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九章 情与血
    张影看起来是喝醉了,小脸红到了脖子。

    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状态,当初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便是因为一顿酒有了交集。

    “五一。”张影醉醺醺地唤了我一声。

    “……”我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只能保持沉默了。

    “我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到我们在大学的一些事,可是……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些事啊。”张影喝得舌头大了,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闻言心中一动,难不成她想起了一些事?

    “就是一些梦而已,不用太过在意的。”虽然心中五味陈杂,但我还是决定不告诉她真相。

    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也失去了四年的记忆,那么这个结局就已经很好了。

    并不是我绝情,那四年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给我留下了最美的回忆。

    可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害了她,这件事明显有人力不及的因素掺杂在里面,如果我把真相告诉她搞不好会给她引来麻烦,倒不如让她蒙在鼓里。

    我记得网上有人说过,真的爱一个人就让她幸福,即使这个幸福的代价是从此陌路,心碎与不甘就由我一个人来背负好了。

    “可那些梦太真实了,我觉得似乎不仅仅是梦那么简单。”张影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

    “不是梦还能是什么呢,影儿你喝多了。”我下意识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动作一出,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大学时我就总是在她生气的时候这样哄她,这样做搞不好会导致不祥的结果。

    好在张影已经喝蒙了,可能也是因为我的揉搓导致脑袋晃荡得幅度太大,她一下子就栽到在了我怀里,当场断片。

    我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能够躺得舒服一些。

    上次这样抱着她是什么时候来着?貌似已经过去很久了。

    赵齐天那边也发生了新变化,林倾城那货摔倒时就趴在赵齐天身上,此时主动得厉害,摇来晃去的也不知道干啥呢。

    我不得不佩服她,她是个虚荣的拜金女,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只有傍大款一条路。

    可是能够满足她需求的男人哪个不得四十岁左右,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反正如果换成我得恶心死。

    但如果是赵齐天就不一样了,平心而论,赵齐天绝对是个帅哥,仅仅二十出头,独生子女,自己事业有成,家里有钱,这简直就是初出校门的女孩的理想目标。

    更何况,林倾城和赵齐天还有一定的感情基础,虽然这感情基础不太愉快,但有总比没有好。

    根据这个情况来看,林倾城趁着酒醉霸王硬上弓的想法显露无疑。

    可惜的是她太不了解赵齐天了,那货岂是能够轻易就范的,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情他玩玩儿还行,别人和他搞这个就纯属异想天开了。

    虽然已经喝得扬了二正的,但赵齐天当初身为街溜子的身手却没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三下五除二就把林倾城压到了下面。

    林倾城胸前已经是一片狼藉,距离走光只差一个内衣,此时她满脸红晕,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赵齐天,估计是觉得赵齐天打算对自己做些什么了。

    勾住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其实并不是抓住他的胃,而是抓住他的肾,尤其是赵齐天这个年龄的男人,这个办法绝对是有效的。

    而林倾城这个级别的尤物,对一个男人魅惑起来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勾引我,我绝对是把持不住的。

    兄弟啊,这虽然是个红颜不假,但妥妥的也是个祸水,你可千万不能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肥龙他们自然也都注意到了这一幕,都装作没看见,左右不讨好的事情傻子才干呢。

    “哈啊……”由于距离比较近,我清楚地听到了赵齐天粗重的喘息声。

    赵齐天伸出了手,就在我以为他要当众和林倾城办事时,赵齐天却只是把林倾城的衣服掩好。

    “回不去了。”赵齐天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中的坚决却毋庸置疑。

    林倾城满脸的错愕,看着从自己身上爬起来的赵齐天,眼神中满是不甘。

    赵齐天径直走向了卫生间,估计是冷静去了。

    我暗松了口气,如果林倾城当初没有做那件事,后来也没傍大款,更没得那病,我绝对举双手赞成她和赵齐天重归于好,可惜这也仅仅是如果罢了。

    “劳动节,喝一杯吧。”林倾城显然没有就此放弃的想法,坐起来后就来到了我旁边。

    卧槽!这是准备侧面迂回了,我瞬间就看破了林倾城的想法。

    赵齐天现在对她没有好感,她这是打算从我这个赵齐天最好的哥们入手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可我并不打算帮她。

