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六十七章 佛塔听经
    柳老爷子也不含糊,当时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带着我在枉死城中溜达上了。

    果不出我所料,一路上我们遇到的鬼魂见到他都会躲得老远,就好像兔子见到了老虎似的。

    “老爷子,您也是一位鬼仙吗?”我忍不住问道。

    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我没敢追问,这东西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还能出来个是也不是呢?

    老爷子似乎看穿了我心中的疑问,“我本是一颗成了精的柳树,后来遭了劫难,肉身被毁,这才来到了枉死城,草木砂石不在六道轮回中,如果非要说我是什么,那我可能是妖吧。”

    “不好意思啊,老爷子,提到您的伤心往事了。”我连忙道歉。

    谁知,柳老爷子只是摇了摇头,“生死轮回皆有定数,我来到这枉死城也有两千年左右了,如果连这个都想不通,那也就白修行了。”

    如果我不是灵魂状态,听他这么说肯定会闪到腰,来到枉死城都两千年了,那他得是什么时代的柳树?

    我记得以前听小瑶姐说过,草木砂石也能修行,不过光是开灵智就要漫长的岁月,树木的话少则数百年,多则上千年。

    而开灵智对树木来说仅仅只是修行的开始罢了,因为他们本身是没有灵智的。

    其实少数出马堂会有除了狐黄白柳灰之外的外五行仙家,像柳老爷子这种就能划到外五行仙家里面去,不过基本没有出马堂有树仙就对了。

    “老爷子,你怎么不去做出马仙啊?”我好奇地问道。

    “人岁数大了,就不爱动了,总不能到人家那儿去白吃白住。”柳老爷子笑着摇头。

    我虽然没追问,但也没相信,直觉告诉我他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上堂子,那么还能是因为啥呢,瞧不起出马堂?

    想想也对,他这几千年的道行,一般的出马堂大教主都不如他,但是少有外五行仙家做大教主的。

    人常说饱暖思淫欲,说难听点就是吃饱了撑得,有柳老爷子在这儿我的生命安全是有保障了,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些鬼魂,我不由得悲从心生。

    我居然死了,仅仅一天的时间,我就完成了从活人到死人的转变,从此亲人、朋友、游戏……我所熟悉的一切都将离我远去。

    我越想越觉得悲哀,可鬼是没有眼泪的,所以我面部表情变得很是精彩。

    “小伙子,伤心了?”柳老爷子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变化。

    这东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爽快地承认了。

    “生生死死,慢慢你就会发现,与死亡后几乎没有尽头的岁月相比,活着的时光简直太短暂了,所谓人生苦短就是这个道理。”

    “能够修行其实是很难得的事,因为只有修行才能超脱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盛这八苦八难,抹角之年,能以人身踏上修行之路的几乎没有了,更多的都是山精野怪,魑魅魍魉,慢慢你就习惯了。”

    老爷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直接摆出了大道理。

    此时此刻我是真真的欲哭无泪了,“老爷子,我这思想觉悟跟不上去啊。”

    老爷子笑而不语,伸手指了指前面。

    我看了过去,只见前方很明显的鬼魂数量变少了,而且往来的鬼魂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凶恶了。

    “这是?”我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听经所已经要到了,怨气重的鬼一般不来这边,那些受佛法感化的善鬼也不愿意让他们过来扰佛门清净。”老爷子说道。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看来没有怨气的鬼魂最好的归宿就是来到这听经所了,当然,如果他们有佛缘,且在路上不被干掉的话。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我一样运气好,有高人搭救。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枉死城是这个风气不是没有道理的,没有怨气的绝大多数都被干掉了,而能够修行的,都是恶鬼自行觉悟的。

    一个大奸大恶之人觉悟的可能性有多低就不必说了,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个乌鸦群,只有黑色了。

    忽然,我想起了在无根地遇到的沈红蝶,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她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柳老爷子,您知道一个叫做沈红蝶的姑娘吗?她家住在无根地的涂花园。”我问道。

