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七十四章 吃货狐女
    这一下子疼得我几乎大脑空白,但又怎么都晕不过去,疼痛感迟迟没有消失,我以一种古怪的姿势站在床上,拼命地张着嘴,但是却没有空气被我吸进来。

    就在我感觉自己已经要死了时,心脏又被来了一杵子,疼痛再度加剧。

    这回我连惨叫都发不出了,身体又换了一个诡异的姿势。

    如此这般,这样的疼痛不知道来了多少次,到后来我已经是眼前发黑,瘫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然而,潜意识告诉我,如果晕过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便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额头上,保持自己的最后一丝清明。

    这酷刑一般的疼痛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我都不知道,我是被小白摇晃醒的,她看起来也虚得厉害,好像一口气生了七胞胎一样。

    我拼命地呼吸着空气,刚刚那种体验实在是太要命了,我甚至连回忆都不想回忆。

    “还好之前吃了那东西,还吸了一点你的阳气,不然今天我们都得死在这儿,没想到打窍这么难,早知道就让黄天林来了。”小白枕着我的胳膊躺下来,有些后怕地说道。

    我已经无力吐槽这货了,“爱妻,咱们下次别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行吗?好歹咱们也是青梅竹马,你好意思坑死我吗?”

    这次小白都不好意思了,往我怀里挤了挤,“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

    好吧,原谅她了,小白这种暖玉温香型的简直就是我的最爱啊,比小瑶姐那个暴力女和沈红蝶那个喜怒无常的老鬼,以及心机妹林倾城都要好太多了。

    “好吧,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怕你有危险。”我说道,这话倒是真心的,因为我已经是死了一次的人了。

    “别这么说,我们是夫妻,应该一体同心。”小白认真地说道。

    “这让我想起了我太爷和太奶的故事。”我不由得苦笑,“小白,你说我们真的能有结果吗?”

    “不一样的,小云太奶也有自己的苦衷,我们和你们人类不一样,我们有家规,族规,还要遵守天条,恪守因果。”小白说道,又补充了一下,“我会努力修成人身的。”

    我闻言不由得摇头苦笑,妖精修成人身哪有那么容易,动辄就是百年千年,恐怕到时候我都在轮回中转个圈了吧。

    “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你……”小白说着说着忽然顿住了。

    “我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小白钻到了被子里,“明天是个好日子,去找楼下的弟马先给我和黄天林写到堂子上吧,这样我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在你身上待着了。”

    我知道一旦小白露出这副模样,我怎么问也不可能问出啥了。

    先是来了一场旷世大战,又搞了个酷刑套餐,我这刚刚出院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搂着小白没多大会儿功夫就睡着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小白并没有在被窝里,而是坐在窗口打坐修炼。

    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侧脸上,让我看得有些痴了。

    我秦五一不过是个平凡人,何德何能居然娶到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而且不用考虑房子,车子,彩礼,至于丈母娘我都没见过。

    这简直是一般人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啊,所谓福德有增减,天道有盈亏,可能这就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

    看着小白在那儿打坐修炼,我也来了兴致,盘坐起来,双手搭在膝盖上,开始诵地藏菩萨本愿经。

    在阴间走了一遭后,我发现自己居然把地藏菩萨本愿经背下来了,这可谓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曾经诵经时就出现过异象,我是绝对坚信地藏菩萨本愿经是有灵性的。

    我是闭着眼睛诵经的,因为诵经讲究心无杂念,这样才能更好地体悟如来真实意,如果一直盯着小白诵经,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背窜。

    诵经开始没多久我就进入了状态,因为我发现自己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却看到了屋子里面的一切,这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视野我不是第一次体会,但每次都感觉是那么的舒爽。

    小白不知何时已经被我的诵经声吸引,她在床下向我跪坐,双掌合十,美眸微闭,一脸的虔诚。

    伴随着诵经的持续,我发现小白的气质正在发生改变,这种变化很细微,如果不是相处了这么久,我几乎感受不出来。

    我敢肯定这种变化对小白是有利的,因此我尝试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小白的身上。

    渐渐的,屋子中的其他场景都变淡了,直到消失,我的视线中只剩下小白了。

    而小白的变化速度也明显地加快了,这让我很高兴,小白的脸上也挂着浓浓的喜意。

    然而,这种状态持续了没多久,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因为我发现眼前的小白虽然很美,但是却透着一股子不真实。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很快,小白变成了镜画,寸寸碎裂,碎片漂浮在空中,又慢慢都变成了气泡。

