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七十章 去守宫砂
    画面到这里就终止了,鬼魂无心,但我好像被一把锤子击中了胸口。

    我和沈红蝶依旧抱在一起,她的头压在我的肩膀上,我缓缓地抬起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后背上。

    “你在骗我。”沈红蝶的声音有些朦胧,但语气却很坚决。

    “我……”我想要再忽悠一下,但刚刚脑海中出现的那些画面却让我闭了嘴。

    沈红蝶推开了我,恢复了冷冰冰的状态,似乎刚刚傻傻垂泪的不是她一样。

    “说说吧,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沈红蝶对我审视一番,问道。

    “很显然,我已经死了,但是我现在正在还阳的路上,本来有个老爷子和我一起,但忽然不见了,然后,姐姐你拦住了我。”我万分苦逼地说道。

    “你不想看到我?”沈红蝶挑了挑下巴,一副你敢说是我就当场超度你的架势。

    我缩了缩脖子,这个时候承认刚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咋可能呢?我对姐姐可是日思夜想,来到阴间我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死前没能见你一面。”我眉飞色舞地说道。

    “哼!油嘴滑舌!”沈红蝶翻了个白眼,但眼中却出现了笑意。

    “那啥,我赶着还阳的,万一耽搁久了肉身烂了就坏了。”我小心翼翼地说道。

    沈红蝶摊了摊手,“你知道五殿怎么走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五殿?”我诧异地问道。

    “呃……”沈红蝶表情一僵,眼珠晃动了两下后说道:“这个不重要,既然你自己找不到,那么我带你去吧。”

    “那真是太好了!”我大喜过望,虽然不知道刚才脑子中出现的那些画面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沈红蝶为什么知道我要去哪里,但能有人带路绝对是好事,不然我有极大的可能会走丢。

    “走吧,这里距离阎罗殿也不近。”沈红蝶说道,向桥的另一边走去。

    我连忙跟了上去,和她并肩而行,江湖传闻美女的侧颜比正脸要美,沈红蝶用事实证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不过自从刚才那画面出现后,我看着她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我对她依旧很畏惧,但却本能地想要接近她。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沈红蝶斜楞我一眼,鄙夷地说道。

    “我不是有意的,等等,鬼魂哪里有口水。”我下意识地道歉,又感觉有些不对。

    “噗嗤!”沈红蝶掩嘴轻笑。

    我呆住了,她的笑容好美,而且我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吸引力。

    过了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尴尬地岔开了话题,“我觉得你和上次见面的时候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沈红蝶看向了我,目光中有些期待。

    “现代化了,而且似乎更容易接近一些了。”我思索了一下说道。

    “是吗?”沈红蝶不置可否,但是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这货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呢?我暗暗提防起来。

    血河很宽,我们在苦海渡上走了好久,这才来到对岸。

    沈红蝶还在向前走,但我却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你,走啊,你不是着急吗?一会儿赶不上二路汽车了。”沈红蝶的语气中讽刺意味很浓。

    “柳老爷子不见了,我们要不要在这里等等他?就这么把他扔下不太好吧?”我说道。

    沈红蝶指了指对岸模糊的阴山说道:“你是说那个老头吗?我刚看到他往那里去了。”

    难不成柳老爷子是回去找地藏王菩萨了?我心中如此想着,又觉得有些不对,菩萨不是要他送我去五殿吗?

    “我说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走了啊。”沈红蝶不耐烦地说道。

    我纠结了一下,还是朝着沈红蝶走去,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虽然柳老爷子说自己不擅长打架,但毕竟数千年的道行在那儿摆着呢,谁要想对他不利可不是容易事,我有这闲心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随着我们渐渐远离血河岸边,地面由沙土变成了石子,看着沈红蝶赤脚踩在上面,我有些心疼,“姐姐,你没有鞋穿吗?要不我回去给你烧一双?”

