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八章 重逢两三事
    果不其然,我刚打开门身后的吵闹声就消失不见了。

    肥龙对我投来歉意的目光,周彤则是目光躲闪。

    我明白肥龙想要表达的意思,虽然林倾城中途转学了,但毕竟曾经同学一场,而且实际与她存在不愉快的只有赵齐天。

    人家大老远的来参加婚礼,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哈哈,好多年不见了,倾城快进屋坐。”周彤笑着打起了圆场。

    “好久不见了,劳动节,有没有想我啊。”林倾城对我嫣然一笑,伸出了手。

    我一脸尴尬地同她握了一下,不得不说,她越来越漂亮了,一张脸美得不像是真人。

    虽然一触即分,但我还是打了个哆嗦,她的手很凉,不是那种身体虚导致的四肢冰凉,我感觉自己好像握了一下冰块。

    侧身让开门口,林倾城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屋子里面依旧是尴尬的沉默,肥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自己还要去忙,让我招呼好大家。

    房门关上,我一转身就看到赵齐天黑着一张脸在盯着林倾城。

    林倾城全当没看见,和其他人打起了招呼。

    张影和李思思回应了一下,脸上挂着既不热情也不疏远的笑容。

    娘炮没搭理林倾城,自古以来公公的脾气都很怪,娘炮做了那个手术,勉强可以划分到公公的行列中吧。

    “哼!”赵齐天冷哼一声就要离开,我忙拦住了他,小声对他说道:“毕竟是肥龙的婚礼,别闹得太难看,婚礼结束就再也见不到了。”

    赵齐天听我这么说才坐了下来,不过也是不再像刚才那么活跃了。

    气氛转冷,但林倾城却好像没发现所有人都不太欢迎她一样,自顾自地和张影以及李思思这两个曾经的室友攀谈着。

    娘炮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林倾城的厌恶,翻了几个白眼后扭着屁股来到了我和赵齐天旁边。

    “美女,咋的,想要给兄弟们一点福利啊?”我对坐到自己旁边的娘炮调侃道。

    “讨厌!一天天的没个正行!”娘炮给了我一杵子,嗔怒道。

    我打了个寒颤,虽然说娘炮真变成个娘们之后姿色算是上乘,但他毕竟是个大屌萌妹,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咳咳,不扯了,话说,你和思思……”我岔开了话题。

    话没说完娘炮就打断了我,“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看不出来吗?奴家已经是思思的人了。”

    “哦吼吼……”我投以暧昧的目光,这俩人玩得高啊,一个男人变成女人去和另一个女人搞百合,女的是攻,男的是受,这托马斯螺旋漂当真牛掰。

    “喂!劳动节,你知道吗?林倾城这几年傍了好几个大款,孩子都打过不知多少个了。”娘炮忽然对我附耳说道。

    我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雷得够呛,虽然说从林倾城曾经的所作所为中不难看出她的价值观,但亲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侧头一看,赵齐天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想必也听到了一点。

    更令我惊讶的是林倾城居然朝这边看了一眼,难不成她听到娘炮说什么了?可是这也太不科学了,赵齐天能听到那是因为离得近,林倾城要是能听到就是顺风耳了,当初我可没听说她有这特异功能。

    “我还听说啊,她得了那啥病,哎呀,想想就恶心,当时她傍的大款发现后差点没把她打死,后来好像治好了,但那玩意儿可不去根,谁要是和她睡了就倒八辈子血霉了。”娘炮继续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好奇地问道。

    娘炮顿时眉飞色舞,“她们这些傍大款的有个什么名媛群,做手术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朋友,她后来就进了名媛群,和林倾城那骚货关系不错,我听她说的。”

    呃!我瞬间脑补了一番,娘炮口中的朋友八成也是个做了手术的吧,一定是吧!

    不过更令我好奇的是名媛群是什么东西,我这人一向好奇就问。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有钱女性高档交流群,不过十之八九都是打肿脸充胖子,或者傍大款花别人钱的。”

    “你知道不,她们有时候还会凑钱到高档会所拍照,然后发朋友圈,啧啧,真是恶心人。”娘炮和我描述了一番,并表达了强烈的愤慨。

    靠!要不要这么坑啊?我被雷得外焦里嫩,人真的会这么虚荣吗?有必要吗?

