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七十八章 疯狂之夜
    空腹干白酒,还要一人再来一箱大绿棒子,这么喝我八成得被抬出去,既然已经发现自己是个配角演员,尽力而为就行了,演得再好导演也不会给加鸡腿的。

    小白答应一声,我心里一空,她应该是出发了。

    一直在碳火上翻滚的羊腿已经开始流油,散发出迷人的香味,估计能有六七分熟,而其他的菜都被光盘了,我便切下了一块。

    还别说,没熟透的羊肉也挺好吃的,而且很有嚼头。

    其他人见我开动了,也不甘示弱,纷纷对羊腿下了手。

    耿耿姐不愧是女流氓,和服务员要了一份变态辣的调料,洒在了羊腿上,并叮嘱所有的烤串都要刷这种料。

    这下子好了,没人点饮料和矿泉水,耿耿姐也不让点,吃辣了就喝啤酒。

    没吃过变态辣的可能不知道,这玩意越喝酒就会越辣,而不喝还忍不住,于是场面一发不可收拾,空啤酒瓶子渐渐多了起来。

    小白还是很有效率的,在我喝到第三瓶的时候就带着黄天林回来了。

    我的小动作自然没有瞒过小瑶姐和耿耿姐,不过她们都没有拆穿我。

    想来也是,他们的主攻目标是赵齐天,我已经怂了就没必要苦苦相逼了。

    这一顿酒直接喝到了深夜,赵齐天直接被喝断片了,小瑶姐和耿耿姐一边一个架起了赵齐天,告诉我可以退下了。

    我对小瑶姐投以暧昧的眼神,小瑶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拍了拍自己溜圆的肚子。

    其实现在我也是这个状态,虽然后来的酒气都被黄天林吸收了,但酒还是喝到了我的肚子里。

    至于耿耿姐和赵齐天,这俩人不知道中途跑了多少次厕所。

    兄弟,别怪我抛弃你,这也是为你好,不过你喝这么多,估计是记不住这一夜良辰了,我在心中为赵齐天默哀了一番。

    等到小瑶姐她们两个把赵齐天架出一段距离后,我偷偷地跟在了后面。

    这俩人一路把赵齐天弄到了小瑶姐的店里,没一会儿的功夫耿耿姐走了出来,卷帘门放下了。

    我摸了摸下巴,准备过去偷听一下,一直待在我心中的小白火了,“你馋了是不是?我不能满足你吗?”

    我顿时止步,丫的养成习惯了,都忘了自己现在能享受老婆了。

    “不听了,我们回去实战。”我摇头晃脑地向着小区后面走去。

    黄天林也算是够意思,为了不让我喝醉,把之前那些白酒也给吸走了,我现在除了有点涨肚就没别的感觉,可惜他却是喝多了,不知道去哪儿野了。

    正好,我和小白又可以过二人世界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堂子前面烧香时还得到了柳老爷子的忠告,年轻人要懂得克制,须知细水长流。

    小白听得脸红,躲在我心窍里面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我烧完香直奔楼下,准备以吃早餐的名义去堵被窝,没想到小瑶姐连卷帘门都没开。

    无奈之下我只好吃完早餐就回家了,一直等到中午才收到小瑶姐发的微信,让我去她家。

    来到门口的时候我正好遇到赵齐天走出来,这小子那叫一个容光焕发,不过就是脚下发飘,一看昨天晚上就没消停。

    这货对我露出一个陶醉的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撩杆子了,可谓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进屋的时候我发现耿耿姐正拿着吸尘器在收拾屋子,小瑶姐躺在沙发上和死狗一样,仰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屋子里那叫一个乱,本应放在楼上的床单和枕头都跑到楼下来了,矿泉水瓶和垃圾桶横亘在地上,后屋窗户的窗帘都被扯掉了。

    不知道是被子里面还是枕头里面的鹅绒飞得到处都是,一块能有几米长的红布被拧成了麻花形,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了。

    卧槽!无情!小瑶姐和赵齐天昨晚到底干啥了,这屋子好像遭贼了。

    耿耿姐一边打扫一边憋笑,一脸古怪的表情。

    “来了啊,快帮忙收拾收拾。”小瑶姐一改往日英姿飒爽的模样,有气无力地对着我挥了挥手。

    我嘴角抽了抽,开始帮忙,捡了一塑料袋鹅绒。

    走进卫生间,打算把垃圾投放到垃圾箱里面时,我看到了挂在架子上的床单,虽然床单已经被洗过了,但是有巴掌大的区域隐隐泛红。

    我摸着下巴,看着床单陷入了沉思,虽然赵齐天昨天差点喝死,但这绝对是血赚啊。

    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和耿耿姐才把一片狼藉的一楼收拾干净,不得不说小瑶姐他们还是很克制的,至少没跑到二楼去疯。