    这种变化让我始料未及,心生恐惧,就在我要终止诵经时,小白原来所在的位置一阵模糊,她重新出现了。

    不过这个样子的小白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相貌没有改变,但两只耳朵变成了尖尖的狐狸耳朵,一颤一颤的,身后还有一条大白尾巴扫来扫去,呆萌可爱。

    原来如此!我瞬间明悟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因为诵经的原因看破了小白虚妄的化身,而小白还无人身,所以这才是她元神的本来面目。

    如果她是真身来的,那么此时我看到的应该是一只白狐狸。

    忍住心中的笑意,我继续对着小白诵经。

    一篇地藏经诵完,我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诵完回向偈后,我又单独向小白回向了一次。

    缓缓睁开眼睛,我揉着发麻的双腿,发现小白已经变回了平时的样子,还跪坐在那里感悟呢。

    我等了好半天,小白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直接窜到了床上,吧唧一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五一,谢谢你,我的修行又精进了。”

    “你是我老婆嘛,说什么谢谢。”我揉了揉小白的脑袋,“还有,我可是看到你的狐狸尾巴了。”我比划出了一条尾巴的形状。

    “讨厌!”小白在我胸口捶了一拳,翻了个白眼。

    我们两个又在床上亲热了一阵,当然,就是那种纯洁的亲热,曾经受限于守宫砂,为了我的小命我们两个都很克制,如今守宫砂没了,也算是功德圆满。

    为了庆祝我们真正的圆房,我跑出去买了一只烤鸡,又打包了一份肯德基。

    肯德基是小白坚持要买的,她和我一起出门了,就像她说得,她待在我的心里,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虽然看不见她,但是能够肯定她就在那里,而且我们可以不通过语言进行沟通。

    虽然这个以前也是可以的,但按照小白的说法那样会让他们很累,因为要消耗法力。

    回到家中,我把烤鸡分解了一下,和肯德基一起摆上了桌,出门前熬的粥也熟了,我们面对面坐在了餐桌前。

    小白搓了搓手,“好香啊。”

    我看着她馋得不行的样子,无奈地说道:“山里的条件很艰苦吗?”

    小白俏脸一垮,“他们都上了别人的堂子,有供奉的,我哪能跟人家比啊,跟了你这么个不靠谱的,从来都不给我香火,也不给我贡品。”

    我狂汗,“你倒是和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好啦,原谅你了,等到堂单挂起来,你一定要多给我肯德基哦,不然我就天天托梦吓唬你!”小白威胁道。

    我顿时回想起了高中毕业时她找上我的场景,那段时间我差点被吓得神经衰弱。

    “好好好,我初一十五逢年过节都给你买好吃的行了吧。”我忙说道,不就是投食女朋友嘛,这有什么难的,肯德基就把你收买了,要是给你来个零食套餐你还不得原地飞升?

    小白抓起一个**鸡腿,用鼻子吸了吸,缥缈的气体从鸡腿散逸而出,被她吸进了鼻子。

    她闭着眼睛摇晃了两下脑袋,十分陶醉,再次睁开眼睛时把鸡腿放到了我的碗里。

    这就算是吃了吗?我抓起鸡腿咬了一口,这鸡腿居然一点味道都没有了,既没有鸡肉味,也没有蜂蜜味。

    事实上白开水也是有味道的,可是这鸡腿就没有味道,一点味道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咀嚼固体空气一样。

    眼看着小白舔着嘴唇把一盘烧鸡和一桶肯德基全部拉向自己,我几乎要绝望了,想要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小白已经开始猛吸了。

    小白还是很够意思的,她把鸡头和鸡屁股留给了我,可是我从小就不敢吃这两样东西,于是只好干喝粥了。

    小白说我不识好歹,然后把鸡头和鸡屁股也干掉了。

    这一顿丰盛的鸡餐我只吃了一口鸡腿,其余的都被我扔掉了,我知道浪费可耻,可按照小白的说法,被她那样吃过的食物既没有味道,也没有营养,只能填满肚子罢了。

    我隐隐地感受到了一丝不祥,以后如果带着她出门,我还能吃到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