    赵齐天越听脸色越难看,我见状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当初赵齐天是对林倾城动了真感情的,这个作为兄弟的我不会看不出来。

    有道是能够改变一个男人的只会是女人,赵齐天高中初中都没少处对象,处了分,分了处,也没见他上心,可自从那次和林倾城分手后,他就一直在对着事业使劲儿,不再谈情说爱了。

    还记得某音上的哲人曾说过,男性和女性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在分手后,女性只会盼着男的过得啥也不是,以体现自己分手的正确性,在闺蜜面前又多了新的谈资,你看那谁谁,我就知道他不行。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她们甚至会请闺蜜吃饭庆祝,当然,庆祝的原因不会说出来,不然就显得太刻薄了。

    而男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会盼着自己曾经的爱活得开心快乐,如果她过得不好,就会伤心,无论那时他是否已经有了新的感情。

    当初我一直不确定这理论是否靠谱,不过从此时赵齐天的状态来看,十有八九是真的。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那位哲人据说在被女粉丝请客吃饭时食物中毒挂掉了。

    林倾城听说我们都会做伴郎伴娘后也自告奋勇地加入了进来,我们自然无法拒绝,毕竟这是肥龙的婚礼。

    不过如此一来我们伴郎的数量和伴娘就不成正比了,娘炮这货叛变了性别,现在伴娘有四个,伴郎却只有我和赵齐天。

    我在手机上问了一下肥龙,他说另外两个伴郎已经找好了,都是他的高中同学。

    转眼天黑,忙碌了一天的肥龙和周彤终于是回来了。

    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不过还是坚持叫我们去撸串。

    撸串一直撸到十点,大伙都没少喝,然而,肥龙说以后相聚的机会就少了,下半场是必须要去的。

    ……

    ktv包房中,娘炮几乎霸麦了,想当初这货就喜欢唱女歌,如今嗓音变了终于能真正的过一把瘾了。

    “劳动节,你也来一首!”娘炮似乎是唱累了,来到我旁边,和我吹了一瓶后把沾满他口水的麦克风递给了我。

    我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张影,她已经喝得小脸通红,正和李思思摇骰子呢。

    大学的时光和恋爱的美好浮现在脑海中,我不由得悲从心生,当即点了一曲往事如烟。

    “桃花儿依旧艳,蝶儿在彩云间,清风吹动了谁藏好的琴弦,昨夜灯火阑珊,清晨峰回路转,踏过汪洋又逢了几座青山……”

    我并不擅长唱歌,然而此刻在酒意和悲伤的双重作用下,居然真的跟上了调子。

    这首歌的旋律一响包间内的气氛就有些不对了,伴随着我的清唱,他们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一种名为哀伤的气氛渐渐在包间内弥漫开来,已经半醉的赵齐天从桌上拿起了二号麦。

    今天这货也不知道怎么了,喝得格外多,都不用别人劝他酒,从来到这里到现在,他一个人就又喝了七八瓶。

    “片刻的因缘,如同昙花儿一现,挥手那天时光流逝指缝间,若非太多亏欠,若不是不勇敢,怎会明白世间爱恨难两全……”

    赵齐天和我一同唱了起来,这货唱歌的天赋还是很高的,同他合唱能够极大程度上避免我跑调。

    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唱这首歌既合适又不合适,如果您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将来聚会的时候来一首就知道了,嘿嘿嘿。

    麦克风虽然只有两个,但是被歌曲感染的其他人都跟着唱了起来。

    “往事如烟,时隔多年,是谁把岁月写在眉宇之间,牵挂的人呐,好久不见,留不住莽莽撞撞几个少年……”

    唱着唱着,我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我旁边的赵齐天更是眼角滑过了一丝晶莹,如今他也算是功成名就了,作为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哥们,我自然知道他背负了多大的压力。

    好在包间内的光线很暗,只有我看到了这一幕。

    至于一群妹子,此时都哭得稀里哗啦的,不过依旧坚持跟着唱。

    林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去挽赵齐天的胳膊。

    我这一看是要旧情复燃啊,虽然我很想劝赵齐天得了病的女人最好别碰,但这毕竟是他的私事,我只好祈祷他自己心里有数了。

    赵齐天也没想到林倾城会这么干,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推了林倾城一把。

    然而,两个人都喝多了,下盘不稳,直接在沙发上摔成了一坨。

    其他人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无视,继续唱歌。

    一首往事如烟结束,气氛彻底打开了,娘炮估计是恢复了状态,直接夺走了我的麦克。

    我摊了摊手,坐回到沙发上,就在这时,旁边的张影忽然凑了过来。