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六十九章 如果这份爱
    “老爷子,你看那桥边是不是有一个人?”我对柳老爷子说道。

    柳老爷子手搭凉棚,有模有样地看了过去。

    “小伙子你开玩笑呢吧?这里怎么会有人?”柳老爷子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就跟看精神病似的。

    “老爷子您是老花眼了吧,那明明有个人影……诶卧槽!闹鬼了!”我本想指给柳老爷子看,那里却空无一物了。

    “此乃幽冥圣地,不得口出污言秽语!”柳老爷子严厉地呵斥道。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辩解,心中也是十分后悔,丫的这口头禅一时半会儿是纠正不过来了。

    “闹鬼?你现在不就是鬼吗?”柳老爷子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闻言一愣,是啊,我不也是鬼了吗?还怕个锤子啊!

    短暂的插曲过后,我们继续前进。

    那是一座拱形的石桥,横跨血河两岸,透着古朴的气息,虽然看着很近,但如果按照阳间的时间流速计算,我和柳老爷子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来到桥边,我看到了一块石碑,对联这东西似乎是地府的特色,其上写道:来时不知因果本末,去时不问前世今生,横批,苦海渡。

    “这桥结实吗?连护栏都没有,万一掉下去不就完蛋了?”我看着只有不到三米的桥面有些肝儿颤。

    没有声音传来,难不成是河水汹涌流淌的声音太大了,柳老爷子年纪大了没听见?

    我回头看去,但眼前的情景却让我目瞪口呆,柳老爷子不见了。

    附近一望无际,根本就没有可供人躲藏的地方,但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无影无踪。

    刚刚还一起说话呢,怎么这人说没就没了?我有些慌了,在这儿我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走丢了可咋整。

    “柳老爷子!”我也顾不上禁地不禁地的了,扯着嗓子开始叫喊。

    我的喊声很快就淹没在了血河的波涛中,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喊了一阵后毫无效果,我只好放弃了,当真是坏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自己过桥时,桥上忽然有一个身影走来。

    河水溅起的血雾让这身影显得很朦胧,看不清相貌,但从服饰的轮廓来看应该是个女性,个头和我差不多,穿着古装。

    柳老爷子曾说过,这里不是谁都能来的,这女人既然能从桥的另一边走过来,想必不是一般人。

    本着看到大佬躲一边的想法,我就要转身离去,未曾想那身影只是闪了几下就到了我眼前。

    青丝如瀑,剑眉入鬓,凤目清冽,朱唇似血,一袭黑红长裙垂至脚边,玉足点地不沾纤尘,盈盈柳腰可堪一握,柔夷轻摆荡开滴滴血珠……

    沈红蝶!我傻了,转到一半的身体僵住,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微微一笑,又走进了一些,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虽然她很美,但那夺人的气质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我的动作让她皱起了眉头,“你很怕我吗?”

    我讪笑着擦了擦额头上本不存在的冷汗,嗫嚅道:“我这是太久没见到你了,激动。”

    “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在说谎?”沈红蝶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她的眸子很亮,深邃得如同恒古不变的冰川,又如同不见底的深渊,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她看穿了一样。

    “我有那么可怕吗?”她似乎生气了,目光看向奔腾的血河。

    我打了个哆嗦,她不是琢磨着要把我扔到河里去吧,柳老爷子可是说了,这里下去就上不来。

    沈红蝶诧异地侧头看向了我,“你这脑子一天都想什么呢,把你扔下去我就能开心吗?”

    靠!忘了她能够看穿人心了。

    “如果把我扔下去能让美女你开心,那我情愿永远沉在这血河之中。”这娘们喜怒无常的,上次就无缘无故给我下了个守宫砂,为了活命,我只好一边用对付黄天林他们的方法,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一边开始演戏。

    “哦?你说的是真的吗?”沈红蝶抬手一招,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飘了过去,站在了她身前。

    此时此刻,我正脚踩苦海渡的边缘,只要再后退一点就会掉进血河之中,万劫不复。

    强烈的恐惧让我腿都哆嗦了,她居然来真的!

