬楼梯得有多累。

    监控画面中依旧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这本来没啥,但那个女孩居然就是上个视频中的女主角。

    她挽着另一个男孩的手,当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男朋友为了她死得那么惨,她居然找了新欢。

    “这是那件事发生后第七天的监控录像。”姜涛解释道。

    七天!我目瞪口呆,这女孩是渣女中的女王啊,这和无缝衔接有啥区别?

    我看了一眼耿耿姐,发现她脸上并不只有愤怒,还有一丝探究。

    视频文件的进度条不断前进,画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这期间男孩给了女孩一个壁咚。

    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很多年轻的小情侣都会干这种事,不过,她男朋友就死在这儿,她得是多大的心?

    “二十一楼的房子还是她男朋友的,不过两人结婚了,现在已经是她的了。”姜涛说道。

    卧槽无情!我彻底傻眼了,这简直就是养汉子界的一股清流啊,亡夫头七还没过呢,就干这事儿,毁三观啊。

    就在这时,画面一阵闪烁,就好像受到了强磁干扰的电视一样。

    闹鬼了?此时我真的希望男孩的鬼魂能够出来给他们一个教训,反正如果换成我是那个男孩,在天有灵的话我绝对忍不了!

    画面闪烁得越来越厉害,几乎看不清上面是什么内容了,就连那两人的身影都变得扭曲了。

    我瞪大眼睛,想要从这模糊的画面中分辨出一些信息。

    这对情侣的身体在画面中被拉成了条状物,虽然看不出人形,但数量还是很容易辨识的,正因如此,视频画面的变化才让我措手不及。

    画面上突然就多了一团黑色的东西,它贴在地上,就好像一个黑色的大饼。

    它也在视频中变得扭曲了,但是很容易就能够判断出它在移动。

    很快,它到了那个男孩的位置,没有继续移动,停了下来。

    代表着那个男孩的扭曲黑影渐渐变短,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男孩的黑影完全消失时,视频画面终于恢复了正常。

    那个女孩蹲在电梯的角落中,双臂抱着膝盖,身上脸上再次沾满了不明固体和血液,目光惊恐,大张着嘴,看起来是在尖叫。

    而那个男孩,他已经被糊在墙上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身体似乎被榨汁机榨过了一样,完全找不到任何同他原本样子相似的地方。

    他破碎的身体布满了电梯的四面八方,为电梯镀上了一层血肉。

    画面到这里结束,我已经找不到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在我看来这绝对是男孩化作厉鬼复仇来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弄死那个女孩呢,她明明更该死一些。

    难不成他是要先让女孩体会至极的恐惧,然后再弄死她?似乎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这件事发生后我们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清理电梯,这才处理干净秽物和血腥味。”姜涛说道。

    “把后面那些放出来看看。”耿耿姐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一脸的沉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