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六十八章 阴山血河
    伴随着持续的诵经,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周围的色调也变了。

    在阴间,天空永远是黑色的,分不清白天黑夜,没有日月星光,自然也就不可能出现其他的色彩。

    但如今周围却闪烁着金色的光辉,这光辉来自于我身后和面前的鬼众,包括柳老爷子在内,前方的所有鬼魂都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有深有浅,至于我身后的光芒,应该是来自佛塔吧,二者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副奇景。

    广场之外那些站立着的鬼魂好像受到了感染,不时有人走进广场坐下,远处也不断有鬼魂被吸引而来。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智慧音里,吉祥云中。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本尊地藏菩萨摩诃萨。”

    嗡!就在赞言结束之后,身后忽然传来巨响,事实上我耳朵根本就没有接收到任何声音,科学家曾说过,声音是由振动产生的,我感觉这就是我灵魂中传来的振动。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想要站起来转身看一眼,此时限制我身体活动的那种力量已经消失了,然而,一众鬼魂的动作却让我愣在了原地。

    只见他们齐齐地站了起来,而后又无比虔诚地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跪下,高声道:“顶礼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柳老爷子比任何人都虔诚,胡子折过来都戳进鼻子了他也不动。

    难不成?我猛地转身,只见身后空中是须弥山一般大的地藏王菩萨法相。

    菩萨脚踏莲花,手持金锡,另一只手竖掌胸前,目光慈悯地看向下方。

    无尽佛光从菩萨身上散发而出,在空中化成香雨宝莲飘洒而下。

    雨滴和莲花落在匍匐在地的鬼魂身上便会融入进去,在这之后,原本阴气森森的鬼魂居然变得安详起来。

    我想要跪下膜拜地藏王菩萨,但是无形的力量托住了我,我抬头看去,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菩萨慈悲的双眼正注视着我。

    “顶礼大愿地藏王菩萨!”既然跪不下我便放弃了,虔诚地合掌。

    “善哉,缘何来此?”地藏王菩萨开口,声若洪钟,却不给人震耳之感。

    菩萨这是问谁呢?谁来了?我想要看看四周,但又觉得对菩萨不恭敬,只好当鸵鸟了。

    “善哉,缘何来此?”菩萨再次开口问道。

    我心中生出焦急感,这到底是谁啊,菩萨问话都不回答。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的小腿在后面被人锤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柳老爷子,“菩萨问你话呢。”

    老爷子微弱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声音小得好像要断气了似的。

    我一阵尴尬,原来菩萨在和我说话?

    “菩萨,您是在和我说话吗?”我仰头看着菩萨问道。

    “然。”菩萨微微颔首。

    “回菩萨,弟子死于非命,魂归阴间,跟随捉拿鬼魂的鬼差来到了枉死城,后经柳老爷子一路护送,这才来到了此地。”我答道。

    “因因果果,果果因因,汝投身轮回,欲尽拔宿世业缘,然如今其事未竟,汝却魂归幽冥,今日在此相遇,合该由吾助尔。”地藏王菩萨说道。

    我大喜过望,“菩萨是要送我还阳吗?”

    “然,尔肉身未腐,且本不该此时归阴,吾与尔因缘颇深,当助尔一臂之力。”菩萨道。

    我傻在了原地,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我和地藏王菩萨有因缘,这是真的吗?

    然而,菩萨根本就没给我提问的机会,手中金锡一振,口诵往生神咒。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听经所中的僧人也一起念诵起神咒,一连七遍后,广场中有许多鬼魂站了起来,他们双手合十之间,身体变得透明,消失不见。

    我看到这一幕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他们已经重新往生,不用再待在枉死城了。

    “业障之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汝等需精勤修行,早晚必得度脱。”地藏王菩萨叮嘱道。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众人三称菩萨之名。

    “汝二人随吾来。”地藏王菩萨忽然说道。

    下一刻,我感觉自己正在升空,低头一看,脚下居然有一朵金色的莲花托住了我。

    在我旁边的是柳老爷子,他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满脸的激动,看起来比中了彩票还高兴。