    此时她的眼神就像在琢磨一道数学题一样,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敢保证,如果我下一句话说得不好,很快我就要随波逐流了。

    死亡的恐惧让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就在她神色中露出不耐时,我终于来了灵感。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真切一些,因为我看到沈红蝶已经抬起手来了。

    正面露玩味之色打算推我下去涮一涮的沈红蝶闻得此言愣住了,我清晰地看到她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看来有效果!我大喜过望,周老师的良言金句果然威力非凡,为了显得情真意切,我绞尽脑汁回忆着当时至尊宝的表情。

    “等我失去后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我咬牙,抓住沈红蝶的手放在了自己胸口。

    鬼魂流不出眼泪,但我莫名感觉眼睛酸酸的。

    无须怀疑,我这绝对是在为了活命而做戏,但不知为何,此时一股莫名的情感彻入心扉,让我真的感觉很伤感。

    沈红蝶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美目中水汽蒸腾,好像下一刻就要夺眶而出一般。

    我呆了,她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痴情少女,这样就感动了?我这可是正宗的顺口胡诌,花言巧语啊。

    疑惑归疑惑,但戏还是要演下去的,一个不把戏演完的演员绝对不是一个称职的好演员。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双手捧住沈红蝶的小手。

    她的手缩了缩,但是被我紧紧地握住,此时的沈红蝶就好像被至尊宝忽悠的紫霞仙子一样,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一脸惊慌地站在那儿,苍白的脸泛起红晕。

    鬼居然也能脸红!这让我对沈红蝶更加忌惮了。

    “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我满含深情地说道。

    一滴晶莹从沈红蝶的眼角划出,滴落在地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一颗银白色的珍珠,蹦跳几下落进了血河之中。

    她怎么哭了?我吃惊的同时心中升起浓浓的内疚感,不过戏还是要演下去的,事到如今,我觉得自己的生存指数已经直线飙升了。

    “如果把我推下去能够消除你心中的悲伤,那么我情愿永远沉浮在这血河之中!”我调整了一下表情,斩钉截铁地说道,而后双手用力一拉,让她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与此同时,身体后仰,倒向身后的血河。

    拉住我!快拉住我!我在心中呐喊着。

    然而,沈红蝶似乎大脑当机了,傻傻地站在原地。

    由于用力过猛,我已经无法调整身体的状态了,看着掉线了一般的沈红蝶,我绝望了,自己加戏的后果只有一个,杀青!

    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发誓绝对不会给自己加戏!我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

    就在我身体已经与桥面平行之时,沈红蝶终于回过味儿来,身体一哆嗦的同时闪电般地伸手一拽。

    正在后倒的我感受到了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瞬间就被沈红蝶拉了起来。

    此时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她那大凶之兆几乎要贴在我胸前。

    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局促感一同包围了我,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沈红蝶忽然动了,她张开双手,一把将我拉进了怀抱中。

    和她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时,我彻底傻了,因为在这一刻,一幅幅画面如同闪电般劈进了我的脑海中。

    暗红色的天地间,如山的尸骨堆积在一起,血水汇集成河流,流淌在焦土中,一个绝美的女子仰躺在青石之上,女子身着黑红色长裙,额头有者一个像符咒一样复杂的红色纹路,一柄流光溢彩的宝剑贯穿了她的胸口,鲜血顺着青石汩汩流淌,她双目紧闭,已经没了生息。

    这个女子我越看越眼熟,这不是沈红蝶吗?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个男子,男子身着铠甲,铠甲已经被鲜血染得看不出本来颜色,就连缝隙中都布满了干涸的血迹,触目惊心。

    他的额头上有着一个火焰似的图案,眼睛里面既没有眼白也没有瞳孔,红色的玻璃体上面是一个个意味不明的黑色符号,他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男子诡异的眼睛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是这画面却让我感受到了吞天食地的悲伤。

    他伸出手来,轻柔地抚摸着女子的脸颊,而后缓缓俯下身子,那柄长剑刺穿了他胸前的盔甲,渐渐没入了他的身体。

    长剑像串糖葫芦一样把两人串在了一起,鲜血从他的胸口流淌而出,但他却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在他的胸口和女子胸口贴合在一起的刹那,他的嘴角居然浮现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