    举起酒瓶和她碰了一下后我一饮而尽,虽然心中有了计较,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小天她这几年交女朋友了吗?”林倾城假装无意地问道。

    我狂汗,姐们咱们要不要这么直白,好歹先聊点别的啊。

    “没有。”我照实说了,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事业有成的赵齐天也算个公众人物,这种事打听一下就能得到答案。

    林倾城嫣然一笑,随后又是一脸的内疚,“没想到当初那件事对他伤害这么大,我这几年一直都很内疚,可是又不敢去找他。”

    我当时没搞明白林倾城笑什么,很久以后才想通,女人的智商是比男人高的,这话一点也不假。

    林倾城和肥龙两口子只做了不到一学期的同学,能有啥交情,她来参加婚礼就是冲赵齐天来的。

    而赵齐天这两年的情感经历她来之前肯定已经打听好了,至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只是想判断一下我的态度。

    如果我编一个谎话,说赵齐天处对象了,那就是对她成见很深,从我这儿打开缺口的可能很小,当然,也不排除她会用其他办法。

    如果我拒绝回答,那就只是不希望她们重归于好,或者是单纯地为赵齐天保密,这样从我下手的成功率是一半。

    如果我实话实说,那就说明我对她没有那么深的成见,对她复合的想法也并不完全反对,亦或者我就是个二笔。

    当时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所以我就是第三个如果的第二种情况,二笔。

    “额……都过去了,你不用这么自责的。”我劝了一句,其实我的潜台词是这事已经和你没关系了,你远点扇子比啥都强。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下一刻林倾城就祭出了女人的绝杀,眼泪。

    “呜哇!我对不起他,但我是真的爱他,呜呜呜……”林倾城忽然嚎啕大哭。

    静!整个包间都安静了下来,肥龙搂着周彤讶异地看了过来。

    正在深情合唱的李思思和娘炮也放下了麦克,一时间整个包间只剩下了三种声音。

    卫生间的流水声,音箱中的伴奏,林倾城的哭声。

    场面瞬间就变得尴尬了,我摊了摊手,示意这事和自己没啥关系。

    就在我琢磨这件事如何收场,以及林倾城接下来会怎么做时,变故发生了。

    “噗!”娘炮忽然喷出了一堆液体。

    这突然的变化是谁都没想到的,一时间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卧槽!娘炮你要吐去卫生间吐啊,喝不了就别喝了。”肥龙第一个反应过来。

    我看着被娘炮喷到茶几上的液体,感觉有些不对,这液体的颜色怎么怪怪的?

    我用张影的衣角蘸了一点拿近看了看,没错,我就是这么无耻,嘿嘿。

    然而,只看了一眼我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娘炮吐出来的不是酒,是血,难不成喝出来急性胃出血了?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出血量恐怕是要命了。

    娘炮身体晃了晃,向着后面倒去,站在他旁边的李思思第一时间就扶住了他。

    “快快快,送医院,娘炮吐血了。”我直接从茶几上跳了出来。

    所有人都慌了,赵齐天听到动静也从卫生间跑了出来。

    我离近了一看,娘炮已经晕过去了,但身体还时不时地抽搐一下,怕是病得不轻。

    “劳动节搭把手。”肥龙比谁都要急,娘炮是来参加他婚礼的,如果喝出个好歹来他这婚也不用结了。

    张影被我弹起来已经醒了,但还是晕乎乎的,嘴里念叨着不知什么东西。

    林倾城和周彤见状一边一个把张影架住了,眼看着出了事,林倾城也不哭了,毕竟这时候再加戏只会引起反感。

    赵齐天看了一眼娘炮的情况,一个人跑去把账结了,我和肥龙抬着娘炮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着ktv外面飞奔。

    肥龙的老家是个小县城,这个时间已经不好打车,人命关天,我们也顾不上酒驾不酒驾的了,赵齐天和肥龙一人一台车载着众人就往医院赶去。

    一路上两台车油门到底,连闯n个红灯,总算是在十分钟内赶到了医院。

    “来人!快来人!医生!急诊!急诊!”李思思连滚带爬地当先冲进了医院大厅,一边跑一边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