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六十五章 有来无回道
    一阵空寂的混沌后,我发现自己身处一条土路之上,两边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荒地。

    环顾四周,除了这条路之外哪里都是一样的,没啥标志物,我一阵茫然,自己这是在哪儿?

    阴间不比阳间,不能随便乱走,不然很可能发生意外,我不清楚情况,只能站在原地了。

    更加让我不解的是,别人挂了都有鬼差勾魂,该去哪去哪,怎么到我这儿就不一样了,根本没人受理我。

    就在我踢着地上的尘土百无聊赖之时,大路的一边终于出现了人影。

    我顿时大喜过望,总算是遇到人了,不,应该说是鬼,我得好好问问。

    没多大会儿功夫,三只鬼就来到了我面前。

    两个身穿黑色褂子的阴差押着一个穿着半截袖牛仔裤的青年,青年浑身黑气,凶神恶煞的,看起来就不好惹。

    “三位大哥请等一等!”我跳出来拦在了他们前面。

    其中一个阴差见状将手中的哭丧棒指向了我,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见这阴差面色不善,顿时有些心慌,丫的,难道被误会成劫道的了?

    “差爷别误会,我刚死,死了之后就来到这里了,我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去。”我万分苦逼地说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一些。

    “嗯?”两个鬼差互相看了看,都露出了好奇地神色。

    拿着铁链的鬼差问道:“你怎么死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琢磨了一下,也没细说,只是告诉他们我死于降头师之手。

    听完我的叙述之后,哭丧棒鬼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这属于意外死亡,按理说需要在阳间等我们缉拿归案的,没想到你居然自己跑来了,倒省得我们费事。”

    “啊!?”我有些蛋疼,缉拿归案什么鬼,难不成我现在属于通缉状态,“二位大爷,我好人啊,从来没有作奸犯科。”

    “哼!来到地府的鬼都说自己生前是好人,判官面前自有公论,不过你们这些寿数未尽的,还见不到判官,你应该庆幸,自己直接来到了这里,而不是待在阳间。”铁链鬼差怪里怪气地说道。

    “这位……大哥,是你们从阳间抓回来的?”我指着被两人压送的那个青年问道。

    青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给我一种他随时都要吃了我的感觉。

    “没错,他被绿了之后又死于小三之手,满心怨气,在被缉拿归案之前已经害了四个人,就他这个情况,等寿数尽了之后因果薄上再填一笔,就要到十八层地狱走一圈了。”哭丧棒鬼差说道。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拉开和那青年的距离。

    “你们这些死于非命的,一般都是怨气很重,留在阳间难免会害人性命,害人之后怨气加深,循环往复,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哭丧棒鬼差又补充了一句,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倒是你,你不仅身上没有怨气,而且怎么还能直接来到地府?”铁链鬼差问道。

    我一脸懵逼,“大人,不知道啊,我死了就在这儿了。”

    “也罢,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枉死城吧,正好省得鬼差再找你了。”哭丧棒鬼差说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啥了,这两个家伙再不济也是管事的,听他们的总没错,于是我便跟在了他们身边,前往所谓的枉死城。

    好奇之下我和他们打听了不少关于地府的事,可能是因为对我比较好奇,也可能是因为工作无聊,俩人和我说了很多,让我对地府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此时我们脚下的这条路叫做有来无回道,是阴间三道一路之一,另外还有富贵大道、人间道、黄泉路。

    再顺着这条路走一段距离就能到枉死城了,也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谓枉死,即除了寿终正寝外的其他死亡方式,比如自杀、天灾、战争、车祸、被害等。