    柳老爷子微笑的表情一僵,随即恢复正常,但我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摇了摇头,“老头子我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枉死城了,无根地我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去过。”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继续追问,柳老爷子极有可能认识沈红蝶,至少也是听说过,但由于某种原因,他不能说出来,既然如此我就没有必要追问了。

    他不打算说的话估摸着我怎么问都白搭,万一给他问不高兴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老爷子很快就把话题岔到别的地方去了,我心中明了,便顺着他说,边说边走,很快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那是一个数十米高的佛塔,透过窗口能够看到在里面诵经的僧人,在宝塔的顶端,隐约有一个发光的球状物,读过西游记的我推测那是舍利子。

    在宝塔的周围是一个圆形的广场,零零散散地盘坐着一些鬼魂,他们俱是双手合十,越是靠近宝塔的鬼魂表情就越是安详,我隐约看到最内圈的那些鬼魂身上居然已经隐约有金光闪烁。

    广场的边缘就好像是一道分界线,外面的鬼魂都是站着听经的,他们的表情不时变化着,时而开心,时而凶恶,时而迷茫,时而释然。

    有的鬼魂似乎是顿悟了,向前一步来到广场内,盘膝坐下,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广场中的鬼魂有的也会自己向前移动,当然,也有站起身来离开广场的。

    站在这儿我就已经能够听到诵经所里面的声音了,正在读诵的经文是梵文版,我不知道是哪一篇,不过灵魂状态下的我对诵经声很敏感,虽然听不懂,但浑身都觉得很舒适,之前因为逃跑产生的疲劳也在逐渐缓解。

    “我们就在这儿?”一路来到广场边缘,我小声对柳老爷子说道,别的鬼都在认真听经,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大声喧哗。

    “往前走走试试,说不定你能进去呢。”柳老爷子说道,当先走进了广场。

    我忙跟了上去,在这鬼地方,跟着他就是唯一能给我安全感的事情了。

    我走进广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相反,随着接近那佛塔,我耳中的诵经声更加清晰了,那种舒适的感觉更加强烈。

    柳老爷子回头看了一眼,见我跟进来后眼中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不过下一刻就开心地笑了。

    “好好好,不愧是有缘之人。”柳老爷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才转身快步往前走。

    我没感受到什么不适,也就大步跟在了后面,没想到我们这一走就直接走到了佛塔下面,柳老爷子直接盘膝坐在了最前面。

    一个圆弧之内居然只有柳老爷子一个人,我对他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他盘膝坐下后双后合十,双目闭上的刹那身后金光大放,头顶居然隐约有莲花闪烁。

    我看得呆滞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坐在了柳老爷子旁边,别人都坐着,我一个人站着实在是太突兀了。

    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我这一坐下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一滑,出现在了比柳老爷子还要靠前的位置。

    光是这样还不算什么,我的身体居然自己转了过来,由面向佛塔变成了面向听经的众鬼。

    下一刻,包括柳老爷子在内,我目光所能及的范围内,所有鬼魂都睁开眼睛看向了我。

    我顿时尴尬万分,想要转身,但身体却不知为何不能动了,好在他们只是看了我一眼,很快就都重新闭上了眼睛。

    柳老爷子对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也闭上了眼睛。

    我也想闭眼,但一想到自己眼前坐着这么多鬼,在心理作用下这眼睛却是怎么都闭不上。

    无奈之下我只好放弃了,睁着眼睛听经。

    “炉香乍爇,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上一部经文已经结束,这一篇是汉语版的,这一段是经文开篇的香赞。

    当初读地藏经的时候我对这一段很熟悉,可惜没有背下来。

    伴随着身后的佛塔里面传出诵经声,我下意识地小声跟着读了起来。

    变成鬼后我似乎记忆力变好了,曾经那些怎么都记不住的经文偈语,渐渐在我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

    “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无量菩萨来集,说偈赞佛……”

    觉林菩萨偈响起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篇经文有些耳熟。

    “稽首本然净心地,无尽佛藏大慈尊,南方世界涌香云,香雨花云及花雨……”

    当这段经文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确定,这是地藏菩萨本愿经。

    这篇经文全文三卷十三品,我并没有背下来,但本能却驱使着我同佛塔中的僧人一起大声诵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