    ……

    小瑶姐扶着墙龇牙咧嘴,一步一步地从楼下挪了上来,对我说道:“早上有人给我打电话说需要帮忙,我状态不太好,你和耿耿去看看吧。”

    说罢,小瑶姐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继续狗带。

    “瑶瑶,我能理解你单身二十一年的心情,不过咱还是得克制一下,身体要紧啊。”耿耿姐拍着小瑶姐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

    “滚……”小瑶姐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唉……”耿耿姐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刚从小瑶姐的店里走出来,耿耿姐就抱着肚子蹲下来大笑不止,“哈哈哈……”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虽然我之前也很想笑,但早就过去那个劲儿了。

    “耿耿姐,你没事吧?”我见她笑得根本就停不下来,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快扶我一把。”耿耿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有那么好笑吗?”我看她还捂着肚子,好像笑岔气了,忍不住问道。

    “你没看到那条拧成麻花的红布吗?”耿耿姐诧异地看向了我。

    “我看见了啊。”我更加不解了,不就是一块红布吗?

    耿耿姐上下打量我一阵,见我不像是装的后拍了拍我的胸口,老气横秋地说道:“小伙子还是太年轻啊,以后你就知道了。”

    当时我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后来知道了我也笑得肚子疼,小瑶姐和赵齐天绝对是一对奇葩,没想到小瑶姐这个暴力女居然喜欢这个调调,和她的性格也不符啊。

    我曾偷偷问过赵齐天,是不是他喝多了给小瑶姐强行来了个征服,不过每次赵齐天都用喝断片了敷衍我,以至于我一直没得到答案。

    ……

    因为昨天喝得太多,怕吹出来酒驾,耿耿姐也没开她的骚紫色轿车,我们两个一路腿儿到了县城的高层。

    在路上我问过耿耿姐,她不是二神吗?莫非也能处理这些事情?

    耿耿姐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kuai),她其实除了二神之外还有一个马甲,收池人。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可是吓得够呛,收池人这个职业在东北已经成为一个传说了,因为群体太小。

    据说收池人有一符,一鞭,一咒,他们行走江湖就靠这三样东西,可偏偏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不敢招惹他们。

    收池人一般供奉祖先牌位,除此之外他们大年三十的时候还会带着贡品去坟圈子和乱葬岗收池。

    到了地方后他们会在空地上摆好贡品,画上一个圈,在里面不停地念收池咒。

    要不了多久圈外就热闹了,各种各样的非人都会被贡品和咒语吸引过来。

    这个时候收池人就会用特殊的语言和他们对话,如果能够谈妥,在接下来至少一年的时间内,这些非人就跟着收池人做他们的仙家了。

    如果谈不来,非人们要对收池人不利,那么收池人就会挥舞手中的鞭子。

    鞭子一响,诸邪辟易,因为这鞭子也不是一般的鞭子,当然,如果有道行高的,还是不走,这个时候收池人就会亮出自己的收池符。

    据说这收池符威力极大,因为当时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小白的紧张情绪。

    收池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来的,有何意义我无从知晓,更多有关收池人的信息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总结收池人两个字就足够了,牛叉。

    得知耿耿姐是收池人后我简直安全感爆棚啊,有她在估计什么事都不叫事了。

    耿耿姐显然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告诉我别对她抱太多希望,她的本事还欠火候,画出来的收池符也就那么回事。

    我们两个刚到高层下面没多久,门卫室就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长得很大众,不过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他身上带着一种我很熟悉的气息,阴气。

    “你们好,我是姜涛,这里的夜班门卫。”中年人和我们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们是田诗瑶的朋友,她高烧了,打点滴呢,我们来帮你解决问题。”耿耿姐脸不红心不跳地给小瑶姐安了一个病。

    我对着姜涛点了点头,既然耿耿姐已经编完了故事,我就不补充了。

    “我们进屋说吧。”姜涛邀请我们进了门卫室。

    不愧是全县最好的高层,这门卫室装修得都有模有样的。

    还没等我和耿耿姐坐下,姜涛就一脸惊惧地说道:“求求你们帮帮我,这里晚上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