    枉死城就是阴间收纳这些鬼魂的地方,阴间本无枉死城,后来地藏王菩萨以大神通为受无妄之灾而死的鬼魂创造了这座城市。

    枉死城位于丰都东侧,毗邻奈何桥、心死林、血盆苦界、邙山、刀山、断魂谷、恶狗村,属于十殿阎罗中的第六殿阎罗王卞城王的辖区。

    枉死之人的灵魂需要一直待在枉死城,直到原本注定的寿命终结为止。

    举个例子,假如路人甲的命数注定一百岁寿终,但他却在十岁时因吃屎噎死,其灵魂就会被阴间的鬼差找到,带来枉死城,在枉死城待满九十年才能释放。

    然而,阴间的时间和阳间流速是不一样的,阳间的一年等于阴间的十年。

    可以想象,因为吃屎噎死的路人甲需要在枉死城待整整九百年,这才能够接受阴间的审判,确定他是直接投胎还是到地狱去受罪。

    枉死城中的鬼魂可以像活人一样生活,并且能够登上城墙,如果是被人害死的,他就能够看到谋害他的人是否受了报应。

    如果是死于其他原因,那就只能看看风景了……

    虽然如此,但鬼魂并不自由,他们根本就不能离开枉死城,而且无法收到阳世亲友烧给他们的纸钱,也吃不到祭品。

    即使在中元节、重阳节这些节日,他们也无法返回阳世接受供养。

    他们所有的金钱物品都会暂时存放在目莲尊者处,等到他们寿数尽了就能如数享用。

    另有一说,如果是受人陷害而死的,当目睹仇人遭到报应,被发配到地狱受苦后,他们就能够提前出离枉死城。

    其实还有更加殊胜的一种方式,枉死城中是有听经所的,里面有大德高僧日夜诵经,以佛法超度这些亡魂,地藏王菩萨偶尔也会亲自为他们进行超度。

    可惜的是并非所有鬼魂都有听经的缘分,佛法劝人看开放下,对于满心怨念的鬼魂来说,这种说法他们很难接受。

    这就如同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无缘无故的被人砍了一刀,这人去找砍伤自己的人索赔,而这时有人劝他看开放下原谅是一个道理。

    另外,也并不是所有意外死亡的都会被收入枉死城,忠孝节义者,为国牺牲者或因公殉职者,这些人或是成神,或是成为阴兵,或是福报受生,根本不会进入枉死城受苦。

    至于我,我自我感觉也没啥怨气,看来只能熬到寿数终结了。

    如果枉死城中都是那些满心怨气的人,估计里面的环境得老差了,我现在就盼着自己原本的寿命能短一点,这样也能少在这里待几百个年头。

    哭丧棒鬼差还劝我说,像我这种没有怨气的很难得,可以多去听经所听经,说不定哪天就顿悟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到了枉死城,我就相当于罪犯了,一切能够减刑的可能都要去争取,说不定哪天就刑满释放了。

    不过现在我更好奇自己的刑期是多久,本着不懂就问的念头,我向两个鬼差提出了疑问。

    然而,他们说自己只负责缉拿归案,至于我的阳寿本该有多少,他们是不知道的,不过进城的时候,会有专门负责的人帮我查看。

    道路两边的风景渐渐变了,一条连绵的山脉出现在了我眼前,在巍峨高耸的大山下,一座两边看不到头的巨大城池矗立在那里。

    城墙是巨大的灰色石砖堆砌而成,高度在百米左右,站在这里就能看到黑铁打造的城门,以及城门上的牌匾,枉死城!

    嘈杂的声音从城池里面传来,似乎有人在大声喊叫,也好像是在谩骂,这声音中充斥着负面情绪,让我很不舒服。

    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的那个青年此时终于脸色大变,不愿意再向前走了。

    铁链鬼差眉毛一竖,开始用力拖拽,哭丧棒鬼差也不客气地用棒子招呼起来。

    我想要劝阻,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是人家的本职工作,更何况我也没有资本去劝说,搞得他们不高兴了再给我两棒子,那就划不来了。

    被抽了一阵后,青年也算看出来了,他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只好主动迈步向前走。

    我心中无语,大哥你也是真有脾气,你也不想想,自己都被逮捕了,还不乖乖听话,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很快,我们一行四人到了枉死城下,这时我才发现,那巨大城门的下面还有一个小门,门前站着两个浑身铁甲,手握铁斧的阴兵,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捧着本书的女鬼。

    女鬼长得不错,不过那张脸实在是太白了,破坏了美感。

    “来者止步!”两个阴兵一同喝道。

    我们四个齐齐地停下了脚步,哭丧棒鬼差摸出一张纸,递给了女鬼。

    女鬼看了看,而后抬手一扬,那张纸就消失了,她打开书翻了翻,说道:“丛家俊,原定寿数六十三,积德作恶功过相抵,得寿五十,二十三岁意外死亡,尚有阳寿二十七年。”

    女鬼说罢,铁链鬼差就解开了那个青年身上的铁链,城门口的两个阴兵根本没给青年反应的机会,提溜起来打开门就扔了进去。

    “这个人是干啥的?”女鬼瞥了我一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