    “你是在关心我吗?”沈红蝶惊喜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那么洁白美丽的一双小脚,如果受到伤害估计谁都会心疼。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一双中靴,黑色的,不用特别流行,但你可别用假货糊弄我,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沈红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出了一个靴子的形状。

    我顿时汗颜,果然无论女人还是女鬼,都是购物狂魔,即使沈红蝶这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鬼也不能免俗。

    “可是……姐姐,烧给鬼魂的衣物和日用品不都是纸扎店买的吗?要不我让有本事的人给你糊一个?”我试探着说道。

    “滚蛋,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才不要那些纸糊的玩意儿,我要真鞋,你懂吗?”她撇了撇嘴说道,似乎对自己口中那些纸糊的东西很不屑。

    “好好好。”我满口答应着,心中琢磨着回头给她买一个牌子货,好赖不济咱现在也是个小康青年。

    “还有,以后别叫我姐姐了,我听着别扭。”沈红蝶微微皱眉。

    “那我叫你什么?红蝶?小蝶?蝶嬷嬷?”我开了个玩笑。

    沈红蝶也没生气,“你就叫我小蝶吧,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话音一落,我们两个都沉默了,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小蝶。”过了好久,我试探着叫了一声,话一出口,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出现。

    “嗯……”沈红蝶细若蚊蝇地应了一声。

    “我们以前认识是吗?你能和我讲讲我们以前的故事吗?”我压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沈红蝶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是否定我们曾经认识,还是不想给我讲故事。

    “你和那个小白狐狸……”沈红蝶说着说着忽然停住了,“你喜欢她吗?”

    我被沈红蝶问得愣住了,小白的音容笑貌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是啊,我喜欢她吗?

    如果她问我是否喜欢张影,我能给出肯定的回答,可是小白的话,毋庸置疑,她很漂亮,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几个能和她相比的,但是虽然已经有了夫妻名分,她给我更多的却是陪伴的感情,在我心中她更像是一个家人,一个大我许多岁的姐姐。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种感情不叫喜欢,而是叫爱,一份没能向亲情转化的爱情,即使再惊天动地,都有散场的可能,但如果变成了亲情,能够终结他的就只有无尽的轮回了。

    沈红蝶见我没有回答,苦笑了一下,神情中满是落寞。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这三个字几乎是脱口而出。

    沈红蝶摇了摇头,“他们找上你可是目的不纯,别怪我没告诉你,自己长个心眼。”

    “啊?”我吃了一惊,“什么目的?”

    “我也不知道。”沈红蝶说道。

    我嘴角一抽,不是吧,大姐,你都不知道就说人家目的不纯,您这是开玩乐呢!

    沈红蝶见我不信也不多说,抬手一招,一道红光从我的手臂上飞了出来,被她抓在手里。

    我撸起袖子一看,她留下的那道守宫砂居然不见了。

    她把守宫砂收回去了,我大喜过望,困扰我多年的处男之身终于能摆脱了!

    沈红蝶见我这么激动,脸上的落寞更深了,但很快就被她掩饰住了。

    “出马也好,出道也罢,都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不干涉,这东西会限制你,我就收回来了。”沈红蝶说道,又补充了一下“别怪我没告诉你,人与妖可是不同的,何况那个小白狐狸连人身都没有,好自为之吧你。”

    我尴尬间一时不知道怎么去接了,这说得也太露骨了,而且那浓浓的酸意是什么鬼,她吃醋了?

    有感于这个话题如果继续下去会越来越尴尬,我快速整理好表情,“我记住了。”

    沈红蝶看了我半晌,叹了口气,也明智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在空荡地平原走了很久,期间我们也聊了别的,不过多是不咸不淡的话题。

    终于,在我的视线中有建筑物出现了,那是一个个无法形容有多大的巨大城池,感觉比枉死城还要大。

    距离这么远我就隐隐能够听到让人颤栗的惨叫声,如果我还有身体,一定会毛骨悚然。

    “那是十八地狱,过了地狱就是阎罗殿了。”沈红蝶指着那些城池说道。

    我只在网上的图片中看到过地狱的景象,说实话自从入了这一行,我一直想要看看真正的地狱是什么样子的。

    但如今感受着那巨大城池寄托着的无边怨念,听着那绝望至极的惨叫声,我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不要我带你进去转一转,里面老热闹了。”沈红蝶发现了我的异常,坏笑着说道。

    “不不不,大可不必,赶时间。”我果断拒绝。

    “嘿嘿,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普通人如果去了那儿再想出来就难了,有这免费观光的机会你怎么能错过呢。”沈红蝶一把抓向我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