    我看着枉死城的地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还以为自己要被一直困在这里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生前我是恐高的,但是如今却没有丝毫恐惧感。

    随着身体不断升高,枉死城的全貌渐渐出现在了我眼中,我无法形容它有多大,因为我发现枉死城不是一个枉死城,而是不知多少个,它们像是被折叠到了一起,都在那里,却又都不在那里。

    就在我以为能以上帝视角在阴间好好观光一番时,忽然眼前一花,再次睁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高山之上。

    此山纯黑,由非沙非土的物质组成,其上没有任何植物,山脚下一条鲜血长河滚滚流淌,不知从何处发源,亦不知归于何处。

    阴山血河!我瞬间就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

    站在山顶,我隐约能够看到对面有很多建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此时我们就站在地藏王菩萨身边,菩萨已经收起那比须弥山还要大的法相,身高与正常人无异,赤足站立在地上。

    “柳之源,汝本精怪,不在轮回之中,本该于身死之日魂飞魄散,却机缘巧合之下来到枉死城,又与佛法结缘,此前汝护持善男子,其福不可为喻,吾当为汝授记。”菩萨以目视柳老爷子。

    柳老爷子激动得胡子都哆嗦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同时口称菩萨尊号不停。

    一道金光自菩萨金锡中射出,融入进了柳老爷子的身体。

    一切回归如常,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我知道事实绝对不是这样,由地藏王菩萨亲自授记,柳老爷子已经是一位准佛,不过多少劫后能够成佛就不得而知了。

    “吾今将善男子托付于你,汝需全力护持,直至他命终之日,是时吾亲自接引汝。”菩萨又说道。

    “菩萨勿虑,我必精心护持此人。”柳老爷子坚定地说道。

    “善哉,汝二人可前往五殿阎罗天子处。”菩萨说罢抬手一挥,等到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在阴山脚下了。

    我心中有太多问题想问菩萨了,转身就要朝山上喊一嗓子,但是被柳老爷子拉住了。

    “别,菩萨自久远劫来度脱罪苦众生,神通之大难以估量,怎会不知你满心疑惑,既然菩萨不说,肯定是有道理的。”柳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老爷子,我听菩萨的意思似乎我和菩萨似乎认识?”我问道。

    “你就别套我话了,这个我也不清楚,在枉死城中救你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柳老爷子也是感慨万分。

    “好吧,不说就算了,老爷子,你的本事是不也特别厉害啊?”我激动地问道。

    地藏王菩萨说让他保护我,那岂不是说我有了打不碎的护身符,从此生命安全得到充分的保障。

    “你可别这样想,我的特长并非与人争斗,如果真和人打起来,我未必能够护你周全,而且我也不可能时刻待在你身边,我劝你还是好好修行吧,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柳老爷子摇头。

    我点头,其实死了一次后我已经想开了,丫的谁也靠不住,黄天林就已经很厉害了,可我不还是死了?如果不是地藏王菩萨慈悲,我还不知道要在枉死城待多久呢。

    古人说得好,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老爷子,你知道五殿在哪里不?”我问道。

    “当然,这阴间绝大多数地方我都能找到。”柳老爷子摸了摸胡子。

    “可是咱们往那河边走干啥,我瞅上面也没有桥啊,难不成我们游过去。”我说道,且不说我本来就不会游泳,单冲血河的颜色我也不敢下去啊。

    “游过去?开什么玩笑,一旦落入血河之中就再也上不来了。”柳老爷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

    “那边有座桥,只能出不能进。”柳老爷子朝着远处一指。

    我瞪着眼睛看了过去,啥都没看到。

    “别瞅了,远着呢,这阴山乃是地府的禁地,除非地藏王菩萨带你进来,或者是准许你随意进出,不然就算是阎罗王也走不进来。”柳老爷子说道。

    这个我倒是能够理解,如果把地府看成是一个公司,那么地藏王菩萨就是董事长,东狱大帝和酆都大帝是总经理,十殿阎罗都是经理。

    我和柳老爷子沿着河边走了不知道多久,我总算看到他说的桥了,只不过桥边似乎有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