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七十三章 小白打窍
    “小瑶姐,我把你的微信推给他了,我这个哥们人品很不错的。”我决定当一回月老,在我看来小瑶姐绝对比林倾城强百倍。

    虽然赵齐天对这些玄乎的事情很抵触,但我相信只要两个人走到一起,在小瑶姐的无情摧残下他早晚都会妥协的。

    “我同意了吗?你就敢把我卖给别人?”小瑶姐扬了扬拳头。

    “大姐,你不要总是这么凶啊,都老大不小了,这样可找不到男朋友。”我退了两步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小瑶姐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把揪住了我的脖领。

    “不不不……”考虑到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我直接怂了,生怕被小瑶姐来一段街头格斗。

    小瑶姐忽然皱了皱眉头,松开了我的衣服,“你都馊了,赶紧回家洗一洗吧。”

    我拉开脖领闻了闻,一股老坛酸菜的味道冲了上来,这叫一个上头,这时我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洗澡了。

    赵齐天这狗日的根本就不会照顾人,估摸着这三个月擦都没帮我擦过,没有生蛆就算我点正了。

    这种事情就怕有人提醒,我感觉浑身都开始发痒了。

    把小瑶姐送回她的门市后,我一路小跑回到家中,直奔卫生间。

    热水器中的热水根本就没够用,后来我干脆是在洗凉水澡,一块香皂直接被我给用没了。

    洗完之后看着满地狼藉,我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抡起拖布一顿收拾,卫生间这才恢复了原样。

    从卫生间出来,我瘫倒在床上,感觉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甘心做普通人的,他们追寻,他们渴求,却不懂得那些不普通的人想做一个正常人。

    玄学就好像一个怪圈,在里面的人想要出去,外面的人又拼命地想要挤进来。

    “想什么呢?”一个娇柔的女声传来。

    我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不是吧!屋子里面居然有人?难不成进贼了?还是个女贼?我现在可只穿了一条内裤啊!

    很快我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白色牛仔裙,光脚踩在地上的美女正倚着门框站在那儿。

    那人居然是小白!我是第一次看到她穿现代服饰,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就好像邻家小妹一样。

    我手忙脚乱地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你进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都老夫老妻了,还藏着掖着,这家不是也有我的一半吗?”小白款款走来,坐到了床边。

    我……好吧,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居然无法反驳!

    “你的守宫砂没有了?”小白仔细地打量了我一阵,惊喜地说道。

    这还隔着被子呢?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小白已经开始扯我身上的被子了。

    “你干什么?”我往后缩了缩,她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好像一只猫在看小鱼干一样,让我不寒而栗。

    “干什么?嘿嘿嘿……”小白坏笑着开始脱自己的短袖。

    (此处省略十万字,具体发生的事请大家根据自己单身二十一年,第一次处对象当晚发生的事情脑补……)

    第二天下午,我看着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还在试图挑逗我再战三百回合的小白,想要把她压在下面决一死战,但腹部两侧的剧痛让我感到深深的力不从心。

    我现在有些能理解纣王了,狐狸精这东西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君王不早朝都是小事,榨干你才是真。

    我一把抓住小白搞怪的一双手,“不行了!不行了!”也多亏我当了二十一年的童子,存货丰富,而且是纯阳命格,不然早就歇菜了。

    “夫君,奴家还想要嘛……”小白趴在我胸口,媚眼如丝。

    “不不!姑奶奶,再来你就要丧偶了!”我哭的心都有了,这妹子是疯了吗?从昨晚到现在都多少个小时了,我这可是大病初愈,状态本来就不好。

    “好吧,放过你了,你在阴间有没有勾搭女鬼啊?”小白在我胸口画着圈。

    “没有,绝对没有!”我昧着良心撒了谎,谁知道我如果把沈红蝶的事情说出来小白会不会翻脸,还是不说为妙。

    “那你的守宫砂怎么没了?”小白明显是不相信,开始套话了。

    “我也不知道,它自己就不见了,我都没注意到。”我继续胡诌。

    小白的眼神中写满了不相信,“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

    “真的真的,倒是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我生怕说漏嘴,直接开始反问了。

    小白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在转移话题,一脸的兴奋,“我回去闭关了,吃了上次那个东西后我的道行长了很多,现在黄天林那小子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一提黄天林我就来气,他不是报马吗?我都死到下面去了他也没出现,这是人间蒸发了啊。

    “小白,你知道黄哥跑哪去了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虽然心中来气,但我也不敢明着骂,万一小白告诉黄天林咋整。

    “听说前些日子他被族里叫回去了,但具体是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小白眨了眨眼睛,“要不是我下山找到你,发现你灵魂已经不在了,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呢。”

    靠!我顿时无语,这怎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一个无故失踪,一个长时间待在娘家。

    “好啦,你身上的守宫砂没了,以后我就住在你心里。”小白说道。

    “对了,小白,如果我出道的话是不是要被你们附身啊?还有,我们刚刚,你是不是吸了我的阳气?”我忽然想起了沈红蝶和我说的话。

    “当然了,不附身的话你怎么借用我们的力量呢?至于阳气,嘿嘿嘿,你是我夫君嘛,只有我能吸,而且你是纯阳命格,这点阳气不算什么的,吃点韭菜生蚝就补回来了。”小白说道。

    韭菜,生蚝。好吧,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我忍了。

    “可是这样的话你们跟着我能有什么好处呢?”这也是我最不解的地方。

    小白闻言目光有些闪烁,被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你和他们有缘分,自然就来找你了,至于为什么跟着你,当然是积功累德啊。”

    我盯着小白的眼睛看,她太不会撒谎了。

    小白被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委屈地低下了头,“对不起,五一,我不能告诉你。”

    我叹了口气,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算了,我就随便问问,多了一群厉害的帮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好歹不会死得这么惨了。”

    “你能这么想就真的太好了,不过,目前只有我和黄天林,其他的仙家还要一些日子才能过来。”小白兴高采烈地说道。

    “为什么啊?”他们这是堵车了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时机不到吧,不过这样也好,你身上的窍还没打开,就算他们来了也没办法落座报名,这段时间我会帮你把身上的窍全部打开。”小白说道。

    “是武侠小说中的打通奇经八脉吗?”我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吧,可能有些疼,不过我会尽量温柔一些的,你忍着点。”小白说道。

    “那你尽量温柔一点吧,我可怕疼了。”我闻言有些畏惧,有些疼是多疼,这个很不好判断啊。

    “趁现在我就把你的心窍打开吧,正好看看你心里有没有我。”小白忽然伸手一勾我的下巴,下一刻人就不见了。

    我其实刚想说自己还没准备好,这小妮子性子也太急了!

    就在我思考这个打窍是怎么个打法时,心脏忽然传来异样,就好像被一只手握住了一样。

    如果说疼,倒是真的不那么疼,但是这种感觉很古怪,让人难以忍受,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会让我身体拱起来,因为它跳动得很费力。

    “我是第一次给人打窍,没想到居然这么累,五一,你多坚持一会儿哈。”小白的声音凭空传入了我的耳中。

    “不是吧,原来你没操作过,咱们别来了行不?”我顿时慌了,这不等于让一个连实习生都不是的人做手术吗?

    “不行,要是让他们知道我第一次给人打窍就失败会笑话死我的,你放心,就算出了意外也不会死人的,顶多白难受一回罢了。”小白这个时候显得非常固执。

    你丫是骗我的吧,一定是的,这是谋杀亲夫啊!

    然而,什么都不会的我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只能被动接受,不过就算我有反抗能力,也不能用在自己老婆身上啊!

    这种非人的折磨紧紧持续了一分多钟就让我浑身大汗淋漓,感觉比之前和小白的盘肠大战还要累,而且那种运动是会让人感到愉悦的,可是现在我只想死。

    “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好了。”小白的声音有些喘,看起来也并不轻松。

    我无奈,为了她的面子只好咬牙挺住。

    “来了!”小白忽然娇喝一声。

    啥玩意来了?我还没等想明白,心脏就好像被人狠狠地怼了一杵子,而且是没隔着肋骨那种。

    “嗷!”我大叫一声,直接从床上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